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男友一起洗澡

整个京城都知道,八贤王二子赵彧被皇帝罢了官。乐-文-

外面满城风雨,赵府却一片悲寂。

萌清再那一刹那的心痛之后,便昏了过去,到现在都没醒。张大夫来看,说是急火攻心,不碍事。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不醒,大概是冲击太大还没有缓过来。得到确信的展林总算松了一口气。

而在所有人都非常的悲痛不安的时候,赵彧却非常的冷静。

将周少宁身上的汗渍和污秽一点一点的仔细擦干净,然后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同时将床上的一应物件全都换成了冬天要用的。

周少宁面色平静的躺在床上,除了那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庞和那毫无温度的身体外,他就像睡着了一样。

只用了几个时辰,展林便准备好了一方异常宽大的棺木。

而赵彧则将周少宁好好的包裹在温暖的棉被里,连带着床上的一应物品,全部原样搬进了那方大棺材里。然后他轻轻的在周少宁已经冰冷的唇上吻了一下,接着便亲手将棺木合上,之后让展林将整个屋子的空地上全部摆上半人厚的冰砖,将门窗墙上全部钉上厚棉被。

然后亲手,缓缓的将房门锁了起来。

赵彧始终坚信,周少宁不会死。

因为他有德安。

在经历过上次的撞鬼一事,赵彧便深信德安并不是一只寻常的鹦鹉。而周少宁,更不会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

所以赵彧不信,无论德安在哪里,他都要把那只鸟抓回来。如果他的血可以救回周少宁,他不介意将它直接杀了。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赵彧发动了他所有的力量,将京城整个翻了个底朝天,天天有人拿着画像去各种饭店的后厨,农家的院子到处翻。

这一次的动静大的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老百姓不知道赵彧发了什么疯,刚刚被罢了官,不好好在家闭门思过,却满城的找一只鸟。没人知道为什么。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过去了,赵彧不但没有放弃,甚至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变本加厉,不仅排出自己所有的人手,还挂出了各种各样的悬赏告示。

但有一个条件,必须要活的!

据说这只鸟的悬赏价已经高到可以买下京城最繁华的一条街了!

原本冷静的赵彧也越来越焦躁。虽然他想了一切的办法将周少宁的身体保存起来,但毕竟还是有个时间限制。他又不能用药,怕对周少宁的身体产生什么负面的影响。他要的不是这么一具身体,而是那个活生生的周少宁!

时间越久,他就越焦虑。天气越来越热,原本三天换一次的冰砖,现在一天换一次他都心惊肉跳。

他也不敢将棺木打开看看周少宁现在的样子,害怕让自己绝望。只是心中还是抱着希望,只要找到德安,找到那只鸟,一切都可以好起来了!

整整半个月,京城被赵彧搅得天翻地覆。有人说赵彧是被罢了官,已经自暴自弃开始学着那些纨绔子弟玩些不着调的东西,有人说赵彧是怒极攻心已经疯了。

说什么的都有,但还有一种声音说,是因为赵彧府上那个跟他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门客,突然暴毙了。而那只鸟是那个门客最心爱的宠物,所有赵彧要把那只鸟找回来留个念想,也有说是为了给那个门客殉葬的。

但这种声音很快就被人否定了:“不可能,我上次听我们隔壁邻居的二舅说,赵公子跟那门客现在好着呢,都睡一个屋了!”

众人不屑:“你二舅怎么知道?”

那人一脸骄傲:“虽是我邻居的二舅,也相当于我的二舅了。他可是专门给赵府送新鲜菜的!上回跟门上的小哥随口打听的一句,那小哥直接就捂住了他的嘴巴说:‘可别乱说,我们先生好着呢!你再乱嚼舌根子小心我们大人打死你!’你们可看看,要是真死了,府上不得挂白灯笼啊。可我看那赵府这半个月正常的很,哪里像是死了人的?”

