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动态抽插图

“也许这些年他是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的祖国,付出了半辈子。他没有对不起你和阿姨,牺牲小家守卫大家,宁萱,这足以让你原谅他。”

“爸爸,爸爸他竟是…这样的人!”冷宁萱紧握住自己的双手,先前的那些委屈,那些愤怒,顷刻间一扫而光,心底留下来的,只有站在戈壁滩上,独立高大的身影。

难怪冷耶那么瘦,那么黑。

日积月累的恶劣环境,让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竟头发发白,看上去似是有六十出头。

“原来他一直过着那样的生活。”

“走吧,我去开车。”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宸希忽然起身,修长的双腿已经走向了门口。

“宁萱,去吧,伯父真的很不容易。他已经不年轻了,也等不起了。”灵子紧握住她的手,真诚的目光中充满了鼓励,“作为一个军人,他是有纪律的,我要是没有记错,再过一个星期,他就要重新回到那个地方。”

“不,不可以……”冷宁萱忽然站起身跑出了房门。

*****

民政局门口,头发灰白的冷耶,怀抱着泪流满面的玉燕,双眼禁不住湿润了,“当年为了避开家里的包办婚姻,我自作主张的参了军,但是我没有后悔过,只是这些年苦了你们母女。”

“你真傻。就算你真的娶了别人,我也不会怪你的,只要你心里还记得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在等你。”知道他这二十七年过的并不好,玉燕的心里真的很难过,“但凡你娶了别人,也不会老的这样快。”玉燕抚摸着冷耶头发的一双手,轻微的颤抖着。

“明明是不惑之年却生生老了二十岁。冷耶,对不起,这些年我一直误会了你。”

作为一个军人,是永远不会像任何人低头的,可是在玉燕面前,他就愿意温言软语的。

“让你和宁萱这些年颠沛流离,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错。”冷耶执着玉燕的手,猛地将她拉到怀里,“我现在想补救这个错,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玉燕嘤嘤哭泣着,“怕是宁萱不会轻易原谅你。”

“我原谅,我原谅他!”一股剧烈的冲击,从他们后方袭来,冷耶回头,发现冷宁萱不知何时过来了,此刻紧紧拥着他和玉燕,泪流满面的,“爸爸,我原谅你!”

“宁萱……”冷耶眼眶里的热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我的好女儿,好女儿!”在此刻,他只想抱着她,紧紧抱着她,因为在这一刻,他有女儿了,女儿叫他爸爸了。

他感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头顶那片天空也更加蓝了。

“宁萱,走,爸爸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冷宁萱扑哧一笑,“爸爸,我都二十七了。”

“瞧,瞧我这记性。我的女儿长大了,都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能去游乐场呢?”

“爸爸,你知道我现在最希望你为我做什么吗?”

“什么?”

冷宁萱凝注着面前的父亲,笑容无比的灿烂,对于一个父亲而言,最满足最自豪的一天,应该是……

“在我结婚的那天,可以挽着爸爸的手,一起走进教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