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厂房空旷无比,除了进口的一点隐约光芒投进,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以郑小池的眼力,要看清厂房里的一切并非难事。

宽阔的厂房四周是废弃的巨大器械,上面锈迹斑斑。中央的位置,器械都被人移开,清理出大面积的空地。此时顾易安正蹲在那片空地中央,手里的paid屏幕发出幽幽的荧光。

“就是这里了,大阴之地。”顾易安扬起头,屏幕的光满映衬着他的脸显得格外诡异。

“你们来我身边,我要布置结界了。他们……也该到了。”顾易安轻声说,他站起身,抬头看向入口处。

顾易安的异能结界是一种很特殊的异能,大多数的任务里他的异能都充当团队辅助角色,刻画增幅阵法,配合其他队员的异能将输出最大化。但并不是说顾易安的异能就没有攻击性,恰恰相反,他的异能攻击能力之强,甚至不亚于牧夏冰的禁断。

今天顾易安施展出的结界,就是他最强的攻击之一,结界名为,白骨成灰。

入口处传来细微的声响,有人来了。

顾易安的结界无声无息的蔓延开,默默在心底倒数了三二一,顾易安的嘴角弯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从这一刻起,整个厂房完全处于他的掌控下。

“三个。”站在顾易安身后的管承忽然开口,他的异能是无间之风,从那些人进入厂房的一瞬间,所有的信息已经藏在变化的风里反馈给管承。

顾易安笑笑摇着头:“是四个。”

“四个?”管承皱起了眉头。

顾易安把手指立在笑着的嘴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黑暗中的结界无声无息的包裹住三人,把他们屏蔽在敌人的视线之外。

到来的不速之客的确是四个,之所以管承的无间之风会漏掉一个,是因为第四个人状态有些奇怪。

他的身体如同液体一样静谧流淌,完美的藏在黑夜里,半点风也没有惊动。

火光惊天而起,一条活着的火龙,瞬间出现在厂房里,蜿蜒盘旋在上空。火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通明,房间里的一切清晰的呈现出来。

不速之客中的前三个人呈三角形站立,封住了入口。第四个奇怪的人消失掉,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们都是黑色的中山装打扮,和管承所说丝毫不差。

火龙在空中盘旋着,高温火焰灼烧着空气发出丝丝的爆鸣声,它扭动着巨大头颅,却并未发现可以攻击的敌人。

“他们三人离开了?”三人中左后方操纵火龙的人开口道。

“不,他们还在。”右方的人吸了吸鼻子,定定的说。说话的是个高大的男子,鼻子如同鹰一样高挺弯曲,眼睛明亮的盯着房间的中央。结界虽然遮住了郑小池三人的身影,却没有掩盖住他们的气味。

“庞杰,攻击那里!”鹰鼻男子一指郑小池三人藏身之处,忽然大喝道。

他们的配合非常默契,几乎在鹰鼻男子喊出话的同时,左后方操纵火龙的男子变幻手势,炎炎灼烧的巍峨火龙呼啸着席卷向了房间中央空地。

火龙的温度高的惊人,在离着它还有十米的距离处,郑小池就感觉到强烈的灼烧感,仿佛周身所处的空气都一同的燃烧起来。

“他们居然察觉到我们。”顾易安略有些惊异,轻声说,却丝毫不见慌乱。

既然被发现了,那么隐藏也就失去了意义。

顾易安将掩盖三人身形的结界撤去,伸手对着呼啸而至的火龙一指,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在前方。火龙庞大的身子重重的撞在无形的屏障上,火星四溅,发出巨大的声响,却不能逾越屏障分毫。

“起!”面对着愤怒咆哮的火龙,顾易安淡淡的念出。在他脚下幻化出一道淡蓝色的光圈,环绕着他与郑小池、管承三人。

淡蓝色的光圈宛若开启了一道门户,从光圈的边沿升腾起一缕缕若隐若现的淡蓝色气流,不断的向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转瞬间,庞大无比的火龙周身已经缠绕满了这种若隐若现的淡蓝色气流。它们就好像一道道细长坚韧的绳索,同时缩紧,将火龙锁住。这种淡蓝色的气流一触即火龙身体燃烧的火焰,就瞬间将火焰泯灭。

火龙入受重击,痛苦的翻腾着身体,疯狂的吼叫着。

“居然是领域类的异能。”暗组织的三名异能者中为首之人,是一名面容清秀举止儒雅的男子,他二十五六上下,皮肤白皙。在他身上很好的体现了君子如玉这个词。

他在那里静静而立,本身就好像是一块晶莹温润的暖玉。

“一组果然卧虎藏龙,你在一组不过是不出名的异能者,却拥有这般难得的领域异能。想来一组的那几名顶尖的异能者,必然是更加强大了。”为首男子向着顾易安微笑着说。

“庞杰。”他对左后方下令,“狂暴吧。”

“是。”庞杰神色凝重的答道,他的异能名为火龙吟,能操纵威力强大的火龙攻击。但同时火龙也反作用于他本身,如今火龙被顾易安的结界束缚住,反馈的感觉让庞杰很不舒服。

得到了为首男子的指令,庞杰咬破右手中指,将鲜血按在自己的眉心。天空的火龙同时在额头眉心出现了一点血红,火龙的眼睛瞬间亮起两点鲜红的光芒,周身的鳞甲根根张开,宛若锋利的刀剑。

火龙瞬间突破了淡蓝色气流的锁定,重获自由。它疯狂的大吼,吐出无尽的烈焰,将顾易安,郑小池三人淹没。但在结界的保护下,三人依旧安然无恙。

“管承,靠你了。”顾易安对管承说,后者瞬间动作,无端而起的风环绕着他,他的动作就好像风一样的轻盈。

“雕虫小技,也来好意思在这里卖弄。”管承冷笑,他的身影急速的冲向火龙,无形的风环绕着他,那是一道道锋利无比的风刃,笔直的切进了火龙的身体。管承所到之处,火焰四散分离。只有几个呼吸间,那条庞大恐怖的火龙已经被管承的风吹散,一道道的火苗落在地上,被结界中的淡蓝色气流吸收掉了。

管承轻轻落在地面,一脸张扬的神情看着暗组织的三人,挑衅的冷笑着。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