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江承回到芳林苑,将房门一关,安置好防护阵盘后,先拿出蜃影术的玉简来往额上一贴。^^%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法诀印入识海,手中的玉简便簌簌地变成了飞灰。

江承已知得传了一门秘术,却没想到这蜃影术竟然是一门小神通法术!而且在练气期就可以修习。

修士在入化神境之前,能够修习的神通术法少之又少,哪怕入了化神境,神通法术依旧一术难求。

青阳宫拿出小神通来传授江承可谓大手笔!难怪云梦瑶那般慎重,既让江承发下不外传的心魔誓,又毁去传法玉简。

江承默默地坐在床榻上,心中十分诧异。

就算阴髓丹是地阶上品丹药,又有顾悬的情面,但还是当不起一门秘传的神通术法作为回礼吧?

但当他凝神将法诀细细读过后,心下有了几分恍然。

蜃影术虽然是小神通,却不是传闻中威力奇大的那一类攻击术法。而是在当地留下虚影,将真身悄悄移往他处的遁术法门,用来保命倒是不错。

但遁出真身并非一蹴而就,留下的虚影也可能被识破,而且遁出的距离最多只有百丈,使得这门小神通使用起来颇多不便。

即便如此,终归是一门神通法术!江承很高兴地想道。假如能领悟剑遁之术,再配合蜃影术,即便遇上高他数个大境界的敌人,也未必不能顺利脱身。

想到此处,他对于修炼剑术益发迫切起来。

拿出天罡海斗阵盘在屋中布下,召出火云剑,灵力一转催动剑身上的符阵禁制往地上一劈,“轰”的一声巨响,火星四溅!

玉石地板却安然无恙,没有分毫伤痕。

江承大喜,这一击只用了三分力,眼见阵盘真的管用,便催动全部灵力,又是一剑劈出!

这一次连房间都震了震,火光散去,房中陈设依然完好。

江承彻底放下心来,盘膝坐到榻上,让火云剑悬在身前三尺,开始演练烈火剑法。

一时间房中火光灼灼,烈焰冲天!

他将神识沉入剑中,催发剑身上的禁制,灌注灵力驱动火云剑进退斩击。

水火交济**修炼时要将水火法门分别放开,本就擅长以神识控制、御使灵力,江承很轻松地从野火燎原一路练到举火烛天,火气蒸蒸、变化由心。

一套剑术练下来,江承却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对。

如此不过是御使灵力的法门,又哪里称得上是剑术?

他沉入神识,在识海中翻阅剩下的三十一套剑术。

与他的灵根相对应的剑法有十一、二套,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适合变异灵根修炼的,比如风雷剑法,大概也可以一试。

但还有一半剑法看上去就无法修炼了!

江承微微皱起眉头。

玉简中应当不会列出无法修习的剑术,那就只能是他领悟有误了!

将火云剑召回手中,江承凝目沉思。

这把灵剑是火属性,练完火属的剑术后,他可以换用水灵剑来练水属剑法,但寻常练气修士有一件灵器在手就很稀罕了,哪可能几把灵剑换着练?想必顾云山也不是这样通过剑修入门关的吧?

“到底哪儿不对?”江承苦苦思索。

他将三十二套剑术来回翻看。随手拿起一套来,“冷月照影剑”。

看到这名目,江承就想到当日顾云山在观澜台的那一剑。霜风凄紧、剑影孤绝!

江承脑中灵光一闪,拍手道:“是了!剑之影!”

“在以神御剑后面还有一句剑与身合!”

江承恍然。他本以为剑与身合的意思是令神识与剑器紧密相连,但神识慑服剑器,仍然是以剑为器,不是剑与身相合!

江承将火云剑握在掌中,闭目放开神识任其游走,观想灵剑的身影。

游走的神识一遍又一遍地在剑身上缓缓滑过,起初只有一股模糊的气息,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起来。

江承耐心地观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灵海里忽然一震,现出了一把剑器的虚影。

虚影还很飘渺,但无疑是一把剑!

江承不敢放松,凝定虚影,以神识百般研磨。

又经过漫长的时间,那道虚影意象由淡渐深,逐渐凝实成一柄式样古拙的长剑!

它与江承所见过的剑器都不一样,狭长的剑身上影影绰绰地流转着一行行古老文字。

江承一个字都不认识,却又觉得似曾相识般、若有所感。

掌中的火云剑蓦地一挣,一声轻鸣,飞入灵海之中,与那道凝实的虚影合二为一!

霎时间如醍醐灌顶!

江承从房中一跃而起,火云剑重新出现在他掌中,心念动处,身体猛地一颤,与灵剑相合化作一道遁光穿房而出!

他御着火云剑在芳林苑上转了两圈,只觉眼底风光、无一不美!不觉发出一声畅快的长啸。

自从来到泰浮玄境,江承还从未如此心情舒畅过。

他又飞得高了些,极目向外眺去,天海广阔,白云苍狗极尽空茫。

江承停下遁光,高踞空中,心里忽然起了一点莫名的悲思,天地如此之大,他却不过是世间蜉蝣。

便在这时,脑海里传出藏真老人淡淡的声音:“你小子真不错,竟然这么快就领悟了剑遁之术。但也别太得意忘形了,你的修为支持不了太久,再不下去,当心摔成肉饼。”

江承在灵海中凝出灵剑虚影时,他就已经在默默旁观了。直到江承御剑飞出,停驻在百丈高空发愣,方才出言提醒。

“前辈说的是,我太忘形了。”江承笑道,连忙收拾心情,从空中飞下。

芳林苑的侍女们早被惊动了,见江承收了遁光现出身影,都有些不敢置信。

她们是青阳宫的外门弟子,均有练气修为,不少人的修为还在江承之上,如今见到江承不过练气三层就能御剑飞空,无不惊羡。

高莹莹也闻讯赶来,她还是那身水蓝宫装,身姿窈窕,向江承娇笑道:“恭喜江师弟得悟剑遁之术。”

她与江承并非同门,以师弟相称是意欲亲近的意思。

江承寄居在云梦瑶这里,当然不会不给她徒弟面子。也一笑道:“多谢高师姐。”

高莹莹眼波流动,盈盈一笑道:“师尊让我向江师弟多请益,谁知师弟一回来就闭关了一个月!”

江承听得好笑,她的言语略带娇嗔,真不愧是云梦瑶的弟子,说话的腔调都那般妩媚。

“江某这点微末道行,如何担得起请益二字。云仙子谬赞,师姐就不要取笑了。”

“师弟太谦。别的不说,练气三层就能御使灵器已经极难得了,更何况剑遁之术。”

虽然练气三层就能祭炼禁制,但通常要到练气六层小周天成型后,才有足够的灵力御使灵器。

好像江承这般,练气三层就有灵器傍身,还得传剑修法门,在高莹莹看来,必定是深受师门器重,所修的功法想必也极其了得。

高莹莹虽然得云梦瑶收徒,在青阳宫的一众弟子中脱颖而出,与得到顾悬看重的江承相比却算不得什么,见到江承御剑飞遁,她心里的艳羡之意并不比那些侍女们少。

江承一时忘形搞出了偌大声势,心里有些懊恼。见高莹莹不肯走,只好请她入内奉茶。

高莹莹哪里会真拿青阳宫的功法来与江承研习,江承自然也不会提他的功法,两下里便闲话起来。

从这一日后,高莹莹时不时地往江承这里来。

她有云梦瑶的谕令,来得理所当然。江承也不好失礼。一来二去,慢慢相熟起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