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是阿宇和阿妍?你们怎么……”方成然也是一脸惊异地看着夜宇和杨雨妍,随后看到他们旁边的金泰春之后也就明白了。

而夜宇则发现方成然脸上似乎还带着些泪痕,低头一看,在方成然的脚边还躺着一个人。

“阿然,你是来找方叔叔的是吗?”杨雨妍脸色复杂,僵僵地问了一句。

方成然没有回杨雨妍的话,而是愤怒地直视着金泰春,直接掏出了那把夜宇送给他的手枪对准了金泰春。

“我问你话呢?方成然!”杨雨妍对方成然无视她的话很是生气,之前就一声不吭地走了,现在连她的问话都不理会了。

杨雨妍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夜宇给拦住了。

“阿然,那里的是叔叔吗?”夜宇有着不好的预感。

方成然一样没有回答夜宇的话,依旧把枪口定定地对准金泰春,只是举枪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了,因为他哭了……

泪水像决堤的水猛地流满了方成然的脸,但是夜宇却透过了那泪水的遮掩,看到了他眼中无尽的悲痛和不灭的怒火。

“那里……那个……真的是叔叔吗?”杨雨妍此时也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虽不能看清楚面容,但是结合方成然的行为,夜宇已经可以确认了。

“你杀了我也不能给你父亲报仇。”金泰春很镇定地对方成然说道,似乎那枪口指着的不是他。

“可以的!是你杀了他!我只要杀了你就可以为我爸爸报仇了!”方成然情绪激动地吼叫道。

“不能。”金泰春摇了摇头,“我没有杀他,他是自愿选择死亡的。”

“那也是你们逼死他的!”方成然已经决意要杀了金泰春了。

就在夜宇以为方成然要扣下扳机杀了金泰春的时候,异变突起。

方成然并没有扣下扳机,而是往他这边奔来,夜宇疑惑地看着方成然,方成然对着他大喊道:“快趴下!”

敏锐的感官,加上方成然的提醒,夜宇已经捕捉到了来自背后的危险,但是夜宇还是慢了一步。

方成然一个猛扑把夜宇扑倒在地,夜宇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子弹进入肉体的声音,是那么地令人绝望。

开枪的灰衣人发现打中的并不是自己预想的目标,先是愣了愣,而后正打算再开一枪,此时杨雨妍已经反应过来了。

狂奔,一记飞腿,把灰衣人手中的枪给踢飞了;转身,再一记鞭腿,把灰衣人给踹到了角落。

然而让杨雨妍意料未到的是,灰衣人又从大衣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此时杨雨妍的距离已经够不到他了。

“砰!”一声枪响,灰衣人垂下了持枪的手。

杨雨妍回头看见夜宇正举着方成然手里的那把枪,而那是最后一发子弹了。

“阿然!”夜宇把方成然给抱到了腿上,杨雨妍也跑了过来蹲在了一旁。

“阿然你没事吧?”杨雨妍担忧地问道。

方成然笑着对杨雨妍说道:“没事,放心吧,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那个笑容,杨雨妍已经有一短时间没有看见了,阳光而充满活力。此时依旧,只是缺少了一些生命力。

杨雨妍眼泪忽地就开始往下流了,不一会儿就已经满脸泪痕了。而夜宇也是红着眼,几滴眼泪开始调皮地溢了出来。

“阿然,你会没事的。我们还可以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打网游不是吗?没事的……没事的……”

夜宇此刻也有些语无伦次了,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他的手上沾染了猩红显眼的鲜血。而方成然只是虚弱地笑着,看了夜宇一眼,又看了杨雨妍一眼,带着满意的笑容闭上了双眼。

“阿然!!”夜宇犹如猛兽般吼叫道。

此时,金泰春早已不在现场……

“嘭!”