众人虽然对他那一脸骄傲不解,但还是纷纷点头。却是,真死了的话,按赵彧和那门客的关系,怎么着也得吊唁一下的。虽然这话说出去不好听,但听说那赵公子为人可是最不在乎名声的。

外面传的热火朝天,府里却是萧索无比。所有能动的人,全部都出动了。只留下萌清在府里照顾赵彧,因为展林实在不放心。

赵彧这种状态,展林觉得他快要崩溃了。但是有一股力量,一直支撑着他,他不敢倒下,时间真的不多了。

第二十天,依旧一无所获。

赵彧开始在周少宁的房外来回不停的走动,整个人焦躁不安。

第二十五天,还是没有消息。虽然有很多人送来了他们所谓的鹦鹉,可是萌清只看了一眼,就让人把他们轰了出去。他虽然跟德安接触不多,但德安给他的那种神秘的感觉,只一眼便可以确定。

第二十七天,赵彧已经开始不吃不喝不睡了,只是站在那,死死的盯着那扇被他亲手锁起来的房门。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赵彧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门。

因为就算他们保护的再好,周少宁也熬不过一个月。

现在已经快到极限了。

赵彧想进去看看,能不能在这最后的时间,好好看一看周少宁。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内心是怎样的感觉,空荡荡的,没有悲伤,也没有思念。整个人有些恍惚的不知所措。

虽然周围全是冰砖,赵彧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气。一点一点,靠近了方中央的那方宽大的棺木。

棺木的木纹依然清晰可见,上面人工穿凿的痕迹依旧很明显,看得出是匆匆而制,所以并不精细。

摸着不太平滑的棺盖,赵彧有些茫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把他打开。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是周少宁那张依旧毫无血色的脸,还是更加的惨烈的一番景象?

他想起第一次跟周少宁见面,见到那双眼睛,便被深深的吸引了。确实,最开始是抱着利用他的心态,想着这小小的少年,说不定能在某个时刻,帮自己一个大忙。

可是渐渐的,赵彧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了。似乎他装着装着,就把自己的真心装进去了。

那个少年的一颦一笑,喝醉时放肆的举动,睡着时安静的脸庞,在外捣蛋时候弯起的嘴角,在开封自己被人刺杀时毫不犹豫的挺身相救。回想起来,似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陷入危险,周少宁都会毫不犹豫上前。那种被人珍视,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娘亲。

于是他深深的陷进去了。

以至于后面再也不能忍受别的人多看他一眼,再也不能忍受他心里还想着其他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都会选择无条件的帮他,就连——就连他想害自己,也舍不得责怪他。

大概是一开始便有目的的接近,便在心中存了一丝愧疚吧。

也大概是,已经被发现了自己一开始肮脏的想法了吧?所以才会这么报复自己。

都是债啊——

赵彧忍不住叹息到。

在周少宁被放进棺木的第二天,赵彧就知道了为什么周少宁好好的,会突然出事。

何春给他递了一个消息,说自己被赵芒抓住了,原本已经拷问了好几天,却突然像已经得到了自己所想的东西一样,就将他放了。

而且是完完全全的放了,放他自由。没有追兵,没有监视。何春知道,自己是真的自由了。所以他听到赵彧出来的消息后,立刻找人送来一封信,告知了自己的情况。

那时候,赵彧便知道,是周少宁用自己的命,从赵芒那换了他的命。

稍微闭了眼沉思了一会儿,赵彧再睁开眼时,已是一片清明神色。

手上一用力,随着一声木头摩擦的声音,棺盖被赵彧整个扔到了地上。

再见到里面的情景后,赵彧呼吸一窒,然后心脏开始疯狂的跳动!随即,整个赵府便听到赵彧撕心裂肺的笑声。

因为——棺木里,没有人!

里面除了一些棉被,连周少宁的影子都没有。

周少宁的身体,消失了!

而这房门是赵彧自己亲手锁起来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打开。

所以周少宁的消失肯定和德安脱不了关系,难怪满世界的找它都找不到,原来早就不在了。既然德安出手了,那赵彧可以肯定,周少宁的状况肯定不会比最开始的时候差!

赵彧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仿佛一瞬间就从迷惘的状态苏醒过来,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事了。

毕竟,找一个人,可比找一只鸟容易多了。

而在不远处的萌清突然听到赵彧的笑声,吓的面色惨白,扔下手里的东西就朝那边跑去。

可是到了门口,却又不敢进去了,他怕,怕自己看到的景象,会让自己痛苦不堪。

赵彧听到声音,转过头,对着萌清咧嘴一笑,吓得萌清背后的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

这么久了,他从来没见过赵大人这般笑容,太渗人了!

“萌清,召集所有人马回来。”

“做、做什么?”

“去把你家先生抓回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