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被撞开子宫红肿0

城南商业城的项目,进入停滞阶段,韦连辰从城市规划局得到一些小道消息,但他知道这个项目流产了,前期推广运营砸入的资金算是白费了。

张捷递交了城南商业城项目的亏损表,给韦连辰后便退出了办公室。

韦连辰在心里把韩少城给咒了个半死,原以为自己从他手上抢到了个发财项目,他竟然挖了这么大个坑让他跳。看来韩少城是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才干脆地从最后的竞标阶段退了出来,看来韩少城在洛城的人脉,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广,他不得不佩服韩少城的商业眼光。

韦连辰接了个电话后脸色变暗,立刻按了内线,让秘书备车。

城郊的一家私人医院,伍雅惠独住一间病房,她头上缠着纱布,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她以为,这一次她死了,却可悲地发现,她还活着。

韦连辰之前对她有多么的*,那么现在对她就有多么的狠。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就是个*。

伍雅惠很清醒的一点就是,那天她被人陷害了,可是没有人相信她,韦连辰更不信她,因为他更信他亲眼所见的。

都说韦连辰是个阴狠毒辣的人,她认为的确是,并且他还是个自负,骄傲,心理有些*的男人。

准确地来说,从那天开始,她就被囚禁了,她不知道她被关在了哪里,她想逃都逃不出去,窗户被封死了,连阳光都照不进来。

韦连辰每天都会来看她,自然免不了一场折磨,他在一遍遍要她的同时,嘴里不停地骂着她下贱。

身体的折磨她都能忍受,只是没想到韦连辰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蛇,放进屋子里,到处都是,至少有十几条。

她从小就怕这一类的软体动物,平时连黄鳝,壁虎,都害怕。在超市里看见玩具蛇都要把她吓个半死,现在要她面对这些活的蛇,她都快疯了。

从放蛇进来后,她就被吓得不行,精神高度集中,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然而既使她再怎么注意力集中,蛇弯扭着朝她去的时候,她还是吓得慌了神,抱头乱窜,可她感觉到脚上有冰凉的东西在缠绕时,她低头一看,立马尖叫,转身便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韦连辰是和魏雪梨一起来的,伍雅惠看着他来,终是哽咽出声,“韦连辰,你放了我吧!求你了,我受不了了。”

韦连辰只是轻啍一句,“你以为你闹自杀就能解决问题。”

倒是魏雪梨满是心疼地对她说:“小惠姐,你有什么想不通的要这样虐待自己,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也可以找我这个好朋友说啊!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大家都喝了酒,我们都知道你的为人,你平时是做不出来这样事情的。你也别再这样动不动就闹自杀了,毕竟你再怎样闹辰哥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魏雪梨说完后还脸红地看着一边的韦德辰。

伍雅惠把魏雪梨的表情尽收眼底,冷笑地看着她,真是会说话啊,说自己酒后乱性,以死来逼韦连辰原谅自己。

<!--div 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