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令时间暂停的怀表

与此同时,恶魔塔第七层里黑烟弥漫,偌大的血池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黑雾的源头恰恰就在这里,黑雾中隐约可见一个黑色的人影,他安静地盘坐在干涸的池底,一动不动,恍若死去。在他周围无数黑烟化为的鬼影四处乱蹿却始终不敢飞到他的头顶。他对这些都恍若未闻。在他的头上长着一对尖尖的犄角,漆黑如墨。这是他们恶魔家族的标志,只是以前她不喜欢,所以收去了。但现在,这角却有大用,犄角是恶魔一族吸收灵气的关键,绝对不可缺少。

智普的喊叫他不是没听到,但光一个智普还没资格让他放在心上。他在等,等那些真正的幕后主使出现。若智轩真的死了,那个叛徒也会出现,若智轩没死,那他们就都会出现

“终究还是来了吗?”他喃喃,微微泛红的眼眸也随之睁开,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早该来了。

他意念一动,四处乱蹿的黑雾都停了下来,最终汇成一股,面对着他向地下流去,烟雾缭绕,黑色雾气中出现了无数影子,隐约可见一对对漆黑的犄角。密密麻麻,覆盖了,整层恶魔塔。

烟雾散开,出现了一个个头长犄角,皮肤黑黝黝,头发短而褐,身形不同长着獠牙的恶魔。他们虽姿态万千,但无一不是面对着池底的之人,匍匐而下。看了看眼前密密麻麻的恶魔大军一眼,他默然起身,这些造魔虽然忠诚,但毕竟不是真正恶魔,只是魔奴罢了。瑾羽却不尽然,他是造魔中的血品恶魔,不管在哪方面已经丝毫不弱于一般的高级恶魔了。甚至尤有胜之。

他缓缓起身,面无表情,漠然道:“随我去会会他们。”说着便率先向出口处飞驰而去。众恶魔待他走出一段距离后,才从后面缓缓跟上,没发出一丝动静。

转过第六层,然后是第五层,黑压压的恶魔军团沉默的异常压抑。最后他缓缓停在了从第三层到第二层的入口处。他手一辉,一把和犄角同样漆黑如墨的长戟便幻化到他的手中。

他眼光微暗。天心,再见了。随着便忽然凛冽起来。智轩,还有那个暗中之人,来偿命吧!

“放开那古兽的封印。”他吩咐到。

随即便有一个恶魔脱离队伍向第二层走去。它身形比一般的人族要高大好几倍,走起路来仿佛地面也在颤动。

那只古兽来自上古,谁也没有见过,也不知为何而被锁在这里,古籍记载,这是恶魔族的护族魔兽,毫不弱于饕餮,穷奇等蛮荒古兽,但再厉害的生物也有消亡的一天。于是恶魔族便封印了它的所有生命气机,让它的生命在那一刻定格。为的就是这一天。

恶魔族的祖先希望在恶魔族面临灭族大祸时,这古兽能助他们逃过一劫,他们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不过,可惜这古兽,本就是将死之身,这次解开封印后恐怕就要真正死去了。

封印渐渐开启,尘封在远古的记忆逐渐苏醒。在那个神与人共存,妖与魔乱舞的时代,不断的征战和厮杀就是这些古兽的宿命。

嗷呜~

声震人耳,在整座恶魔塔中回荡,连绵不绝。似回响,又似在诉说着沉睡万年的孤寂。

一觉醒来,物是人非,一觉醒来,江山已换。仿佛万年前的生死与共,只是一场秋梦。昔日的故人都已故去,万年的美梦被打破,徒留一声叹息。

魔族的古祖是蚩尤,当年魔族也曾兴盛一时,丝毫不亚于人族。当年的战争本就是种族之战,成王败寇,哪来的什么谁是谁非呢?所以,可以说魔族的没落从蚩尤战败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雪域滔天惊魂梦,一朝梦醒泪空流。

漆黑如墨的上古魔兽。头长巨型犄角,上面天生就生有魔纹,身型似牛,身高百尺。脚踏幽冥寒冰,头顶地狱鬼焱。尾部似蛇。目如铜铃,红如火[表情]。身披麟甲,背生双翅。奇异非凡。即便寿元无多,也丝毫掩不去那种天生的王者之气。它目如星火,浑身散发着无匹的战意。许是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战,它格外珍惜。

昂嗷~

忽然,塔外传来了另外一只巨兽的声音。激荡入云,听其动静,绝不弱于它。

上古魔兽听到这声吼叫,忽地抬起头来,眼中的光芒更胜了。如果他没听错,它的宿敌来了,看来一场惊天大战在所难免。

自古神魔便是对头,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互相冲突,可以说,天生就是敌对的。

若没猜错,来者是神族的守护神兽——玉湘。

正朝恶魔塔赶来的初云和瑾羽也听到这声音了,他们远远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在远方吼叫,身似麒麟,头生玉角。脚踏祥云,头悬苍月,声音直上九霄,崩破万里游云。初云大惊,这不是越族封印的古兽吗?

传说这古兽是真仙留下的,为了守护越族,帮越族挡过大劫。可惜当年智轩来的突然,族人没来得及放出古兽。

现在这古兽却出现在这里。初云一合计,觉得坏了,便催促瑾羽赶紧走。

“玉湘都来了,那先前的那声兽吼莫非是——余桀。”

玉湘和余桀在万年前就是敌人,应该说它们与神魔两族一样,天生就是宿敌。

原来智轩当年到越族,就是为了玉湘,他们自知不是余桀的对手,便到越族找到了玉湘,想利用余桀与玉湘之间的仇恨来对付余桀。

果然,仇敌相见分外眼红,余桀[表情]怒吼一声,踏着沉重的步子冲了出去,原来恶魔塔那巨大的木门就是为它准备的。

上古魔兽果不一般,它冲到第一层却丝毫不为幻阵所阻,直接冲了过去,把智普吓了好一跳,他以为是杀阵启动了。

虽然不是杀阵启动了,但却比那更恐怖。智普虽然没有直接撞上它,却也被它发出的气机击中,横飞了出去,在空中吐了一口鲜血。

待余桀冲过,他仍心有余悸。恶魔塔中竟有这般异兽!

余桀冲出去后便直接与玉湘对上,它们犄角一撞,地便一颤,尾巴一扫,无数植被土丘便被夷为平地。整个七庐山都在震动,一时间山崩地裂,无数平民被山石掩埋。金山村也不例外。

许是怕造成大乱,两只巨兽打了一会儿便转战空中了。余桀浑身缠绕着黑色的电芒,玉湘则纯白光雨绕体。天空中光线明明灭灭,两只古兽仿佛各自顶起了半边天。

恶魔出现,在地狱火壑旁集合,人间寂寥,萧瑟的难道只有秋天?

魔王站在众恶魔的前端,手执漆黑宝戟,眼睛直视着枯木丛生的方向,那里有神秘的东西正在浮出水面。他眉头紧锁,眼神却愈发坚定。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