日久辛二被凌泗一拳给打退,撞到了书桌上。此时日久辛二的武士刀早已不知所踪,而脸上也是挂了彩,被凌泗打得鼻青脸肿。

日久辛二愤愤地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观战的袁爱民,似是对她的袖手旁观表示不满。

本身日久辛二对于拳脚功夫就不是很在行,也就仅仅会挥几下武士刀。就算赤手空拳,凌泗依然是吊打他的。

“似乎接下来的结果是已成定局了,我会把你打到连日语都忘了的。”凌泗甩着双手继续逼近日久辛二。

看着凌泗气势汹汹地靠近自己,日久辛二竟突然大笑起来。

凌泗停下了前进的步伐,疑惑自己是不是把他给打傻了,但是依稀记得自己没有攻击他的头部啊……

日久辛二阴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引爆器的东西,凌泗反射般地后退了好几步。

而这时,一旁的袁爱民终于无法无动于衷了。

“不要!”袁爱民猛地扑到凌泗身上,正当凌泗感受着美人在怀,而又有些不解的时候,袁爱民又说话了。

“不要再打他了。”

“噌!”的一声,凌泗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裂的声音。她在阻止他?她在关心那个日本人吗?

“为什么?”连凌泗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地十分厉害。

“别再伤害他了。”

袁爱民看似是恋人一般抱着自己,而实际上却是在维护着另一个男人。

“为什么?!”凌泗突然爆发了,一把把怀里的袁爱民给推了开。

愤怒中的凌泗力气十分地大,竟把袁爱民给推到了日久辛二那边。日久辛二一把接住了袁爱民,两人因为惯性又退了好几步。

“爱民,你看。这就是你所爱恋的人,竟然如此对待你,毫不分青红皂白。”日久辛二一抓住了机会,就开始挑拨离间凌泗与袁爱民之间的关系了。

袁爱民没有埋怨凌泗,也没有向凌泗解释什么,而是对日久辛二说道:“摁下那个按钮吧。”

日久辛二顿时喜道:“没错,像他这样负心的人就应该被炸死!”

咸猪手一把抱住了袁爱民的纤腰上,日久辛二阴冷笑着对凌泗说道:“凌大侦探可还记得我送你的那个打火机?”

“打火机?”凌泗本还沉浸在刚刚的事情上,却突然听到日久辛二莫名其妙的问题。

“是啊,那时我是以孙传昊的身份送给你的。”

凌泗突然想起来了。在绿水区的时候,日久辛二假扮的孙传昊曾送了自己一个打火机,而自己现在依然带在身上。难道……

“那个打火机上装了个微型炸弹,威力虽然不大,但已足够炸死了你了。而这个……”日久辛二把那个引爆器展现在了凌泗的眼前,“就是引爆装置。只要我轻轻一按,你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凌泗突然感到了恐惧,他恐惧的不是那个打火机是个炸弹,而是刚刚袁爱民的那句话;摁下那个按钮吧。

她是想要我死吗?她真的是这样想的?

凌泗带着万分的不解看着袁爱民,真希望听到她的否定……

日久辛二看着凌泗绝望的眼神,心中的那股怨气也在片刻烟消云散了,那丝报复心理也在此刻得到了结果。

“轰!”

与日久辛二摁下那个引爆器的同时,炸弹爆炸了。

然而炸死的却不是凌泗,而是日久辛二和袁爱民……

硝烟散去,凌泗愣愣地看着两具被炸黑的尸体,心中突地一下,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明明打火机是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却没有爆炸……

凌泗猛地一激,摸了摸放打火机的口袋,里面竟然没有。到底……

对了!刚刚……凌泗突然想到了刚刚袁爱民奇怪的举动,跑过来抱住自己,然后说不要再伤害日久辛二了。以袁爱民讨厌日久辛二的程度,是不会做出维护他的行为才对啊,那就是在那个时候……

“原来是这样啊……你真傻啊……”凌泗缓缓地走了过去,抱起了袁爱民,低声哽咽着:“小袁……你好傻,你知不知道我好爱你啊……”

监控室内,麦考斯博士正在各个屏幕前,手捧着一本笔记本正仔细地记录着什么。突然,他停下了飞疾的笔头,看向了身后,金泰春正站在门边看着麦考斯博士。

“哦,是泰春啊。怎么了?有事?”

金泰春缓步地走向了麦考斯博士,“博士的研究要完成了吗?”

