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东西让我放樱桃

因为车被尹君用力的踩着刹车,地面滑出一道重重的印子,只不过尹君现在什么都顾不的了,他连忙检查着双双的身上有没有什么损伤,还要顺便安慰着他的双双,“双双,都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不开快车了,好不好?不要你担心了,好不好?你别哭,都是我的错,好不好?”

尹君一连问出好几句“好不好?”,声音很温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尹君好不容易将车慢慢的停了下来,连忙伸出手将我抱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慢慢的拍打着我的背。

“双双不怕,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嗯?”尹君感觉到自己的怀里温温热热的,将他的双双抱在怀里,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安逸,这时候尹君顿了顿,仍旧是用着很温柔的口吻对我说,“双双,我下次再也不这样吓你了,好不好?不要哭,好不好?”

我哭着仍旧是说不出一句话,任由尹君将我这样抱着,什么都说不出来,仿佛要将那一刻的害怕一字一句说出口来,但是只是在尹君的怀抱里呆着,就已经让我泪流满面了,很想问问尹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终究是让他放弃了爱我,我有什么不好,我可以改啊,这世界上总归都没有什么完人的,我就这样趴在尹君的怀抱中,足足哭了一个小时。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一想到这样的画面,仍旧是觉得心酸,明明什么都想知道,但偏偏什么都没有问出口,那一日之前,心情都是灰暗,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大抵都不会有晴天了吧。

尹君就坐在椅子上,他没有阻拦我任何的动作,只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身体向右微微倾斜,也是怕我难过,所以他还是忍不住要让我的坐姿调到最舒服的状态,什么都不说就不说好了,什么都不问就不问好了,这时候的尹君,脑子里面想着的,只有双双。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

尹君心里面有种不舍,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他的手轻轻的搭在双双的悲伤,慢慢的拍着双双的背,嘴边轻轻的哄着,“双双,不哭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下次再也不开这么快的车来吓唬你了,不要哭好不好?双双?嗯?”

尹君一声轻轻的“嗯?”说的温柔,这句话轻轻的在我心上划过。说实话,有些痒痒的,就像羽毛一般飘过湖面的感觉,心里就算有千言万语,却还是腻在这样的温柔的话语之中,沉不下去,浮不上来。

不知道尹君安慰着我有多么漫长的时间,但是他始终都没有表现出自由任何的不耐烦,那么温柔的问着我,那么温柔的哄着我,让我有某种四年前一样的错觉。

尹君的字字句句,无一不是出自他自己的真心,可是偏偏什么都不能表露出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的泪终于止住了,慢慢的从尹君的怀中挣脱开自己的头,微微的向上探了探,只看见尹君用含笑着的目光看着我,他的目光是这般的温润,让我情不自禁的陷入他的眼神之中,无法自拔。

我始终都不能将四年前的那个狠心绝情的男子同眼前的这一位温柔潇洒的男子相提并论,他的目光是这样的温温润润,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看见他的眼中的我,丑丑的,刚才的流过的泪到现在还没有擦拭干净,眼眶红彤彤的,因为哭了许久,心情还是没有平复下来,反倒是脸绷的紧紧的,就连原本的双眼皮也因为哭了良久的原因,变成了单眼皮,整个眼圈处肿肿的,这时候从尹君的眼中看着我自己,反倒不像是自己了。

我看着尹君的瞳孔中折射出来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将头一低,什么都不情愿看,这时候也是不好意思继续趴在尹君身上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尹君的怀中爬了起来,只是不愿意再看着尹君,倒是极为难为情一般,脸色微红,连忙低下了头,不愿意再往旁边看上一眼。

我慢慢的从尹君的怀抱中爬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向尹君,他眼底的失望一闪而过,很快就变成了不知名的情绪压在他的眼底,原本还噙着一丝微笑的嘴角,这时候反倒恢复了原状。

尹君只愣愣的看了我一眼,却不得不情愿的放开了圈在我背上的手,有些冷漠,也有一丝不知所措,只不过这些都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一点都没有发觉。

只知道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甚是难为情。

等了良久,尹君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我有些怯怯的,终究是要抬起头来看着尹君的神情,不知道尹君是什么样的感受,我只知道我今天这个样子真的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并么有说到做到。

抬起头来看着尹君,只看见尹君含笑着看着我,他的嘴角微微一勾,没有了之前的冷意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有着的,只有丝丝温情。

尹君这样的神情,只要看着他,甚至让我有种错觉,这样的错觉,就像是回到了四年前,像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尹君温言安慰着我,什么事情都先想着我,什么事情都以我为最先,那时候的尹君,真的像是最爱我的良人。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