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

“你听说了吗,机甲系那个s级基因的天才要转系了!”

“诶?我知道就是那个叫苏奕的!不过不是听说他和苏魇在这次退敌中表现极佳吗?怎么突然要转系了?”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私人原因吧……”

“好可惜……明明这么好的基因……”

“……”

互谈着八卦的女生从苏魇身边走过,女生们声音不小,其中内容苏魇听得一清二楚。?乐?文?小说 www.. com

听得他心里一阵冰凉。

转系的事,苏奕……没有告诉他。

他抿着唇,提着食堂饭菜饭盒的手紧了紧,加快步伐朝着宿舍而去。

那天破门而入,看着茫然坐在床边的苏奕,他才忽然发现原来各方面都很强悍的苏奕也会露出这么柔软的表情。

他该骂醒苏奕,打他一顿,让他振作起来。

可他没有,因为仅仅是想了想,用那样的态度面对这样的苏奕,心里就有些窒息。

那天苏奕低垂着眉目,大半个表情都沉默在阴影中,让人看着就心疼。

那天之后,苏奕没有再紧锁房门,和以前一样照常上课,参加实战课程。

除了实战课程发挥失常,一切都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不过最近几天苏奕的实战课程也在慢慢变好。

苏魇一直觉得苏奕的情况在一点一点地好转,以为再过一小段时间苏奕就会恢复到最初的水准,这件事不会对苏奕造成过大的影响,却没想到苏奕的情况在一步一步的恶化。

回到了宿舍,把饭菜放到桌上,却发现苏奕已经不在宿舍。

问了隔壁才知道机甲系的老师刚刚来过,苏魇猜想老师是来劝说苏奕改变决定的,毕竟基因s的天才并不是大街上的大白菜一样常见,更别提苏奕还有过人的战斗天赋。

苏奕就该是属于这个系,就该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战士。

直到今天之前,苏魇也是这么想的。

苏奕转系的事,他心里一方面对苏奕的隐瞒有些愤怒和心凉,另一方面又想起那天杀人之后苏奕苍白的脸色,又觉得情理之中。

坐在沙发上,他竟是比苏奕这个当事人对这件事还要茫然。

思索了一会儿,猛然想起,昨日发生的事。

会不会是昨天的那事刺激了苏奕?

苏魇蹙眉想到,那件事本身不是苏奕的错,但是以苏奕的性格难免不会较真……

“苏奕同学,我们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毕竟你这么高的天赋,就这么转去制造系未免太过可惜,你要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老师说,学校会帮你解决的……”

学院老师千篇一律的劝说只让苏奕感觉烦躁,他迫切地想要逃离机甲系。

现在的机甲系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精神牢笼,一点一点割据着他的精神。

原本经过好几天的调节,苏奕终于控制自己在操作机甲控制面板的时候不手抖,战斗输出水准恢复到一般的水平,虽然比不得之前,但至少情况在一点一点的变好。

别说苏魇了,就连苏奕都以为自己可以就这么慢慢地从那件事调节出来,至少撑到系统回归,这一卷目彻底结束。

昨日苏魇照旧约他去实战场训练,等苏奕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那架s级的特制机甲之内,期间的事情他完全记不得,当时他不过以为是自己恍了神。

对面机甲的苏魇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苏奕只当自己是因为最近的事情而精神恍惚,也没有多想。

难得都驾驶了s级的机甲,苏魇提议不如就这么痛快地打一场。

苏奕心里不知从何而来的兴奋,像是也在渴望这么一场战斗,当即同意了苏魇的提议。但为了保险起见,卸掉了s级机甲上的大能量武器,只留下了小型能量炮。

这样一来,s级机甲和苏魇a级机甲之前的差距就拉小了不少,达到某一种平衡。

远程对战近战,因为那件事,苏奕很久没有放开地打过,心头也因为这一场战斗彻底兴奋起来。苏魇这个战斗狂就更别提,两人都是同样的战意高涨。

这一场战斗远比苏奕和苏魇想象中更加畅快淋漓。

苏奕的连续炮击在苏魇的变线下几乎落空,苏魇的层层逼近,好几次寒光闪烁的合金刀都差一点砍上了苏奕的防御外壳,还好苏奕的反应速度极快,从腿部侧边迅速抽出了隐藏的合金刃和苏魇的刀刃猛地碰撞在一起,苏奕趁着反坐力弹开,迅速和苏魇拉开距离。

两人实力相当,苏魇平日里要更胜一筹,但是苏奕的机甲的优势追评了这一优势,两人目前的战斗又追评。

苏魇的防御极高,苏奕一时破不了他的防。

苏奕的灵活度也让苏魇奈何他不得。

两人的战斗更像是一场拉锯战,谁也奈何不了谁,却又在彼此瞬息之间的碰撞下让人兴奋不已,酣畅淋漓。

然而异变突生,苏奕的速度突然变得极快,在苏魇还来不及反应之际,苏奕连续的几枚炮击,他的准头极高,连续的几下都击中了同一地方,这次攻击直接摧毁了苏魇右腿关节。

苏魇机甲瞬间失去了平衡,他反应极快,立刻用刀支撑着自己站起,并且反击地单腿弹地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射向了苏奕,迅速拉近了苏奕与他之间的距离,乘机砍向苏奕拿能量炮的肘关节。

