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乾隆负手而立,轻视的看着眼前在他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扫到永琪之时,眼中的杀虐涌到极致,怒气一起,在众人未曾反应之时,已是一掌将永琪毙命。

乾隆未曾丝毫忘记永琪对自己所做之事,如若不是为了更好的带回永璂,他更倾向于好好的折磨他,而不是让他死的那么轻松。

同有着前世记忆,并且今生早已有了自己力量的永琪,即使现在已不是自己的对手,乾隆也不愿拿永璂去赌,哪怕只有那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为此,乾隆只好放下心头的挚恨,因此只有永琪亲自死在自己的面前,他才能安心。

乾隆的突然出手,影响了几人的对持,佛慧突然率先拿出挂在手中的佛珠向乾隆的所在之地扔去,琴师也拿出自己手中的武器与佛慧一起对抗乾隆,而皇后则是更好的站在永璂的前方,以便更好的保护着永璂。

乾隆眼睁睁看着佛慧袭来的攻击,冷笑轻哼。挥袖一拂,只见佛珠已颗颗尽碎。

佛慧微微皱眉,抿了抿嘴,心底暗惊,不禁感叹如今的乾隆已是今非昔比。

佛慧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手一挥,一道金光从佛慧的手中透露而出,自负的乾隆并没有多重视佛慧手中的金光,只因为一时的疏忽,等金光来到乾隆的身边之时,乾隆只好狼狈的避开。

乾隆吃痛,心底越加的愤怒,一双愤恨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敌人。

乾隆越前一步,然而,金光所处之地,乾隆竟发现自己无法前进一步。

乾隆暗恨,而就在这时,佛慧突然喝道“快带十二阿哥离去,这里有我断后。”

“可是……”琴师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敌人的强大,佛慧大师为了他们安全撤退所做的种种努力,咽下心中的不甘,带着皇后保护着永璂离去。

乾隆望见对面的皇后永璂等人有要离开的倾向,乾隆握紧双拳,眼底出现了丝丝的红光,乍一看,既像是走火入魔的征兆一样。

突然,乾隆冷哼一声,只见天越加的黑暗,如果说之前是势均力敌的,但就在乾隆类似走火入魔的情况下,佛慧纵然有神力相助,却依旧不是乾隆的对手,更别说,佛慧的神力还是有时间限制的,毕竟若是以凡人之躯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神力,那又岂是凡人?

佛慧皱眉,自知现在已不是乾隆的对手,但为了让永璂他们可以更快的逃离,即使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也想要用尽最后一份力量用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佛慧的打算,乾隆虽然不知道,不过,在此时乾隆的眼中,凡是阻拦他报仇和带走永璂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打败眼前的敌人,然后找到逃走的永璂他们。

佛慧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已经让乾隆已经等不耐烦了,乾隆甩手,眯眼,眼神一冷,正要使出自己新研究的招式之时,一道红光一闪而逝,只见与他对打的佛慧突然消失不见了。

乾隆愤恨的同时,也不解佛慧为何会消失不见,不过,比起这些,他现在更想做的事情就是追回永璂,其他的以后再说。

而就在乾隆飞快的离去之后,在他刚才站立的对面,正好出现了刚才消失不见的佛慧,以及多了一身红衣女子。

“师姐,这是为什么?”佛慧从刚刚看到红光之时,就已知道是谁来到了他的身边。

“为什么?你觉得,他们的事情,是我们可以管的吗?”红衣女子拂了拂自己的发丝,似笑非笑的望着佛慧。

“可是师傅他……”佛慧不赞同的摇摇头,就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已被红衣女子给打断。

“就是为了我们的师傅,所以我才拦住你,师傅现在已经魔怔了,他们是什么身份?我们又是什么身份?如果你不想让师傅到时候被找麻烦,你就少管闲事。”

红女女子幽幽的叹道“我现在只希望,对于我们阻拦他的事情,他可以对我们网开一面。”她并没有奢望他可以不较劲他们的过错,但是,她依旧愿意抱有着希望,起码,这样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安慰。

“师姐……”佛慧想反驳自家师姐的话,可是,一下子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在口才方面,从百年前就已经知道,他从来都不会说的过她,何况,这次的事件,确实是他们先唐突,但是,即使知道自己是自不量力,在那两个人之前,从他今天已经选择了借神之力跟他对打之后,他就已经确定了心中之路。

所以,即使是魂飞魄散,他也不会后悔,他……是真的想要保护那个孩子。

佛慧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红衣女子看到自家师弟眼中的坚持,就已经知道了他的选择,可是,有些事情,从来都不是你选择了就有用的。何况,命中注定要发生的,终究会发生的,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已经注定好了,无论是他,还是他。

山,层层迭迭,山浪峰涛。

就是在这座重峦叠嶂,山清水秀的美丽景象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悉悉索索的传来。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声传来“我看你们能往哪去?”

