风流懂事长

靳总宠妻有度最新章节。

江瑟瑟知道他们肯定是要谈公事,所以自己很识趣的先回了房间。

靳封臣和方煜琛来到书房。

一进去,方煜琛就开口说:“苑青松承认是方亦铭让他申报药材出口。”

靳封臣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承认了?”

“嗯。”方煜琛点头,“说到底苑青松是个自私的人,他为了保住自己,就把一切都交代了。”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靳封臣问。

方煜琛沉吟片刻,“我想直接和方亦铭当面对质。”

“你有把握他会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吗?”

“没把握。”

方亦铭从小就心眼多,人也够聪明。想让他承认,恐怕得费上不少功夫。

意料中的回答,靳封臣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弧度,“注射毒剂的那个人抓到了吗?”

“还没有。但是警方已经有线索了,应该很快就能把人抓到。”

靳封臣想了想,说:“就按你想的去做,直接和方亦铭当面对质。到时候他会死咬着不承认,你也别急,我们可以等警方抓到人,再进行一次对质。”

“那万一他还是不承认呢?”方煜琛问。

“那就由我出面。当初和sa集团合作,是由他牵线的,我想到时候他没办法再狡辩事情和他无关。”

其实倘若一开始就由他出面,或许事情就能很快就解决。

但为了锻炼方煜琛的能力,他选择了让方煜琛自己处理。

方煜琛点头,“那好,我明天就带着录音去找方亦铭。”

“有什么情况再和我说。”靳封臣拍了拍他的肩。

“好。”

靳封臣转身出了书房,留下方煜琛一个人。

回到房间,江瑟瑟刚好从浴室出来,见他进来,顺口一问:“谈完了?”

“嗯。”

靳封臣走过去,很自然的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是谈药材的事吗?”江瑟瑟又问。

“嗯。”

又是一个单音节。

江瑟瑟转过头,娇嗔地看着他,“回答只有一个“嗯”么?”

靳封臣放下手,唇角牵起一丝笑意,“你想听什么?”

“我想知道仓库失火的事进展如何了,是不是已经找到证据证明是方亦铭干的了?”

“是有证据了,但还不够充分。”

江瑟瑟疑惑,“什么意思?”

“帮方亦铭申报药材出口的人已经找到了,也已经承认是方亦铭让他做的申报。”

“真的啊?”江瑟瑟有些激动了。

“方亦铭不会承认的。”靳封臣说,“他一定会咬死这事和他没关系。”

江瑟瑟垮下肩,叹了口气,“白高兴一场了。”

看她失望的样子,靳风流懂事长封臣忍不住失笑,“好了,这事不是你该担心的。煜琛会处理好的。”

“我当然相信我表哥,只是这时间拖越长,对他越不利。”江瑟瑟主要是怕董事会给的时间不够。

到时候方亦铭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到时候表哥麻烦就大了。

“不是还有我在吗?”靳封臣继续帮她擦头发,“之后我会出面帮煜琛。”<b

r />

一听他要出面帮忙,江瑟瑟这下就放心了。

“有你在真好啊。”她仰着小脸,笑弯了眉眼。

靳封臣心口微漾,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口,“我会一直在的。”

江瑟瑟脸上顿时绽放开幸福甜蜜的笑容,伸手抱住她。

隔天。

方亦铭还不知道苑青松已经风流懂事长被宋尧带回国内,他一如往日带着愉悦的心情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却没想到有人已经在他的办公室等着他了。

“你怎么在这里?”方亦铭瞪着坐在沙发上的方煜琛。

方煜琛缓缓站起来,转身,勾唇,“堂哥,我今天可比你早。”

方亦铭走过去,将自己的公文包放到办公桌上,才不慌不忙地问:“你来我这里做什么,难道不知道未经同意不能随便进别人的办公室吗?”

他明显生气了。

“抱歉,我一时忘了。”方煜琛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方亦铭深吸口气,压下心底的怒火,问:“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只是有个东西想让你听听,看你听不听得出他是谁?”

方亦铭皱眉,“什么东西?”

方煜琛笑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只录音笔,按下播放键,苑青松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

“是方城来找我,说让我帮他一个忙”

苑青松的声音一出来,方亦铭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方亦铭,他怎么会有苑青松的录音?

苑青松不是在国外吗?

难道

方煜琛嘴边始终维持着上扬的弧度,他静静看着方亦铭,将他的表情变化都看在眼里。

“没错,那些药材都是亦铭的。”

听到这里,方煜琛关掉录音笔,目光深深的凝视着脸色发白的方亦铭,“堂哥,你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了吗?”

方亦铭眼神飘忽,“听不出来,我也不认识。”

“哦?”方煜琛挑眉,“他不是说了他是你的表叔吗?”

方亦铭冷笑,“他说是我的表叔就一定是真的吗,谁知道是不是你随便找个人来冒充呢?”

他会狡辩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方煜琛不慌不忙的说:“大堂哥,你要是不承认他是你的表叔,要不我让宋尧把人带来,你们认个亲?”

“他在国外”

刚说出这四个字,方亦铭懊恼不已,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这不等于承认了吗?

方煜琛笑了出来,“原来大堂哥也知道他在国外啊。不过,昨天宋尧已经带着他回国了。”

方亦铭绷着脸,没有作声。

“怎样,你们要不要见个面,认个亲呢?”方煜琛问。

方亦铭攥紧拳头,一张脸阴沉如墨。

半晌,他才开口:“煜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没你的允许,是没人可以从仓库运走药材,那些药材怎么可能会是我的?”

方煜琛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确实如此。但如果你收买了守仓库的员工,也不是不可能拿到药材。”

“你在胡说什么?”方亦铭怒声斥道,“我收买谁了?你不要胡说八道!”

靳总宠妻有度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