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激烈床戏 床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次竟然又出现了这表情,我奋力的挣扎着,拿手去掰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此时的妻子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我一个大男人竟然挣脱不开!

好不容易吼出来几个字:“程洁,松手!松手!”

她听到却笑了起来,把那精致漂亮的脸孔凑了上来,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在我脸上轻轻亲吻,如果忽略掉她手还死死掐着我脖子的话,我会真的认为她是爱我的,湿润柔软的唇落在我脸上,竟然带着点怜惜!

可这温柔并没有持续几秒,她猛然间拉开了我们之间脸与脸的距离,恶狠狠的瞪着我。

“哈哈,我那么爱你,我绝不允许你离开我!绝不!既然你想要和她在一起,那我就杀了你!我在自杀,我们去地下做对鬼夫妻!你放心,我不杀那个女人,我要让她活着,痛苦的活着,我已经计划好了一切,你不是想和她在一起吗,那就等到百年之后,你抱着一个老态龙钟已经被千人 万人上的老骚妇好拉!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你死!!!”

说道最后她手上的力气再次加重,我本就缺氧的大脑变得更加混沌,手上的力气变小,舌头有些不听使唤的朝外面伸去!

心里不甘叫屈,这下死的真是比窦娥都怨,什么小三小四的!我是真心对你呀,程洁!

可心里又有些怀疑,怀疑眼前这个妻子不是程洁,不是我原来的妻子!

可现在说什么都无能为力了!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我本以为这次自己绝对死翘翘了,被掐成那样怎么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

没想到自己运气还真的不错,睁开眼时看到四周了洁白的墙壁,消毒水的味道,我的眼睛立刻湿润了,差点没控制住掉出泪来。

耳边竟然还传来打纸牌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兴奋的叫道:“嘿,我个王炸,赢了嘿!”

弄得我一阵无语,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沙哑着嗓子咳嗽了一声,

看到我醒过来,几个人影从另一床上跳起来!

在我床边围了一圈,几个损友都是一副欠扁的模样给我来句:“嘿,你这小子还知道醒过来,我们还以为你这次要跟阎王爷打招呼去呢!”

我也没在意,他们应该是在医生说我没事了才会这样,不然他们平时都是工作家庭忙的要死,不可能八个把子兄弟集这么整齐!

我透过他们瞧了瞧四周,开口问道:“我媳妇儿呢?她怎么样了?”

听了这句,他们都是面面相觑,推推嚷嚷的最后把吴康推了出来,吴康也是很为难,看我一副着急的模样,一咬牙说道。

“哎,你别提了,你媳妇也真是个疯子,要不是一个下班的警察路过,看见里面的场景,估计你现在都见阎王了!

我急忙撑起身子问道:“那我媳妇儿呢?她现在什么情况?”

吴康吞吞吐吐的跟我说,我媳妇儿程洁跑了,失踪了!

这让我一下子急的想要跳下床,我知道昨天那个根本不是程洁,她不是那样的,再说我根本没有出轨,可自从半月前,我媳妇儿才变的这么行为诡异!

如果那不是程洁,那么现在她肯定会有危险的!我把事情大概给几个兄弟讲了一遍,他们都是面面相觑说我脑子有毛病出现了幻觉。

我心里越急,嘴上越笨,半天解释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直到他们都散场准备离开,我也没能从吴康手里挣脱出去。

几人留下一句,吴康,好好看着他,就陆陆续续出了病房。

直到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吴康突然对我斜嘴一笑,说了句:“我相信你说的!”

我惊讶的回头看着他,刚才他可是带头说我脑子不正常的,现在这是

我就这么看着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被他这么正经的眼神看着,我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冲他吼了句。

“你你丫的有病呀,有什么话就说,别用这么诡异的眼神看我!”

“你没发现点什么吗?你媳妇是不是在穿了那套情趣睡衣之后出现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吴康说的很认真。

弄得我的心也不由的提到了嗓子眼,被他这么一说,我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不过如果他不说我还真没发现。

毕竟平时媳妇还是挺正常,只不过时不时的出现这种诡异事情,每天收那么多快递,我怎么确定就是那件不起眼的情趣睡衣的问题?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皱眉问道。

他同样面色很不好的抿了抿嘴,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烟,夹在嘴上,手上拿打火机的动作突然又顿了顿,可能是想起医院病房禁止吸烟,将烟取下叹了口气说道。

“你弟妹也是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就如同你说的一样,她也会经常发疯一般的说我有小三,刚开始我还觉得是孕妇都会出现疑神疑鬼的毛病,可你刚才这么一说,我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

我看着他右手夹的香烟,在看了看他的脸,没有说话,心里却有些警惕,吴康这小子今天很不正常!

平时他都是大大咧咧的,做事从来都是粗心,我都没有发现这睡衣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发现,再说他平时正经不过几秒,现在夹着他平时最不屑的烧钱的中华烟,表情严肃,眼神犀利的跟我说了半天这事。

原来的他可不会顾忌这是病房就收回香烟,他的烟瘾很大,一天两三包十块钱左右的红渠旗,烟瘾上来,谁都拦不住,更别说自己遵守医院的规定了。

现在我只感觉他整个人都不正常!

我保持着淡定,等着他把下面的话说出来,看他有什么目的,不过让我疑惑的是下面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要我小心,弄得我自己都有些觉得是我自己太神经质了!

我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是清醒过来就没有事情了,只要回去多休息就行,我也没有心思和他扯什么鬼神,现在就算是杀人的厉鬼,我也要拼一下把程洁给抢回来!

这算是作为她丈夫应该做的!

不过看着空空如也的家里,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卧室把那件睡衣扒出来,今天被吴康这么一提醒,我确实觉得这睡衣变得有问题,现在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这睡衣我都不打算在留着。

先是装进了垃圾袋扔到了小区楼下的垃圾桶,可是总感觉不对,等到我惴惴不安的吃完晚饭下去看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身影趴在垃圾箱边上正在翻找着什么!

这身影在灯光的照射下让我惊讶的不行,几个健步就跑到她身边,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语气颤抖的叫了声:“老婆!”

她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一副阴狠冰冷的眼神瞪了我一眼,转头,双手继续在那脏乱的垃圾箱里胡乱的翻腾,终于拉出一袋子垃圾,她疯一般的把袋子撕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我看到她竟然是找这件睡衣,有些不悦,皱着眉头就要从她手里将那件睡衣抢回来。

没想到她的力气竟如此之大,直接把我推的后退好几步,危危站住了脚。

再在想上前阻止她,发现她竟然已经抱着那件睡衣跑出来十几米远,等我追出小区门口,她已经没有了踪影。

一连两天,我都开始变得有些颓废,只能在小区的监控里看到程洁跑出小区,模糊的出现一辆车,上车消失不见!

这么大的城市,我要去哪里找一个人?

求助警察?只是被他们草草应付了事,除非是有关系或者非常有钱,他们才有可能出动大量的警力出去寻找,可是这两样我都没有!

在两天疯狂寻找后只剩下灰心,本来在小区楼下买了一打啤酒,想要一醉解方愁,没想到刚喝没两口,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就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