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

完了完了,又开始抢用某狐狸的口头禅了。这可不是好习惯,要改!一定要改!姬雪歌在这边暗暗下定决心,完全忽略了正在恼火的小狐狸,暗自担忧的书,以及一直被忽略的正豪。

“雪儿,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赶紧追上你而已……”那可怜的小表情,就差把他的两根食指戳在一起,然后低头露出自己的包子脸了。

然后,他就荣获了姬雪歌,小狐狸以及琴,棋,书,画这几位的白眼各一枚。虽说琴,棋,书,画他是看不见了,但是那种阴冷的感觉确是不假。其余几人一起在心里平台上暗骂道:“有话好好说吧,买什么萌啊?卖萌可耻懂不懂?!”

“在我面前炫耀你的速度很有意思是不是?分明已经说好了的,你们还是怀疑我!你们要是怀疑我的话还不容易?我自己走不行吗?”姬雪歌的声音里渐渐的染上了哭腔,好像正豪做了什么“惨绝人寰”、“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正豪虽然感到委屈,毕竟自己只是说话声音大了一点,跑的快了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得罪她的呀?不过,对于男人来讲,女的只要一哭,除非是铁石心肠,否则谁都会没有办法。再者说,他只是一个佣兵而已,哪里应付过女人?还是这么一个“蛮横”的小姑娘。“不是,雪儿,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一定就是有意的了!”

此时,姬雪歌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是像极了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用她“老家”的话来说就是大小姐脾气,无理取闹,傲娇!不过,很明智的,她才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承认呢。她又不是没事干找虐。此时知晓她内心想法的小狐狸一众皆是齐齐的翻了个白眼:鄙视你╭n╮(︶︿︶)╭n╮!成天光知道说自己怎么怎么样,真是越描越黑。

只能说所谓的心灵感应真心不怎么好用,所以,这些吐槽的家伙也就只能悲催的承受着某人的冷眼。“你们心里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少在背后议论什么,小心我把你们全都给烤糊了……”姬雪歌冷冷的威胁着他们,不过只是在心里,表面上可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这个可怕的家伙根本就不是自己一样云淡风轻,这要放在她原本所在的世界指不定就能去当一个演员了。

其余几“人”齐齐的打了个哆嗦。感觉自己好像招惹了什么绝对不能碰的东西。恨不得赶紧跑掉!越远越好的那种。

“雪儿,你怀里的那只狐狸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叔叔这里可是有水系魔法师的哦,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具体的作用,不过这宠物也是魔兽,生病的话应该就是快要活不了了。”正豪真可以说是体贴入微,再者小狐狸也没有姬雪歌那种演技,所以在他一打哆嗦的时候正豪就已经发现了。因此,可怜的某位大人就被比喻为“快要活不了的魔兽”。

“你丫才魔兽,你全家都都是!你这个愚蠢的人类,本大人怎么可能是……”

“墨,可你真的是一只魔兽没有错啊。”敢问画是什么人?那可是专门打击狐狸的,咱可不怕你什么的。

小狐狸无比气愤的挥着自己的小爪子,虽然比不过没有什么用。“那本大人也不是一般的魔兽!”

姬雪歌见状颇为严肃的点点头,“嗯,没错你是二班的魔兽。”说完还故作安慰的摸了摸,某狐狸的脑袋。嗯,不错,毛挺软的,少了还会蛮可惜的。这话,众人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但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一路无言,走在前面的正豪确实感觉世界终于太平了。之前为什么一定要招惹这个小祖宗啊!简直就是作死!

都说鸟为食死人为财亡。事实还是告诉我们做人不要太贪心,否则怎么会自己惹上大麻烦。有时候这种麻烦可能会让你避之不及,有的时候可能会让你,最后便宜没占成反倒自己却变得身无分文,有时甚至还会关系到生命。

就这么一路走着,明明是简简单单一条路,却让正豪在这么短的距离中,就明白了这么一个深刻的道理。所以说,人只有在强压之下才能成长,若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温室里的花朵,那么风雨的摧残,岂不就能毁了整个世界?

好吧这事先不说这些。两人一狐就这么前后走着,直到见到了数十个帐篷,才停下脚步,正豪转身看向身后的姬雪歌。用着好像是一种名为炫耀的语气,对姬雪歌说道,“怎么样?你正豪大哥带出来的佣兵怎么样,还好吧!”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都是他这一动作取悦了姬雪歌。先前还觉得这人有些贪图小便宜,不过现在瞧着这人还算憨厚老实。虽说都是炫耀,但是这样的炫耀方式可以说是——幼稚。怎么说呢,就像小孩子来邀功似的,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贪图小便宜,却已经是无伤大雅了。

于是瞬间对眼前这人的好感度上升了近十个百分点。毫不吝啬地向他扬起了微笑,扫射着眼前数十个帐篷。这就是佣兵们出行任务时的营地,整齐划一,由此便可看出他们的专业程度。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往往有时候那些细节才是成败的关键。嘴角含笑微微点头。这也是证明了对自己身边这位队长,对眼前这些佣兵的专业的认可。

而正在被她默默夸赞的这位队长,确实因见了她的这抹微笑正在陷入沉思,自古至今,美人儿向来都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人儿不笑,人们只会觉得,她是女王,她很骄傲,她冷若冰霜,只能从远远的地方去奢望,去观赏。这便可以说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若美人儿常常嘴角含笑,你们会给人更平添一种亲近之感,让人不由想去接近,想与之交流。不论哪一种都是一些极致的美,是人们对美的欣赏,而反观眼前这个少女——五官,身姿,却未完全展开,因此少了一种妩媚的气息,却又平添了一种青涩的韵味。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