听到这声音的三人突然停住了急促的脚步声,慌慌张张的往后看去。转头一看,原来,他们避之不及的人已经在他们的身后上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阴狠的注视着他们。

乾隆聆着永璂的味道追随而来,等追到永璂他们之后,乾隆倒是反而没有那种心急如焚的心情了。

“乾隆,你想怎么样?”琴师自知避不过,往前一步,挡在皇后和永璂他们的眼前。

“我想怎么了?哼!你觉得呢?”乾隆嗤笑琴师的明知故问。

“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动他们一下的。”琴师抿了抿嘴,眼神坚定的回望乾隆。

“哼,不自量力。”

一阵微风吹来,不知是谁先动了起来,等到永璂反映过来之时,乾隆与琴师已经打的难分难舍。

但,不过百招之后,琴师就已落入下风,乾隆更是步步紧逼,招招致命。

突然,乾隆虚晃一招,等琴师反应过来之时,就已发现自己已中计。

琴师暗恨,然等他竭力想要避开的时候,乾隆的攻击就已打到他的身上来。

琴师落败再地,乾隆嗤笑,眼角一眯,正要暗下杀手的时候,一道清脆的男声突然传入到乾隆的耳中。

“够了,住手。”

乾隆望向传入他耳边的所在之地,嗜血阴狠的眼神慢慢的柔和了下来,嘴角也在不知不觉中勾起了一抹浅笑。

“怎么?永璂这是在阻止为父报仇?可是,据为父所知,这琴师也算是你的仇人吧?”给予了你沉重打击,将你重生的意义差点否决了的侩子手。

仇人吗?或许是吧。

永璂垂下眼帘,抿了抿嘴。

但是……

“我不想看到他死在我的面前,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在共同的敌人面前,曾经怨恨的人也是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这是人生给予他上的最好的一课。

或许,放过他,也有她的关系,但是,他现在并不愿想那么多,他只要知道,放过他,就等于多了一次逃离他的机会,就已足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永璂啊永璂,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凭什么会觉得朕会听你的?”乾隆哈哈大笑,不知是带着高兴还是愤恨的心情质问永璂。

永璂突然抿嘴一笑,带有着与爱新觉罗家同样的丹凤眼挑眉自信的回道“你想要心甘情愿的跟你走?不是吗?你若放了他们,我偏跟你走,心甘情愿。”

永璂虽然不清楚现在乾隆要的是什么,但是,他却莫名的觉得这个危险的乾隆反而更加不会去伤害他,这是一种莫名的自信,在永璂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转现出来。

乾隆微微皱眉,因为他已经察觉到永璂对于他的肆无忌惮的,难道……

乾隆心中一喜,为了心里的猜测,他愿意妥协,放过琴师和皇后,更何况,永璂给出的诱惑对于他来说,是他必须要得到的存在。

‘心甘情愿’这四个字,是他前世的奢望,更是今生的执念。

乾隆苦笑,或许,永璂真是他永生永世都过不去的劫。

“好,我答应你。”乾隆一脚踹开琴师,向永璂的方向走去,就在这时,一直都未说话的皇后突然挡在了永璂的面前,咬了咬嘴唇,用眼神在告诉着乾隆,这次,她会保护她的儿子,谁要是敢伤害她的儿子,必须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出乎皇后意料的事,乾隆并没有怨恨的看向她,也没有对她抱以杀气,只是不屑的望了她一眼,就看向了永璂的方向。

皇后疑惑,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对她视而不见的少年,突然在她身后开口

“让开。”

皇后一愣,有点不敢置信,咬了咬牙,眼睫不自在的颤抖了一下,又继续坚定的望向乾隆。

“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让开。”

“为什么?”皇后突然回头,红着眼帘怒吼。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也要跟她作对?难道,他就真的那么恨她吗?宁可被他的阿玛带走,也不愿被她保护吗?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大家可以看看时镜作者的【天天被读者扎小人的坑神你伤不起!】这本书,这本书有很多话,我很喜欢,尤其是【数据不能代表一切,每个人眼中的好文标准都不一样,数据不好那只是因为你的这朵花和别人喜欢的不一样而已,可是它始终是一朵花,在你的世界里,它就是最美的,即便这是放在网上白菜价出卖的文字,这也是你们的心血,任何人都可以嫌弃它,只有你不能,因为那是你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心血,那是你的思想、你的心情、你的梦、你的灵魂。】

【就算卡文卡得再厉害,你也必须给它一个结局,也给自己一个交代,对待自己的文,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因为看到了这章,我才想起了我早入弃坑的文,或许,我写的不是好文,但是,确确实实是我的心血,我不知道这一次我可以坚持到多久,可是,就是多更文一点点,我也开心,因为,这代表着离这文的完结更近一步了。

最后,谢谢所有看我的读者,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