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此时已是黄昏,众人昏迷的时间都不短。昏黄的阳光将众人的影子拉扯的长长的。

直到现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儿,万林才问道:“已经……结束了?”

“嗯,看来是这样的。”青雉也有些感觉怪怪的。

郭思颖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这一此是白来了。”说着,看了看童瞳。

石敬德小声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郭思颖diǎn了diǎn头,转身就准备走。

“等一下。”沐离说道,然后转身,冲黑水霜月等人道:“你们先回去吧,我随后就道。”

“不。”黑水霜月坚定的拒绝。

沐离摸了摸鼻子:“好吧。”然后看向青雉等人,“总队长,你们先走吧,我等一下就回去了。”

青雉diǎn了diǎn头,然后看了一眼郭思颖等人说道:“你自己小心一diǎn。”

等青雉四人离开,沐离才看向郭思颖说道:“帮我给你姐姐带个话,这就是我们的诚意。”

郭思颖还没反应过来,沐离就抛了一个青色的盒子过来,正是青龙给他的那个。

“这个盒子……”郭思颖疑惑的问道:“不是假的么?而且你好像还给青龙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青龙离开的时候塞到我手上的。”沐离耸了耸肩,“而且还留了一句话,多才能力者同时向盒子里输送异能,盒子就会打开。”

郭思颖轻咬下唇:“流风大帝的传承,为什么会让给我们?”

“没什么为什么,只有值不值得。”沐离淡淡的道,“我把盒子藏起来,只会让我们增加一个高手。但是给你的话,我能得到的,远比制造一个高手要多得多。”

“你的话我会带到。但是我可不会感谢你!”郭思颖说完,转身就走,石家兄弟赶紧跟上。

目送着郭思颖和石家兄弟走远,沐离才转身,看着黑水霜月笑道:“好了宝贝儿,我们走吧。”

回到学院,和青雉他们聚了聚,拒绝了自己的那一份任务奖励之后,被黑水霜月拉回了她的宿舍。

进了宿舍,不管一脸惊讶的楚文婷和慕容随心。低着头的黑水霜月直接把沐离拽进了自己的房间,用腿关上门,把门反锁,然后直接将沐离推倒在了床上。

沐离感觉黑水霜月的状态有些不对,起身问道:“霜月,你……”话还没说完,就被黑水霜月扑倒在了床上,不等沐离再开口,黑水霜月就有些疯狂的吻上了沐离。

一室皆春……

良久之后。

沐离抱着仍然在喘着粗气的黑水霜月。在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同时,心中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黑水霜月显然有些疯狂,要了一次又一次,一旦有一diǎndiǎn力气就立马向沐离索吻。极力的取悦沐离,做的时候叫声声嘶力竭。直到现在,已经是午夜了,两人足足疯了五个小时!

沐离抱着黑水霜月。摩擦了一下黑水霜月光华的雪背,温柔的问道:“怎么了霜儿,你……”

话没说完。沐离就觉得怀中佳人的身躯在颤抖,急忙抬起黑水霜月的脸,沐离惊讶的发现,黑水霜月竟然在无声的流泪!

“霜儿你怎么了?”沐离焦急的问道,但是无论沐离怎么问,黑水霜月都只是在哭泣,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之后,等黑水霜月哭够了,才趴在沐离怀里,揉着通红微肿的眼睛小声的道:“对不起,沐离……我……”“我”了好久,黑水霜月还是没说出下文。

“没事的,”沐离温柔的道,“说出来吧,对我你还不了解么?”

黑水霜月沉默了一下,小声的道:“不了解。”

沐离一愣。

黑水霜月向上挪了一下,抱着沐离的手臂,将他的手臂加在自己胸前挺拔的雪峰中间,看着沐离说道:“不了解,我真的不了解你。”

沐离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静静的听着黑水霜月说。

黑水霜月贴着沐离的脸,小声说道:“我发现我真的一diǎn都不了解你,沐离。当我知道我喜欢你的时候,我好迷茫,但是当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时候,我是很高兴的,因为我不用再迷茫下去了。在我自认为了解你的时候,你的实力开始了飞快地提升,几个月的功夫,我就比不上你了。在我自认为了解你的时候,你的一举一动在我的眼里都充满着谜。我是别人眼中的冰主,在他们看来,我的一切可堪称完美,但是我在你这里却找不到一丝的优越感。”

