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ght:100;textdecoraton:none;lneheght:nhert;}.readcontentpcte{dsplay:none;vsblty:hdden;}

日服千里,日夜不休,一路向着天都驶去,经过两天两夜,终于到达了天都外郊。

好久没有看过如此美好的世界了,在黑白世界中徘徊了进三个月,终于看到真正的世界了,空气中充满了水果的香甜气味,人们的欢声笑语使我放下了无谓的警惕,希望这不是一个梦。

路过天都附近的小镇时,每个人都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估计是男生有长发的缘故吧,我悄然的下了马,打听了一下这附近有没有理发店,希望这个异界的人是管“理发店”叫“理发店”,不然就要被“另眼相看”了。

路人笑了笑,指着角落里的一家破旧的小店,我谢过便走进这家理发店,这家店看上去很破旧。

里面的年轻人看着我的样子,突然有了笑意,道:“客人,你不用这么刻苦吧。”可是当他看到我腰上挂着的令牌时,忽然闭嘴了,店里的气息也凝重了起来。

我把令牌向口袋中塞了塞,这是我临走前,刑战交给我的,听说只有这个,才可以进入内宫,看来这是表示身份的令牌。

客人都纷纷让开,钤零因为恐惧骑马,所以一直保持着魔化的样子,她白了我一眼,道:“没想到你的威严这么高。”

我轻声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很低调的。”

理发师扫干净了周围的头发,恭敬的将我请到了座位上,我微笑的向他说了声谢谢,忽然,他跪了下来,求饶道:“大人饶了小人吧,我家真的没钱了。”

我尴尬的一愣,紧忙将他扶起,道:“你不要这样,我也没说什么。”

“大人,如果你要什么尽管吩咐,但是钱我家真的没有了。”

我怎么也扶不起来,只能懵懂的坐下,道:“先帮我把头发剪了,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猜肯定是暴政暴行,在人界时,课本上也学到了很多。

理发师一边拿起剪刀,一边说道:“在几年前,新的镇主来了之后,就开始暴政暴行,收税是原本的两倍,我这家店铺是整个镇唯一一家,镇主的手下经常来我这,理发从不给钱,还经常敲诈我们,我们家还有一半的税没有交齐,去年我的老娘亲因为负赘太多,上吊自杀了。”说到这里,他不禁留下了眼泪。

钤零在一边问道:“你们怎么不去成都举报?”

店主哽咽道:“我们也做过,我们把这个事情上报到天都的收税官那,可是已经一年下来了,我们还是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还没说完,门口就嘈杂了起来,就像是东西被杂碎的声音,一个少女冲了进来,喝道:“来了!来了!”

这个理发师手上的速度加快了,说道:“他来了,如果不想牵连的就快走吧。”

他很快将我的头发修剪完了,钤零先走出了门,我把钱给了他,道:“我会和皇室里面的人说的。”

“那谢谢你的。”

忽然,门外传来了钤零的喊声,我急忙跑出去,几个穿着统一服装的男子围住了钤零,我看向理发师,问道:“这些就是···”

“没错,他们后面那个是镇主的儿子,有封级别的能力,我们这些平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才封。”我无表情的说道。

我们躲在门边,理发师小哥轻声说道:“这个人极其好色,看来你的这个朋友完蛋了。”

我冷笑道:“不会的,她如果真正动用实力,那整个镇的人能在一分钟内全部死掉。”

理发师小哥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看好。”

刘龙的确很帅,有一种绅士风,他握住钤零的手,柔情的笑道:“小姐,你愿意和我约会吗?”

钤零俏脸上抹过冷笑,甩开他的手,冰冷的说道:“滚开。”打算往我们这边走来。

刘龙貌似没有放手的意思,一把拉住了钤零,钤零回眸就是一脚,将刘龙踹飞了。

理发店小哥和边上的所有人惊诧的看着,刘龙咬紧牙关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出丑了,向边上的侍卫喝道:“愣着干嘛?给我打,把这臭**打毁容了,看谁会要她!”

“完了,要出人命了。”我紧忙冲了过去,挡在了两方之间,苦笑道:“有事好好说。”

刘龙冷笑道:“英雄救美啊,不要停,继续打。”

我并没有理他,反而向钤零说道:“你先冷静。”

钤零高傲的哼了一声,道:“小心你面前。”

“我知道。”虚无之仗瞬出,我小心闪身,一把抓住了直冲而来的铁拳,杖柄用力的打在他的膝盖处,没了支撑点,就直接跪在了地上,接下来的几个也同样如此。

刘龙恼羞成怒,脱下身上的外套躲在一边,里面居然穿着天都皇家学院的校服。

“你是天都皇家学院的学生?”我疑惑道。

“没错,哼!普通的甘民居然敢惹我,我真害怕等一会把你打的爬不起来。”刘龙狂笑道。

“是吗?”

刘龙从纳戒中取出一把黑色细刃,向我刺来,我轻微闪身,在我后面的木摊直接被剑气撕裂成碎片。

我惊诧的放下了虚无之仗,看来要远攻是不行的了,只能强攻,虚无之仗消失,紧接着,歼鬼双剑出现在我的手中。

我悄然跃身向刘龙的剑刃上砍去,曾经在课堂上,绝宗老师给我们讲过,如果敌方与自己有剑刃上的差距上,重武器可以攻击轻型武器的剑刃中间,这样一来,在薄弱的剑刃就会断裂。

歼鬼双剑可以算是超重型武器,当歼鬼碰到剑刃的瞬间,细剑裂开了裂痕,紧接着,剑刃碎裂了,刘龙在一瞬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边上的群众瞬间响起了掌声,刘龙咬牙坐在边上。

钤零走了过来,在我边上说道:“你真是麻烦,让我直接冰封他们不就好了,我可是奉雪晴的命令来接你的,可不想路上出什么事。”

“喂,你不知道你会杀了他们的吗?”我瞟了一眼她。

刘龙赫然一惊,道:“你们认识雪晴?”

“没错。”我点头道。

刘龙冷笑道:“她可是我的女友。”

我忽然一惊,拉住他的衣口,喝道:“你说什么?”

“她已经是我的女友了。”刘龙嘲讽道。

“怎么会?雪晴不是那种人!”我得冷静!在这个地方杀人也是违法的,他在逼我杀他,他是想同归于尽!

我牵过白驹,道:“钤零!快点。”

钤零瞧了一眼刘龙,便也牵过白驹说道:“你先走吧,我马上过来。”

“嗯。”我用尽全力的催动着白驹,飞快的冲到了天都城门处,门卫拦住了我,笑道:“不能在城中骑马,请你下来。”

我快速的跳下马,展开六翼,直冲向天都皇家学院。

几个守卫呆滞的抬头看向飞向远处的我。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夕阳染红了整个世界,阵阵余晖在我的面前划过,我用劲的滑翔着,来到宫延的上空。

我举起虚无之仗,喝道:“水!”

上空涌起看不见的水波,感知着雪晴

怎么在那?学校外的樱花林路,我降落在樱花路上,什么也不管的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雪晴,哭喊着:“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雪晴还没有反应过来,在我的拥抱下向后磨蹭了两下,左脚的鞋不小心掉了,雪晴呆滞的看着面前,对于雪晴来说这太突然了,紧接着,雪晴抱住了我。

“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我把雪晴抱的更紧了,喊道:“告诉我,你与刘龙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雪晴忽然一愣,笑道:“放心,他只是天天缠着我。”雪晴依靠在我的肩头。

“真的?”我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真的。”雪晴的微笑伴随着夕阳,这是我见过最为动人的画,我肯定会愈加珍惜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d:,当前用户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