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掌柜看了眼还在保持着相同动作一动也不动的蜀山派弟跟天墉城弟,无奈的摇了摇

头,脸上的神情几乎是欲哭无泪,却又莫可奈何,他一五一十的朝晶晶诉苦起来。

原来,人间流传,七夕节,正是妖魔鬼怪可以来人间的日,而一到晚上,那些妖魔鬼

怪便来人间作乱,而天墉城跟蜀山派,都是以降妖伏魔为己任的正派,为了人间的安定,自

然也就不可能呢坐视不管妖魔鬼怪的放肆,便每年都会派门下弟来这人间来守卫着。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一个永州城,同时有两个门派来这里降妖伏魔,那自然便

会有了纷争,如果派来的弟都是年长的那倒还好说,偏偏派来的都是年少气盛的年轻弟

,两派的弟都想给自家门派争光,自然想能够更多的服妖降魔。

于是,这派下山来的两派弟,便每年都以比武的方式,哪派赢了,就由哪派弟来守

护永州城,输的那一派,只能做辅助,但偏偏两个门派又有规定,不能在人间挑起纷争,不

然按门规责罚,轻则关个几个月面壁思过,重则逐出师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于是,年少气盛的两派弟都不敢先挑起纷争,就只能这样,

时刻准备着迎战,希望对方能够先攻击自己,这样一来,他们迎战一方的,也就只是正当防

卫,算不上是挑起纷争了,这责罚,自然也到不了自己身上来。

“啥,要不要这么狗血,这些人连服妖降魔都要争?他们是不是闲了?”听完掌柜的

哭诉,晶晶错愕的张大着嘴,我的天,他们也忒无聊了有木有?

“不瞒小姑娘说,这年来呀,我们人间确实是平了许多,妖魔鬼怪都见不到一个,

人人安居乐业的,天墉城跟蜀山都没事干了,所以好不容易一年中就有一天的机会可以服妖

降魔过过瘾,自然是妖争一争的。”掌柜的叹口气,这人间平本来是好事,可对他来说,

可真不少好事啊。

掌柜的一想到每年这两派弟都要来他的酒馆来争地盘,而至于让他的酒馆完全没有客

人敢来吃饭,这一天里,看到别家的茶馆酒馆一到用膳时间就座无虚席,而他的酒馆倒好,

除了两派弟,一个客人都没有,他的肉疼的要死了。

“他们每年都来你这里决战?”晶晶同情的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掌柜,看别人一天里

客似云来赚的盆满钵满的,而掌柜这里却因为两派之争的关系,搞得一天里就数苍蝇了,只

怕掌柜的心都要疼的碎了。

“没办法,敝酒馆是这永州城最大的,最为宽敞,容纳两派弟完全绰绰有余。”掌柜

的惆怅的很,这面积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那他们就这样互相瞪着然后瞪到明天白天?”看这情况,一时半会他们还真的动不了

手,这些人虽然年少气盛,却因为修炼的原因,耐心可是超出常人不少。

“那也不会,我现在就等着天墉城的大师姐跟蜀山派的大师兄前来制止,唉,看着时间

,应该也差不多来了。”掌柜的看了看门外的日头,估摸着道。

咦?天墉城最有分量最受欢迎最出色的除了师尊白玄真人之外,不是那温暖牌的大师兄

吗?什么时候多出来个大师姐的?

晶晶愣住,搞毛呀,这人物要不要混插的这么的**?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