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陈真的府邸外,天辰意外地被通知,这处宅子的主人已经搬出郊外住了。

“什么?”天辰站在大门外,听到阿达的回报,“那这段时间安置在陈真那里的窃听设备岂不是白费了。哎,我实在太粗心了,陈真搬去郊外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知道。”

“主人,不必自责。其实我们没有得到消息,反而是正常的。这恐怕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的,倒不是针对我们,只是有意让陈真避开所有人的目光,慢慢淡出。”

天辰咀嚼阿达的话,体会出意思来。

有两个说得通的理由,一个是天辰怀疑陈真是被王爷陷害,二是陈真的右手已经废了,他作为王爷手下健将的作用名存实亡,这两个理由足以让王爷排斥陈真。可是王爷表面上还要做出惯有的豪迈大气,不能让手底下的人心冷,所以一定是悄悄安排陈真离开了。

而陈真当然是不得不接受这种安排,不过值得安慰的是,按照正常的心理,如果王爷可以安排陈真淡出身边,而不是留在身边监视加软禁,说明对陈真还是有一丝情意的,不会置他于死地。

“阿达,问到了陈真现在住在何处么?我们赶紧过去找他。”

“好的主人!”

主仆二人,马不停蹄,已经并排控御烈马,直奔郊外。在那里有一片藩镇边陲弱民,用于物品交换的集镇,陈真就在那附近。

天辰奇怪,怎么王爷不安排陈真到一些人烟少一些的地方,落荒铺那种地方,人多眼杂,难免闲言碎语也多啊。

说实在的,现在有点闹不明白王爷的心思了。

还好,列柳城是王爷李尊手下四大藩镇之首,往四个主要方向,都修建有极为便捷的驰道,因此天辰也不过花了一刻功夫就已经可以眺望到落荒铺的影子。

“主人……不对啊,我一直扫描不到窃听设备的位置。似乎我们来的地方不对,要不然就是陈真根本不在这里。否则,不可能这么近的距离我还侦测不到植入陈真体内的设备。”

有阿达这句话,天辰更加疑惑了,他一路人本就奇怪,如果他是李尊,在陷害手下之后,绝对不会让他远离身边,到眼前的落荒铺这种地方,自由生存的。

除非……

天辰迷茫了。

不过主仆二人还是飞马来到了落荒铺,这里道路倒开阔,路两边是并排的商铺。有一多半现在只是占着位置,东西还没摆上货架,或许现在太早了点。

两人信马由缰,随意踱着。但是眼光却如疾电,在四处飞射,想要找出陈真的踪迹。

“喂,达大人!”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呼喊,看来又是个阿达的崇拜者。

阿达也拨转马头,朝向声音的来处。那人手里拿着大铁锤,面貌依稀有几分印象。

“主人,找到了,那是陈真的手下,看来到底没有来错。”

“哦?过去瞧瞧。”

主仆二人,很快架马到了那个铁匠铺跟前,这里就只有扛着铁锤的壮汉一人。

“陈真呢?”

“哦,你说我们老大啊,今天有个朋友来找他叙旧,两个人进山里打猎了。”

天辰疑惑道:“就两个人?”

他这么问不是没道理的,至少在列柳城内,还没有听说战斗力能超越阿达的存在,一般的打猎,至少都要十几个人以上,一起依靠群力捕获猎物。并不是说两个人没有办法捕猎,何况是陈真这种级别,在靠近人类居住圈,几乎没有特别强大的怪物,但是两个人还是有点太冒险了。何况,两个人遇到灵活逃窜的猎物,追捕起来也太累了吧。

然而面对天辰的问题,那个壮汉只是呵呵笑着,没有作答。天辰无奈,只好大致地问了方向,就带着阿达往附近的森林中去了。

这一回时运终于好转了,没有再次扑空,刚到森林边缘,天辰就远远看到两个皮甲猎者步行过来,手里还牵着一条看起来十分凶恶的白毛大猎犬。

陈真也看到了天辰,远远招手打招呼。

很快四个人就见到面了,那个白色猎狗浑身短毛,浑身是结实的筋肉,脸上看似呆呆傻傻的神情,却有股子愣又横的狠劲。而且那家伙的个头还真不好,它昂起脑袋嗅闻的时候,已经可是时不时地触碰到天辰骑着的高头大马。

也许是被大狗碰得不舒服,还是怎么的,天辰坐下的坐骑开始有些不安地躁动。说实话,天辰对那狗也有些不放心,万一这愣又横的家伙,给自己的马来上一口,自己还真不好责罚它。

陈真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似乎看出了天辰的紧张,一把拉住大狗的牵引绳,把它拉至身边。然后他把自己和他的伙伴的小背囊用绳子一系,就搭在了大狗背上。

“大白,把这个送回去,今天的伙食。”

那狗到了陈真身边变得老实极了,听到陈真的交待,朝天仰面,嗷呜了一声就撒腿奔走了。转眼连背影都看不见了,这等速度也是挺夸张的了。如果自己骑马,拳速追赶都未必追得上。换句话说,如果是那条大狗追自己,也几乎可以确定是跑不了的。

天辰想到这些,把目光转回陈真身上,心里想的是:“难怪这家伙的右手废了,还敢两个人就来打猎,原来是有这么个大帮手。”

就在这么念叨的时候,天辰的目光顺便在陈真的伙伴身上晃了一下,可就这一下让他眼珠子都瞪圆了:“你?你不是那个开酒馆的……九纹龙?”

九纹龙因为瘸了一条腿,此刻拄着一根竹杖,他整个人这么看起来气势弱极了。如不是此前在酒馆中见过,天辰怎么也不会认为,这么落魄的家伙会有什么实力。

然而事实确实一个右手废了的人跟一个瘸子,就进了森林打猎。这可是天灵世界的森林,这里的野生动物,或者说野生怪物可都是有修炼能力的。只能说,这个废人不是一般的废人,而这个瘸子,显然也不是一般的瘸子。

天辰下马,递过缰绳:“来,给你们两个代步一会吧。”

陈真连忙摆手:“不敢当,小王子,就让在下陪你步行吧。”

“小王子?”九纹龙疑惑了,“老陈,你是说这位公子是越国王子么?”

陈真乐了:“怎么,你们好像见过?不过,你好像不知道小王子的厉害吧,我这条命可就是他救下的。喏,这位是雷达先生……”

说着陈真给九纹龙引见阿达,阿达也已经跳下了马。

“这位雷达先生的本事可不是我等凡人可以企及。”

阿达一拱手:“不必客气,陈大人,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畅聊。”

陈真眼睛一亮:“好啊!自从恢复过来,我也一直盘算着要去登门道谢,只不过这里好山好水,一时间就乐在其中,忘乎所以了。”

天辰知道陈真不过是托辞,他恐怕是没有权限进入列柳城了,不过也不点破:“那好,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好好聚聚。自从上次光顾过天龙小馆,我对九纹龙也是十分欣赏呢!”

“哈哈。”陈真朝九纹龙一挤眼睛,“小王子,你恐怕对他还不够了解哦,这家伙最大的本事可不在那调酒的功夫,掌勺的功夫还要在调酒之上。”

想起那天喝的苦酒,调得确实到位,如果说九纹龙还有一手更绝的掌勺功夫的话……忽然天辰咕咚了一下喉咙。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