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文

麦高到达后院,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阴雨天的夜是不见任何天光的夜,死气沉沉的夜,盲黒的山野仿佛被巨兽一口吞噬。

县衙武器库的夯实木门呲咧着条条板牙,玩家们手中的火把,照天烧灼,在夜风里“呼啦啦”的忽明忽暗,同一个节奏,亮起来如同白昼,暗下去如鬼影憧憧。

总管见“大王”姗姗驾到,这才取出钥匙打开森森大门。武器装备的品种倒齐全,刀枪剑戟斧钺锤叉,列满清单,但是,品质一般,数量也不足什一,满足不了一成的帮众。麦高让王大海和卓冉按照编伍,先紧着骨干,中坚力量发,余众只能等到明日取了媚坞再行配置。

说好的好东东呢,不少帮众瞧瞧自己手中的菜刀锅盖擀面杖,还更新不了啦,难不成精华都在媚坞?为了安抚帮众们的失落情绪,麦高给每个人支了十两银子,并且鼓动说:“为了荣誉,使命,为了家乡的父老乡亲!”

坚定的手势迎来了帮众们稀稀落落回应,炒锅崩豆样的喊,锅没热的那种,“荣誉,荣誉,责任,使命!”没人提家乡父老,玩家们没有家乡概念,声强也不大。

更多人喊:“荣誉,金钱,美女!”真心有力量。

女人们反击,尖尖的声音突兀在空旷的衙院,“神器,帅哥!”

貌像电离振荡,夜色里响起一片嘈嘈声浪,显示出玩家们的吊儿郎当本色。

麦高继续激励大家,提高音量,说,明日打媚坞,精华在媚坞!

“打媚坞!”

“打媚坞!”

帮众们又高昂起来,眼睛里闪出新的渴念。

好吧,明日卯时三刻,县衙广场集合!说完正事,麦高花椒众人道,天也不早了,散了吧,都回家洗洗睡吧。

哈哈哈,一天的紧张,结束了,轻松时刻,今天一天发生的事超过一年的,山阳县整个改变了正在运行的命运轨道,新的政道,新的秩序,新的格局将主导今后的日子,好吧,帮主再见,上帝,再见,女孩子们在一片道别声中喊:“帮主,一起下线睡吧!”嘻嘻嘻。

调戏帮主,罪莫大焉。

验明正身,就地正法。

麦高这厮摇头叹曰,唉,法不治众者乎?

.

翌日侵晨,朝霞先上,把昨夜的雨云抹上色,点上亮,像一个万花筒,摇出紫的,红的,米分红的,金黄的,夹白的云彩,也给睡了一夜的心染上色彩。

太阳发出暖暖的色调,笼罩住苍凉的秋山,干枯而簇显黛青色的竹海。皮肤感觉到的一丁点温熨抵御不了大山的早寒。

媚坞的城门,依山临渊,用山里丰产的片石堆垒,两头衔接住高高峭崖。塔楼,石窗户,垛堞,炳然凸显,旌旗重重的舞摆在冷风里。升起的阳光勾勒出山峦的背影,照在棱角分明的石墙,投影在水中的吊索桥,像一幅整体雕塑。

如约两天前的筹划,众人会师媚坞。

武义,陕油子他们七个人,领一群喽啰兵,原先是匪兵,现在好像还匪兵,迎上麦高,“大王,大王!”

大家上前打招呼。

麦高后面是泱泱的乌合帮众。麦高说,都是弱战,不禁打的,摆放后阵,摇旗呐喊,以助军威。

“大王无需谦虚,”武义扫一眼公平帮帮众,还有不少散人,说:“都弱战?战渣能把县衙端了,县城给占了?”

麦高拍拍老七肩膀,“这不有老七么?”

土匪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老七低下头,嘿嘿,说,哪里有我的事,是大王把金银双枪给撩趴了!

火!金银双枪,那也是响彻江湖上的一个万!好哇,恶人死一个少一个祸害,山涛少一个左膀右臂。

准备!

排兵布阵。前阵喽啰兵,精兵强将,相对玩家而言的。后阵,战1渣,战5渣,战10渣们并集成阵,麦高想起陆重行常挂嘴边的文,复读机的道:“夫死不乱阵,众皆活,活之乱阵,谓死时间,行死地也。”

哇唔!帮主帮主,学问哪,现场竖个小黑板上一课古文吧,我们听不懂哒!

“打仗,不完全靠好勇斗狠,要讲团体配合的,一木易折林难摧,”麦高拼命给大家煽火,“临兵斗者皆阵列向前,阵不乱,你们就能以十当一!”

“唉——”帮众把刚提到嗓子眼的激情卸去大半,“弄最好才以十当一呀,说好的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呢?”

“那些都是书本语言,”麦高毫不留情的一桶凉水泼过去,“你们现在的实力能以十当一已经算不错了,媚坞的守卫都是山涛的精锐,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减少伤亡!”

武义上前叫阵,叫山涛出来相见。武义也算得上原王屋山匪的头脸人物,守卫们不敢怠慢,但是山涛并没把武义放眼里,自恃夸娥子的把兄弟,丝瓜长在窝瓜边——压根不在一个辈(把)上,出了媚坞一照面,便叱责说:“你武义算哪棵大头蒜,一不通传,二不见礼,持械带兵,想造反啊!”

嚯,造反?把武义当做部下了,是挺傲的说。

山涛在人堆里寻摸人,一眼碰上麦高的眼神,“轰”的一声炸裂开,俩人对上眼,都是直觉上的生死之交啊!麦高没想到山涛如此文雅俊俏,山涛不山贼么?怎一个雅字了得,淡淡的旭光里,白衣黑发,衣袂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光洁白皙的脸庞,透析出棱角分明的冷峻,剑眉清晰,高鼻挺阔,绝美的唇形,手持一把雕刻古老纹饰的麂皮折扇,如若不是略显浮肿的眼皮,直比神明降世。

美玻璃坯子!不是投错胎,便是干错行了,但瞧那双散瞳的眼睛,不知昨夜暖房中,颠鸾*倒凤忙几许?

山涛手拿折扇径直指向麦高,点点叨叨,呛一声:“呔那小子,夸娥子不是你杀的吧!”

麦高上一步,不疾不徐,说:“不是我或者是我杀,又若何?”

山涛大眼无光,疲倦未扫,侧脸映照在朝晖里,让左眼看起来像一颗晶莹的宝石,盯麦高一眼,若不是浮肿的眼睑遮挡,还当真的惊鸿一瞥,晨懈的嗓音说:“拿你活动活动手脚,好长时间我这把五毒扇没机会打开了。”

古往今来,凡名者皆装b,稀见不装b者,武夫非要自诩博览群册,书不离手,白天看是夜里看,唯恐别人看不见,文士们则是剑不离腰,单薄的小身板胯下一柄滴里咣啷乱晃荡的重剑,三句话不离武诀,好像下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生死大战非自己第一个出场莫属。面前这厮同样也是个装b犯,天,不论个阴晴圆缺,刮风下雨,季节,也不管春夏秋冬,天冷天热,一把折扇在手中,不是装b难不成是装p?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