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少妇

阴月是个妖冶得不得了的女人。↗蓝↑色↑书吧,www.而司机阳朗则是个一脸煞气的人物。这两个人对应着人死后的世界。

阴月与阳朗的怨念让他们死后成为了轮回神,“轮回神”其实也是人的心魔,如果你看到了阴月与阳朗,说明你陷入了心魔。你的心魔会让你陷入无尽的轮回。

阳朗是来自天堂的出租车,阴月是来自地狱的汽车旅馆。他们让人轮回,他们也在轮回之中!x档案《阴月与阳朗》

在我开始讲《轮回》这个故事的时候,白大大、黑水、王三金、秦帅、高丂和方子归一起出现在我们的帐篷外面。

我们打了招呼。他们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口让我继续往下讲。

等这个故事结束了,大家半天没有人作声,最后是白大大第一个打破了沉默,他说:“这个故事很邪门,你后面不是说阴月和阳朗都已经死了吗,那杨春又怎么会遇到阴月,而阳朗又怎么会杀死杨春?”

王三金帮忙解释道:“灵异故事嘛,因为他们是鬼啊!”

白大大道:“他说的时间明明是白天,哪有鬼白天出来的!而且,他这个故事里面有很多时间上面的漏洞,游夏与郁冬星期二在汽车旅馆开房,星期三却只有游夏一个人从里面出来,时间上像是隔了许久,但杨春与万秋的时间却是连贯的,只有一个星期,这四个人之间的时间应该不可能交织到一个星期里,但他们却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相遇了,并且故事交织着发展了,这不是很明显的漏洞吗?还有,星期三那一天,杨春与万秋消失了,只有游夏与郁冬,到了星期五那一天,游夏与郁冬却消失了,只有杨春与万秋……”

我笑着说:“你听得蛮仔细嘛!我这么给你解答吧,有的人,半辈子像是一个星期,而另外一些人,一个星期像是半辈子,这个故事,我是这么设定的!”

白大大有些不服道:“这个故事叫做轮回,那轮回在哪呢?你不能光弄个春夏秋冬阴阳的名字算是轮回吧?”

默默说:“我觉得,那要看这个故事里面的视角了,里面有几个非常关键的视角转换,星期一,视角由宿醉的杨春开始,星期二晚上,由杨春与万秋在汽车旅馆结束,到了星期三,视角变化了,游夏从汽车旅馆里走出来,星期四晚上游夏在痛苦中挣扎,想要改变,却做了个奇怪的梦,然后星期五视角再次改变,万秋从精神病院里醒来,星期五晚上,万秋出现车祸,意识变得迷离,她爬上了公园的一张长椅,星期六清晨,视角骤变,充满了怨念的郁冬从公园的长椅上站了起来,准备回家,最后一个视角转换在星期日的结束,郁冬想要为夫报仇,却因为疲累倒在杨春的床上睡着了,星期一,杨春感觉自己像个娘们一般的从宿醉中再次醒来……”

“简单的说,第一次视角转换是从杨春变成游夏,第二次视角转换是从游夏变成万秋,第三次是从万秋变成郁冬,第四次则是郁冬变成杨春……”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阵子,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他们分为两派,一派是损我的,当然是觉得我这个故事不知所云,另外一派是挺我的,觉得别具一格,要是拍成电影,用一点高超的拍摄手法,再配上点神秘的音乐,效果应该挺不错。

只有我和游子诗没有说话。游子诗呆呆的看着我,眼光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像是陷入了那个故事里。

王三金最先从故事里跳出来:“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气氛好诡异,好冷,我先走了……”

这片充满了生殖崇拜的木桩丛里面确实让人感觉颇有些凄冷。

大家先后都散了,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准备睡觉,游子诗也跟着王三金回到了房车。

夜深了。大家开始进入梦乡。这一夜,似乎比前一夜要平静许多。只是由于我们的帐篷正处在风口,呼呼的风声吹着我们的帐篷布,整夜整夜的发出着一种怪声。

这种怪声让我们觉得特别的冷,纷纷的裹紧了睡袋布,只露出个脑袋。

天亮了。

21年9月1日。星期三。晴转多云。

我们从帐篷里爬出去,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好得要命。

s伸了个懒腰,然后便走到那面小旗子那里陪色狼去了。

没过一会儿,传来了s的惊叫:“将军,快过来!”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冲了过去。

其实她在我的视野之中,我看得到她跪在沙地上的背影。

是我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些。

并没有别的状况发生,只是在原来埋葬色狼的地方,长出了一朵奇怪的黑莲花!

昨天夜里,这奇怪的东西还是没有的,这一夜之间,它凭空冒了出来!

在罗布泊,植物是非常罕见的,出现了黑莲花更是诡异,这东西在世间原本是从来不曾存在过的,怎么会平白无敌的出现在罗布泊呢?

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说得清这到底是一个好的预兆还是凶兆。

还是黑水胆大。他从行李里掏出一副手套,将这朵黑莲花整个的给摘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包上了保鲜膜,装进了一个透明的玻璃器皿里。

我问他:“黑水,你这是干什么?”

黑水笑道:“我师傅是药王,我带回去给他研究研究,说不定有很好的药用价值呢!”

我们便没有多说什么。吃过了早饭,我们从胡杨木桩丛再度出发,找寻走出罗布泊的道路。

那只斑马又跟在我们的车队后面。它来来回回的乱跑。

一整个上午很快过去了,高丂在大家的催促与责骂声中变得更加慌乱了,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我们的车队在罗布泊这片荒漠里胡乱的兜着圈子。

我通过对讲机问道:“高丂,你别急,想起来方向了吗?”

高丂闷闷的道:“老大,我有点犯迷糊……”

白大大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你不是说,罗布泊你很熟吗?”

高丂不作声了。我心里揣摩着,可能他以前根本没有深入过罗布泊的腹地,所以,这会儿才会慌了神。为了钱,他选择了铤而走险,将他和我们这一行人,置入了险境。

我没有去质问他。这个时候质问与较劲完全于事无补了。

我们下了车,连午饭都不想应付了,商量着对策。

我突然想起来手机里面有一个指南针工具,应该不需要网络可以使用。于是我掏出手机,打开系统自带的那个指南针工具,手机先是显示一个类似罗盘的画面,然后立刻不见了,提示附近可能有磁场干扰,请挥舞着手机划动八字校准指南针!

同时还伴有一个如何划动八字的动态图片。

我按着手机的提示,将手机在空中挥舞着八字,挥了好半天,手心里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我停下来一看,指南针的罗盘界面恢复了!~搜搜篮色*书吧,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