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真实乱过程

公子出击

在已经几乎焦灼的战场上,一支全部由骑兵组成黑衣黑甲黑色披风的精锐队伍,和黄忠的打算一样,从大军左翼与前军之间的间隙中穿过。但是与黄忠的打算不同的是,这支队伍却并没有冲着蛮军本阵冲锋,而是打算绕过蛮军本阵。这支军队并不陌生,正是刘大公子手下现在唯一没有参战的虎卫军玄甲骑,此刻这支军队正在刘大公子本人的领导下向着蛮军大阵的阵后奔去!

蛮军阵中,沙古特见到汉军的动作,一脸疑惑的向身边的军师问道。“胡,他们出动这么少的军队,想要做什么?”沙古特很是奇怪,他现在很不理解。为什么汉军会出动这么少的一支队伍,在他眼里这不过区区五六百的骑兵在数万大军面前几乎不值一提。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汉军会派几百骑兵来送死。

“大王,我现在还看不出奸诈的汉人为什么会这样做,不过这一定是个阴谋,汉人奸诈至极,大王你快出兵阻拦他们。他们的举动肯定有目的!”被称为胡的男子,是一个身着儒衫的汉人男子,不过这人的面相却跟刘大公子手下的许汜有的一拼,同样是猥琐的让人不愿意多看一眼,虽然是汉人出身,可是这人却显然没有任何的民族责任感。一口一个奸诈的汉人说道无比的流畅。

这汉人男子虽然还猜不到刘大公子想要做什么,可是特却也明白一点,那就是敌人想要做的那就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虽然不知道汉军目的,可是还是建议沙古特阻止刘大公子。

相对于自己的堂弟,沙古特显然更加相信这个猥琐的汉人,所以只是略微一想,就下了决定。“南宁,你可看到那名汉军将领,那人就是刘表的儿子刘琦,你只要捉住那小子,我赏你一千头牛十个美女!你带领骑兵拦住他们,一定要生擒刘琦全歼了这支汉军。”

“是!”被称为南宁的蛮将,一脸兴奋地答道。连想都没想刘应命而动。他本来就是沙古特的心腹,不然沙古特也不会将手下仅有的千余骑兵交给他统帅,而且他也没有把刘大公子看在眼里,毕竟对方的人太少了,自己几乎是对方的三倍,又何必担心呢。

南蛮的千与骑兵得到命令即刻脱离战阵,摆成骑兵冲锋经常用的骑兵方阵冲着刘大公子迎了上来,刘大公子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可是出奇的是,并没有像预料一样的出现紧张的情况,反而有的是一种发自内心最底层的兴奋,对与原因刘大公子也想不明白。看着蛮兵接近,刘大公子脸上依然挂着标志兴的笑容,不过双眼却像鹰目一般死死地盯着渐渐接近的满军骑兵,伴随着轰隆隆的马蹄声,两支骑兵飞速前进,一千步,八百步,六百步,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当两军距离已经只有一百步的时候。刘大公子从箭壶里抽出一支长箭,迅速张弓搭箭,咯咯咯咯三百斤的硬弓被拉得咯咯作响。

“嗖???”雕翎长箭飞速离弦,直奔那名叫南宁的蛮将而去。

“啊!”那名蛮将虽然已经侧身避过了自己的胸口要害,可是长箭无论是精确还是力量都超过了他的想象,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能在飞奔的战马上做到百步穿杨。这几乎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已经注意到了刘大公子开弓,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能避开。

“嗖嗖嗖嗖”在南宁中箭以后,紧接着又是两百支弩箭脱离虎卫军而出向着只有六十步外的蛮军飞去,两百多只弩箭同时发射。立马又有数十名蛮军人和战马一起中箭,虽然蛮军也是都身穿皮甲,可是在弩箭强劲的力量之下,这些皮甲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些人和战马中箭之后不由自主的人仰马翻,落马之后本来就摔得七荤八素的蛮兵即使没有被射中要害,可是却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了,在如此大面积骑兵密集冲锋的情况下,一旦落马势必被身后的战马踩成肉泥,而受伤的战马跌倒之后,有课避免的绊倒身后来不及避让的骑兵,如此一来等到骑兵反应过来纷纷避让的时候已经有超过百名的骑兵人仰马翻不要说再参加战斗,就是想要站起来也没有可能了。

在虎卫军弩箭齐发的时候,刘大公子也没有闲着,“嗖???”又是一支长箭离弦,还是奔着蛮将南宁的方向而去,不过这次长箭的目标却不是南宁,刘大公子也很清楚,南宁已经有了准备,想要再次击中南宁机会已经不大了。所以这一箭刘琦的目标不是南宁,而是他坐下的战马,果然看到看到刘大公子再次张弓搭箭南宁立马伏在马背之上,可惜他又错了。因为他虽然多开了。可是长箭却正中战马前胸,战马受伤瞬间就失力栽倒。连带着南宁也是栽倒在地生死不知。

看到一击得手刘大公子也是轻轻一笑,脚步却没有停。紧接着两支骑兵便站到一起,主将落马蛮军骑兵士气受到极大的打击,虎卫军却不管这些,将弓弩背在背上,同时抽出腰间环首刀。

虎卫军这支铁骑几乎就是为了近战而生的,连同刘大公子在内五百余骑兵,人人皆着全身铁甲,连坐下战马前半身都披着造价高的离谱的铁制马甲!几乎就是武装到了牙齿,虎卫军不愧是荆州第一精兵,热这支虎卫军中的精锐更是精锐中的精锐,面对蛮军的刀斧虎卫军不闪不避,直接摆出以命抵命的架势,同样是一刀砍向对方的要害,不过虽然如此,虎卫军身上造价高昂的铁甲就体现出来了,蛮军的一道往往只能让虎卫军的铁甲变形,而且铁甲甲片只见相互重叠的结构还将了对方战刀上的强大冲击了均匀的摊开,所以虎卫军将士连重伤都不会出现,可是只是身着皮甲的蛮军就差得远了。在虎卫军锋利的环首钢刀的劈砍下皮甲的防御力相当有限,往往一刀下去就有一名蛮军毙命。

蛮军虽然凶蛮好杀却也是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装备如此精良的汉军,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

所以在虎卫军砍瓜切菜般的攻势下,蛮军骑兵很快就招架不住,而虎卫军却半点都不迟疑,死命的砍杀几乎被吓傻了的蛮军,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虎卫军便直接杀穿了蛮军,穿阵而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jj.5ccc.net/scripts/new/foottop.js"></scrip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