再次将沐离抱的紧了一diǎn,黑水霜月动了一下,用额头靠着沐离的侧脸,在沐离的耳边轻声诉说着。

“你的战斗方式很特别,从哪里学来的?你的实力提升的好高,为什么呢?除了小雪和爱莉丝,还有随心、童瞳、武狂,就连师老师也是,他们怎么都这么喜欢你呢?你为什么这么花心?猫猫为什么会跟着你,你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呢?你怎么突然学会了战化,从谁那里学到的呢?你开始和天烈盟的人,和程思琪见面,你们说了什么呢?为什么要单独说呢?还有郭思颖,为什么把流风大帝的传承给他,你和她姐姐程思琪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呢?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么喜欢你,就连学着小雪离开你都做不到呢……为什么?你告诉我啊沐离!为什么?!”

黑水霜月的声音逐渐变得激烈起来,最后几句几乎就是用吼得。眼角再次溢出了滚烫的泪水,双手捧着沐离的脸,转向自己,声音一下子变得虚弱而沙哑:“为什么呢,沐离,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现在这个和我有了最亲密关系的男人究竟是谁?他是谁……为什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陌生……你告诉我啊……”

黑水霜月紧紧地抱着沐离,泣不成声。

沐离终于知道黑水霜月究竟有哪里不对劲儿了。

都是因为自己。

都是他的错。

沐离也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了。

自己什么都做了,但却什么都没说。没有说,难免别人会多想。别人怎么想沐离不管,但是沐离忘了还有一些人,她们总是在自己背后默默的支持自己,却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就这么跟着自己经历一次次战斗,经历一次次死里逃生,哪怕是重伤也没有向自己抱怨一声,没喊过一声疼。

沐离抱着黑水霜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等黑水霜月变得有些平静的时候,沐离轻声道:“对不起,霜儿,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沉默让你对我充满了不安,是么?”

黑水霜月闭着眼睛,沙哑着声音,小声道:“每次一有机会,我就会粘着你,因为害怕,害怕你会突然消失,害怕我们会突然变得陌生,害怕我会跟不上你的步伐,害怕你把我甩在身后,一个人前进,把一切都扛在自己身上……”

“对不起,霜儿,对不起,都是我没想到你的感受。”沐离轻轻推开黑水霜月,注视着她闪着水光的美丽眸子,轻柔的道:“但是,请你相信我好么,我要做什么,现在还不能说,但是有一diǎn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我准备创造一个势力,一个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些相信我、跟随我的人过上好日子的势力,不让他们再为我担心受怕的势力。我们会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势力范围,我们想干什么都行。”

沐离抱紧黑水霜月:“请你相信我。”

黑水霜月颤抖着抱着沐离,吻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黑水霜月突然小声的道:“沐离,我还要……”

沐离一愣:“你还行么……”

话又没说完,就又被黑水霜月堵上了嘴……

第二天早上。

嘭嘭嘭!

“开门!沐离!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我一定要杀了你!”

大清早的,慕容随心就在狂敲黑水霜月的房门。

过了一会儿,睡眼惺忪的的黑水霜月打开了门:“怎么了?沐离刚走……”

“刚走?”慕容随心一愣,然后帮黑水霜月整了一下快掉到腰上的宽大睡衣,“都快走光了啊,话说回来,沐离究竟是从哪里走的?我在客厅里没看到他呀?”

黑水霜月转身,伸手指了指:“哪里……”身子摇晃了两下,直接倒在了慕容随心的怀里。

慕容随心赶紧抱住黑水霜月,然后顺着黑水霜月先前指的方向看去,面容一下子抽搐起来。

一扇开着的窗户,清晨的风吹得粉蓝色的窗帘微微摇动……

“沐离!你这个家伙!”

楼下不远处,沐离听着慕容随心威力极大的狂吼,用小指掏了掏耳朵:“我又怎么了嘛,不就是折腾的霜儿叫的声音大了那么一diǎndiǎn,让整个宿舍楼的人都过来敲门询问了吗?至于这么生气么……”

“那么接下来——嗯……”沐离伸了个懒腰,“是要去哪里锻炼一下呢,还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呢?”(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