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夫入榻

我说算了,姑且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前面带路,我倒要见识一下这个来自龙氏商会总部的家伙有什么本事。关榕飞还想劝住什么,气不过的关若曦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在前面带路,领着我奔向外面。上了一辆车,直奔海京市中心一家高级会所。

来海京也有段时间了,见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奢华的我自然不会被会所的气派给吓到。然而刚刚走到门口,我却是警觉大作。一把拉住了已经准备踹门的关若曦,她奇怪的会偷看了看我。

“做事这么冲动,活该你被人家修理一顿。”我拉着关若曦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望向天空。此时已经临近晚上,隐隐星光可查。刚刚获得的九曜星君血统,让我可以施展特殊的观星之法。略作一卦,我便知道这会所比外面看上去的要凶险得多。

“怎么了?你怕了?”关若曦有些挑衅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这叫智取!”我回身打了个响指说道,“小明,出来干活了。”

此时会所顶层的商务包房中,韩恩斯笑的一场谄媚。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子,对于韩恩斯的谄媚十分受用。

“龙公子,您这次能来实在是太好了。不过咱们是不是也要小心一点啊,那个地仙真的不简单。而且做事也不按套路出牌。我担心他会暗中对我们不利啊。”韩恩斯进了对方一杯酒之后担心的说道。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韩掌柜,知道你为什么做不成大事吗?”龙泽坤捏了捏身边侍奉在侧的女郎,笑呵呵的说道。

“额,自然是因为我做事缩手缩脚,瞻前顾后。没有龙公子您这般的胆量和气魄啊。”韩恩斯眼睛一转,一句马屁脱口而出。

“哈哈,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你有时候明明看得到机会,却不懂得准备。”龙泽坤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地仙回来搞破坏,那么发愁担心没有任何用处。你需要的是做好万全的准备,而现在这里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说着龙泽坤打了个响指,顿时面前浮现出一副会所立体图的蜃影。在这个全高三十二层的建筑,被龙泽坤的结界所覆盖的就有二十四层。这里甚至可以被称为堡垒。而且这里还有三台龙氏商会专用的灵动炉以及代替猎犬而召唤来的的数十只魑魅魍魉。就连下水道也没有遗漏,龙泽坤将走廊下面的空间异界化了。

与其突入敌阵,不如首先完善自己的阵地。对敢于踏进这里的挑战者来说,龙泽坤将会叫他彻底领悟到龙氏商会的真正恐怖。

“这就是完全的准备,就算上界真仙下凡,在我的结界中走一遭也叫他脱层皮!”龙泽坤自信的说道。

“是是是,龙公子果然深谋远——”韩恩斯的马屁还没拍完,手机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呵呵,看来进攻已经开始了。”龙泽坤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倒想要看看,凭借地仙的本事能闯到第几层。”

“龙公子,好像不是那个地仙!”放下电话,韩恩斯已经额头生汗。

会所门口警车弥补,常常的红蓝警灯连成一片好像盘旋的巨龙。荷枪实弹的武警警备在侧,带着头套的凡人依次被押送出来。里面似乎还有一个相当不服气的,虽然被两个武警强压着,却仍旧拼命的大喊,“混蛋,你们不能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

话刚喊出来一半,就被一警棍打蒙了。另一个武警小队则是看护着一个个黑色不透明的帆布袋走入另一辆武装车。其中一个人来到韩游身边低声说道,“韩队长,里面至少查出来了两百多斤毒品。您的情报真是神了,回头有这种差事可别忘了拉兄弟们一把。”

“嘿嘿放心吧,少不了你们的。”韩游强压着笑容目送对方离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从不远的角落中走了出来。拍了拍韩游的肩膀,“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又送给你一件大功。”

“切,用得着你帮忙。我盯这个窝点快半年了。”韩游不客气的说道,“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什么心思。实话告诉你,就算找到这些东西。以你要对付的人的背景,肯定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没关系,伤筋动骨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初次见面,这家伙恶心了我一次。我又怎么好不还回来呢。”我笑嘻嘻的说道,其实事情很简单。我已经察觉到了里面结界密布,硬闯虽然不是不行,但肯定没法做到碾压的效果。所以我姑且决定将我的碾压计划放后,做一次良好市民举报党。直接让小明潜入进去,把里面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全给我弄出来。然后联系韩游,以那些东西为由直接给对方弄到局子里面去。

不过还真没想到小明还有大发现,这里看上去是一个高档会所,实际上是个地下毒品交易市场。小明一口气把所有的毒品位置都找出来了,韩游直接带着大队人马来抓人。道家虽然超脱凡人,却还是生活在世俗界的。很多世俗界的规矩不得不服从,我还真不信他敢把那些结界启动来对付警察。

“卑鄙,下流,无耻!”拘留所中,龙泽坤愤怒的咆哮着,凭他的修为这里根本管不住他。可是他若以蛮力越狱那可就真说不清楚了,世俗界的力量真要动起真个的,灭掉龙氏商会并不是做不到。

“让我看看,这不是新派过来的龙氏商会负责人,龙泽坤吗?”我推开牢门,笑呵呵的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龙泽坤,不屑地说道,“龙氏商会还真是堕落了啊,竟然做起了毒品的买卖。”

“我是被冤枉的。龙家已经知道了这边发生的消息,你们从我身上找不到任何证据。四十八小时,你们就不得不将我释放。”龙泽坤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还以为地仙是什么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卑鄙。待将我放出来之后,我会让你好好领教一下人界的厉害。”

“我好害怕啊,不过你觉得我会让你那么容易的就出来吗?”我的笑容突然变得冰冷起来,这让龙泽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马上他又硬气起来说道,“来啊,正好我到要看看地仙有什么水准。”

“别的啊,我怎么能跟你这种犯人动手呢。那不成了虐囚了吗?”我笑嘻嘻的说道,“虐囚我不敢,但是犯人之间的斗殴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哈哈哈,笑话。你以为就凭看守所里面那几个废物,还想奈何的了我。”龙泽坤放声大笑,“若是有谁不长眼睛,我不介意杀几个人消化一下怒火。”

“你啊你,难道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会布置结界吗?”我看着龙泽坤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同时猛的一伸手。灵符金光闪缩一下子印在了他的胸口,顿时天空星光好似瀑布一般倾泻下来。相互纠缠着组成锁链,从四面八方牢牢地将龙泽坤锁住。随着最后一丝光亮的消失,锁链不见。但龙泽坤的修为却硬生生的被压制到了凡人的水平。

“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可是地仙!你——你不可以这样!”这下子龙泽坤可是真的着急了。只可惜我没有欣赏他这幅嘴脸,朝后面那位点了点头,“你懂得。”

“放心,韩队长交代过。更何况这事我们也熟得很,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两天保证菊花不保啊。”老刑警笑嘻嘻的说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龙家人!我是——”随着铁门一声震响,我已经没精力去理会龙泽坤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