“对!没错!这一创举即将完成。”说到这里,麦考斯博士变得激动起来了,“加上了夜宇和凌泗的实验,我的实验结果将会更加完美。到时候……到时候我就名动全世界了!”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啊。”金泰春淡然地说道,“不过,出名的应该不是你了。”

麦考斯博士持着笔的手突然顿了下来,语气有些不悦地说道,“泰春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显了不是吗?”

麦考斯博士后退了几步,愤怒地对金泰春吼道:“你想要夺取我的实验成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忘恩负义!你忘了是谁让你坐到副局长的位子上了吗?”

金泰春淡然地笑着说道:“我什么时候依靠你坐到副局长的位子上了。”

麦考斯博士那浑浊的小眼睛猛地睁大,这种笑容……

“你不是金泰春!”麦考斯博士突然疯狂地大叫道。

‘金泰春’笑着说道:“终于看出来了吗?确实,我不是金泰春。”

“你是谁?!你冒充泰春想干什么?泰春呢?”

“你的问题可真多,不过我会不厌烦地给你一一解答的。你说我是谁?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

‘金泰春’一把撕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俊朗,充满睿智气息的脸庞。

“是你!”麦考斯博士惊异地倒吸了口气。“赵!晋!全!”

“没错,就是我。”赵晋全微笑着答道。“看到我了,想必金泰春的下场你也能想象得到了吧。”

“是啊。你活着,还假扮了他,那他也只有可能是死了……”麦考斯博士无力地放下了手中的笔。

“你还没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呢?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阻止我的实验的话,恐怕早就可以了。这里有可以联络到大陆的通讯仪器,你只要发送信息,大陆那边就派人过来了……”

“我为了这个。”赵晋全一把把麦考斯博士手中的笔记本给抢了过来。

“你的目的是这个?”麦考斯博士疑惑地看着赵晋全,“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成果我们完全可以两人共享的啊……”

“不!我不会以我的名义发表这个实验结果的。”

“那……”

“我会以夜明衡的名义发表的,因为这个假说也是他提出来的,很合理,不是吗?”

麦考斯博士突然跟发疯了一般大叫道:“不!我不允许以他的名义发表!这是我的!”

说着就猛地向赵晋全扑了过去,但以他六旬的身体素质,显然是不够赵晋全打的。赵晋全一把就把他给推开,撞到了显示屏上。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以他的名义发表!我不甘心!”

“因为他是我最敬爱的老师……”赵晋全掏出了枪对着麦考斯博士,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枪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可这悠长的回声只有他一人所享受了。

后记

<b23swnet20年5月1日,世界环球时报报道,已逝世八年的夜明衡教授的神秘学生发表了夜明衡教授证明其‘困境和恐慌是刺激人类人性最黑暗表现的可能因素’假说的实验结果,轰动了全世界,荣获了诺贝尔心理学奖以及终身荣誉奖……

两年后……

山海城,白云市区的一座公墓,夜宇和杨雨妍带着一个小男孩站在了一座墓碑前。夜宇俯身放上了一束白百合,墓碑上写着:方成然之墓。

“阿然,我和阿妍结婚了,生了个男孩。我想给他用你的名字,你不会反对吧?你反对也没有用了,因为阿妍已经决定了。”

杨雨妍拉着一个小男孩对他说道:“小然,叫叔叔。”

小家伙疑惑看着墓碑上方成然的照片,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叔叔。

“阿然,我们打算回大陆定居,所以只能到清明再来看你了。你放心,你爸妈我们也会替你去看看的。”

两人一人牵着男孩的一只手,慢慢地离开了公墓区。

“阿宇,你说这个公墓是泗哥出资建的吗?”

“有可能。”

“那他怎么不把爱民姐的墓安在这呢?”

“他想把她带在身上。”

“嗯……泗哥哪来那么多钱建这个公墓?”

“你忘了,泗哥以前很出名的,说不定有什么商家找他拍过广告什么的,就赚钱了。”

“……都一年多没见了,你还这样黑他啊。”

“说明我没忘记他嘛……”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