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炮打你到天亮

第六七二章古怪巨茧

朱童几人震惊地看着山洞中惊人的一幕,因为此时的叶余仿若成为了漩涡的中心

此时的山洞中气流疯涌,灵气旋转成漏斗状直接钻入叶余的身体

此时,叶余的体内干涸的元力在吞吸到灵气后如同点燃了火苗的干燥枯草,竟疯狂的涌动了起来

这涌动的元力流在叶余的身体中竟翻滚了起来,而且如同翻滚巨浪,越发汹涌

然而就在叶余体内元力汹涌澎湃到了一定程度时叶余体内那疯狂涌动的元力流中竟然生出了一缕金色的元力,然而不待这金色元力壮大时一缕黑色的元力突然出现了

“这这”看到这一幕蓝兰几人目瞪口呆了起来,然而随着山洞中的灵气都被叶余的身体给吞噬了朱童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危险性。【全文字阅读】

他脸色凝重地看着玫瑰与蓝兰问道:“玫瑰,阵法之道的造诣你比我强,你赶快布置一个威力强大的隐匿聚灵法阵,不然这里的异状很容易就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听到朱童的话玫瑰脸上露出惊色,不过她还是立即动了。

只见他玉手轻抬,五指齐动,捏着古怪的手印,而山洞墙壁处开始浮现出一层透明的光膜

这光膜一出现后其上符文闪烁跳动,一丝丝神秘的力量从上散发出来

感觉到玫瑰开始布置出的这隐匿聚灵法阵的威力后朱童与蓝兰皆是惊讶地看着她,他们没有想到玫瑰在阵法造诣竟然这么厉害

半个时辰后

玫瑰光洁如玉的额头渗出了一层薄汗,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虚弱无力,松了口气地道:“终于布置好了。”

“玫瑰姐,没想到你布置法阵竟然这么厉害”蓝兰在玫瑰彻底布置好法阵之后小跑到玫瑰面前一脸崇拜激动地说道。

“修炼之余,闲来无聊就多琢磨阵法,所以在阵法上有点感悟。”玫瑰浅浅地笑了一下,道。

“这道阵法也不能保证我们不被发现,不过融神境以下的修士应该不会发现我们。不过通神境以上,我就没有保证了。”玫瑰犹豫了下,继续道。

听了玫瑰的话朱童与蓝兰脸色微凛,不过随即朱童便沉吟道:“融神境之下不会发现应该可以了。”说着他好了一眼山洞缓声道:“这里地处偏僻,少有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通神境大能经过此处的可能性极低。不过我们还是要留意一下。”

“嗯”玫瑰与蓝兰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山洞里的气流漩涡消失不见,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但是令玫瑰朱童蓝兰三人怪异的是叶余竟然结茧了

是的

结茧

他结的茧通体呈黑,金,白三色,竟然足足有一丈之长

这让玫瑰几人很是怪异。

不过一时间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有静观其变。

“呃”突然山洞里响起一声睡醒时的呵欠声,朱童几人顿时转头看去,却见躺在地上的牡丹竟然缓缓地坐了起来。

“牡丹姐你醒啦”蓝兰一看到牡丹坐了起来当即身子一跃如欢快的鸟雀一般飞到了牡丹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神色疑惑的牡丹惊喜道。

“我们这是”牡丹扫了一眼眼前陌生的环境皱眉疑惑道。

“我们已经安全啦现在在龙山城内地的一座小山的山腹之中,玫瑰姐已经布下了匿神敛息聚灵阵,通神境之下是不会发现我们的啦你就好好在这儿养伤吧”蓝兰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说了一番,随即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停了下来,转头盯着牡丹上下打量了一下,担心地问道:“牡丹姐你的伤”

牡丹听后微微一笑道:“我的伤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对了,叶余呢他怎么样了”说着她眼睛一转扫了一眼四周不见叶余的身影,当即脸上一急,担心地地问道。

蓝兰见牡丹如此紧张叶余,本想调笑牡丹在意叶余,但是看到其脸上的着急担忧之色只好作罢,耸了耸肩,转头瞥了一眼旁边不远处地面上的人形巨茧撇了撇嘴道:“你自己看吧。”

牡丹看了一眼蓝兰丝毫没有担心着急之色,当即狐疑地看了一眼玫瑰朱童几人,在二人微笑的对视下牡丹顺着蓝兰转头所看的方向看去。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枚丈许之长深灰金色的人形巨茧

“他”牡丹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人形巨茧疑惑地问道。

“恩是的,牡丹姐,叶大哥他受的伤有点重,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且就在两个时辰前,他身体在吸收了大量的灵气能量后就结了这么一个怪怪的茧,然后就一直到现在。”蓝兰主动地将事情的经过大概地解说了一遍。

牡丹听后快速地站了起来,其身子不稳摇晃了一下,蓝兰见状立即扶了她一把。

站稳后,牡丹松开了蓝兰的手缓缓地走到叶余所结的巨茧旁边,其神识缓缓探出向巨茧靠拢。

结果让其震惊的是当其神念一靠近巨茧时就被一股柔软但却劲力雄厚的弹力给弹了开来。

其眉头猛然一皱,当即再试了一次,结果一如之前。

“我们已经试过了,叶余所结的巨茧有些古怪,我们靠近时神念越用力反弹也越强。好像这枚巨茧具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似的。这样看来,叶余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朱童见牡丹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当即开口道。

“我想这应该是叶余所练特殊功法在其重伤时所具有的某种自我休眠的一种自我休复的方式”玫瑰皱着眉,眼睛盯着巨茧迟疑道。

见朱童蓝兰牡丹几人疑惑地看着自己,玫瑰扫了一眼几人解释道:“以前我就听说过有一个人重伤垂死之际化身为蛹,陷入沉眠,人们都以为他死了。结果半年后那人竟然破蛹而出,活了过来。所以我想,叶余现在的情况虽然和我所听说的不一定完全一样但是应该也差不多”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脸色古怪了起来。因为结蛹结茧发生在动物身上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但是发生在人的身上就奇了。

不过此时众人对叶余所结巨茧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在一旁一边看守着一边各自休息打坐以恢复到最佳状态。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