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我们查完生死簿就回到宾馆睡觉了。第二天到了特务局,正打算跟沙老头商量抓鬼的计划,却被告知他没来上班。

我暗想:“这不应该啊,就算他觉得滥杀无辜很是对不起苟氏家族,但三十年前已经放过他们一马了。人说不杀之恩为大恩。能杀而不杀,估计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已经是对仇人最大的宽容了。实在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理由会主动回避这群仇人。”

正想着,有人说要去看看沙老头。我一想,就说也想跟去看看。洛纤尘也没来,在特务局干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小黑要是在这等也一定是坐在长椅上睡觉,还不如叫他跟我出去走走。

果然,一听我说想跟去沙老头的家,小黑很不乐意:“在这睡会觉多舒服,非要去他家干嘛?肯定就是睡觉睡过了,让咱们跑来跑去多麻烦啊。”

“沙前辈应该是我们这个分局里岁数最长的老人了。其实平常沙前辈都来得很早,不到七点就会到办公室坐下。偶尔晚一点也不会超过八点。像现在这样九点都还没来的情况以前从没发生过,所以我们才会想过去看看。”刚刚出来这位特务局职员向我们解释了一下。

“我说你这么年纪轻轻的能不能有点活力啊,成天净想着睡觉。走跟我溜达溜达精神精神。”我边说边把小黑拽出了大门。说实话小时候他还没这么不精神,一直到近一年他才越来越没精神,一天要睡十个小时都还蔫了吧唧的。

总犯困那么影响工作效率,那个号称神医的方济棠也不说帮他治一治,还敢自称为义父,真是不称职。

不过,小黑一向是懂我的,他知道如果我开始软磨硬泡,他一定是拗不过我的。

我们还是出发了。

沙老头家离得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就走到了,可是敲门时并没有人应门。我以为老头卧室门关的严他才没听见,就又使劲敲了起来,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小黑突然皱了一下眉头仔细闻了闻,好像有一股尸臭。这孩子感官总是比我灵敏,简直就不是人类能有的。

可惜,他也只是能闻到而已,却不能分辨气味是从哪里飘过来的。

不过,就算有尸臭也不能说明什么。昨天下午我们还见过沙老头,即使他晚上死了现在也不太可能现在就已经有尸臭了。带我们来的特务局职员一听有尸臭可呆不住了,还真的以为是沙莫桓出事了,这一出脚就想踹开沙老头的家门。

不过,我们这类人住的屋子都是有符咒加持的。刚刚他一脚没踢碎这木头门,说明沙老头家门上的很可能是破天罡符一类的金刚符,这种符加持的东西会变得坚硬无比。尤其是破天罡符,它加持过的物件越受打击就会变得越是结实,也就越难打破。

若这木门真是破天罡符加持的,那么蛮力并非首选的破符之法,否则会立即启动其后的立地煞符。而越结实的物体被打碎,立地煞符发动后就会爆发出越强的破坏力。用蛮力破解的破天罡符一定已经结实到了相当的程度,这样的另一张立地煞符爆发出的破坏力可非同小可。

这一对符,破天罡符及其常见,而立地煞符产量却少的微乎其微,近几年的修士很多都已经不知道还有立地煞符这种东西的存在了,不过难保沙莫桓这个岁数的老头就知道。而且这种符的初衷是对付妖怪的。身体优势的妖怪在对付人类时会首选蛮力,这破天罡符往往能挡住妖怪的第一波攻击。就算第二波攻击妖怪改用妖法破了这破天罡符,立地煞符的爆炸也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故而这一对符对付起妖怪会尤其有效。真是不明白沙老头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对付妖怪的符贴在门上,找他寻仇的应该不是人类就是亡灵啊。

这种只能对付蛮力的符显不适合对付我。右手一招,焚火冰炎出现,往沙老头家门上一贴,那一片木板立刻开始冰晶化。随后我让开一步,一阵爆炸从内部传来,破了这冰晶。沙莫桓这个年纪的老人果然还是知道这一对符,还放在一起用了。

破解了门口的符,总算进了沙老头的家。要是他真的在家我也服了,弄出这么大爆炸,他要是有邻居都该下来找人了,居然都没有吵醒他。

站在客厅往四周一看,除了门口撒了一地的碎木屑,屋子里倒是都挺干净的,看来沙老头算是爱干净的那一类人,他家可不像我和小黑的屋子那样惨不忍睹。

我们不放心,又走进更里面逛了一圈,发现其余的门都是开着的,屋里也都没人,只有一扇门是虚掩着的。我们推开一看,发现居然是小丫头的房间,洛纤尘就这么背对着门躺在床上。

本来我们想着这丫头还真让人佩服,居然真的有这么大爆炸都吵不醒的人。凑近一看,我才发现自己错了,这丫头被子上被贴了昏睡符,才一直昏睡不醒。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丫头就算年纪小好歹也有修为在身,区区昏睡符应该困不住她多久才对。我凑到她正脸一看,头顶泥丸宫居然还镇有后土地祇镇魔灵符。也不知道谁愿意为了镇一个小姑娘用这么贵的灵符,这符要镇一个大恶魔可都绰绰有余。当时攻打地狱的时候a小队要是有张后土地祇镇魔灵符,再有足够的灵气催动就能直接镇住身陷梦境的贝利亚,也不必孟涣费那么大劲想办法困住他了。要是再来一张紫微大帝扫魔灵符,直接干掉一头也并非难事。这姑娘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连同龄普通人都远不如,被一张小小昏睡符搞得昏睡不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镇魔灵符贴倒是容易贴,揭就没那么容易揭下来了。技术不好的很可能揭了灵符却把灵符之力残留在了被施术人体内,到时人一样救不醒。像拔疮一样,没经验的可能揭下了膏药却拔不出脓,那膏药还不如不揭。

我们仨都仅限于见过这么高端的灵符而已,更甭提知道怎么揭下来了。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之时,小黑突然提出一件事:“我们是不是太关注这个镇魔灵符了?让她昏迷不醒的应该只是昏睡符而已吧。镇魔灵符揭不下来,揭个昏睡符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对呀,这才是重点。后土地祇镇魔灵符揭不掉,小丫头顶多就是丧失修为而已,可昏睡符一揭掉,即使是没有修为的人不也就能醒吗?救醒她以后问了我们想知道的事,可以再慢慢找人揭掉镇魔灵符,我看方济棠八成就有这个本事。

小黑上前把手往昏睡符上一贴,再一抽,灵符就被完整的揭了下来,没有任何力量残留在她的体内,算得上驾轻就熟。

不久,洛纤尘抻了个懒腰,揉着惺忪的睡眼悠悠转醒:“啊这一觉怎么越睡越困啊。哎,小哥哥你怎么来了。”又伸手一摸脑门,说到:“哎,这又是什么东西啊?”说完就想把这后土地祇镇魔灵符取下来。

我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了她的小手腕,急忙开口道:“等下,不能摘!”给小丫头吓得一下就精神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得我挺愧疚的,仿佛在责备我为什么又吼她。我把她现在的情形大概给她描述了一遍,这张灵符现在就像一个坏掉的门把手,虽然在我们手里没啥用,但要拽开门还得靠它。

必要的准备工作做完后,我们开始询问沙老头的下落。虽然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收获,但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过一遍。

果然一无所获。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