苏奕的反应速度好像从刚才开始就猛地变高,苏魇的刀在前进的路上被苏奕侧身,从身后猛拔出的合金剑所阻拦,刀剑碰撞间,金戈之声不绝于耳。苏魇用力压向苏奕,机甲巨大的身躯相碰撞,巨大的碰撞声在整个训练场回响。

苏奕的机甲本身比苏魇灵活,最好的战斗方式就是拉开距离远程攻击或者像个刺客一样潜入攻击,然而此刻苏奕却没有和苏魇拉开距离,他甚至用另一只手反手绞住了苏魇的一只手,两具机甲之间贴得更紧,彼此的摩擦声刺耳至极。

苏魇一惊,在驾驶舱内眉头紧皱,猜不透苏奕此刻要做什么。

苏奕背后抽出的大剑和苏魇的刀死死地抵在一起,苏魇抽了抽,金属的刮擦声极大,合金刀却只是动了一动,两具机甲的距离太近,刀没有办法抽出。

另一只手也被苏奕绞住丝毫无法动弹。

苏魇叹了口气,在操作面板给苏奕发送消息:“我输了。”只是练习赛,苏魇也不能拼着机甲破裂的危险和苏奕硬碰硬,硬要碰撞肉☆搏一番。

还从来没见过苏奕用这样流氓的打法。

是这一次事件得来的突破吗……苏魇想。

可惜事情远没有到这里就结束。

苏魇透过机甲传回来的影像看到苏奕机甲胸腔位置的外壳迅速掀起,露出四个黑幽幽的炮口,那位置正对苏魇机甲的驾驶舱。

炮口慢慢聚集起红光,显然需要聚能一段时间。而机甲上的武器一旦有着聚能的时限就证明着,这东西的威力不会小。

这是练习赛……平时都不会打得太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很明显已经超出范围。

苏魇知道苏奕不是会开玩笑的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迅速给苏奕通讯:“苏奕,你怎么了?”

苏奕没有回。

炮口的聚能还在继续……

“苏奕!”

耳边是苏魇放大的声音,苏奕猛地清醒过来,耳边已经是在倒计时:“核聚能炮距离发射还剩十秒,九秒……”

苏奕还来不及想其他,就发现目前的视野是苏魇的机甲,而自己的炮击目标正是苏魇的驾驶舱。如果炮击下去,就苏魇目前的防御极有可能会和驾驶舱一起毁灭。

“八……”

苏奕迅速输入指令,放开苏魇,他有些慌,差一点输错了指令。手指尖都在颤抖着。

万幸的是在最后一秒放开了苏魇,并将炮击目标改为了射向天空。

“轰!”巨大的爆破声在头顶响起。

炮击毁掉了头顶了防护罩,剩余的火星从天上坠落下,坠落到二人的机甲旁。

那样强大的火力让两个人都呆愣在驾驶舱内。

苏魇一回过神,侧头看到苏奕的机甲维持着胸膛向上的姿势不动,立刻打开驾驶舱迅速爬上苏奕的机甲。

苏奕输入完指令,确认换掉了目标之后,整个人都瘫软在驾驶座上。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刚才他没有清醒过来,没有更改指令,会发生什么。

“苏奕你怎么样?有没有事?”苏魇在驾驶舱外的防护外壳捶打着,着急朝着内呼喊着。

苏奕艰难地抬着手指打开自己的驾驶舱。

苏魇立马探进来,看在苏奕瘫在驾驶舱内,脸色苍白得像是一张纸。

苏魇赶紧将他抱出来,脱离机甲。绕开地上坠落的火星,苏魇带着苏奕在训练室完好的地方坐下来。

苏奕才坐下来,就是一阵反胃,侧身就是一阵呕吐。

苏魇给他顺背:“苏奕……刚才……”话才刚开口,就发现手下苏奕的身体正在发抖,仿佛怕极了一般。

刚刚失神的记忆猛地回到脑海,苏奕清晰地记起自己是如何压制的苏魇,是如何镇定地输入炮击指令,甚至在这个记忆片段里苏奕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愉悦。

是的,愉悦。

记忆里那个操作着机甲的自己仿佛是在做一件让人开心的事,而不是一件如此残忍的事情。

那个人到底是谁?

原主?

还是什么?

苏奕赶到很害怕,最害怕的不是做出了这些事,而是做了这些事的自己感觉不到一点□□控的感觉,就连记忆都接收得那么自然,就好像这些本来就是自己要做的,想做的。

没有排斥……

“那不是我……”苏奕握着自己的手,却颤抖得不能自己。

不该是这样的……

和那个时候一样,苏魇的眸色沉了沉,他揽过苏奕,手紧紧包着苏奕的手:“苏奕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相信你。”

苏奕略微涣散的目光飘到他身上:“你真的相信我?”

苏魇没有迟疑:“恩。”

苏奕猛地抱住苏魇,身体依旧在颤抖,但比刚才好多了。

“苏魇,我害怕……我害怕……”

苏魇心头一震,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回抱住苏奕。

“你害怕……没事,我没事。你还有我。”本想再问,却想起最初问过苏奕这个问题,苏奕却什么也没说,当即改口。

回忆到这里结束。

苏奕盯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这个世界,他熟悉的只有苏魇。

没有系统,没有其他在提醒他,他以前的存在。

他在这个世界……他感觉到了同化。

不是来自原主的影响,而是他本身就带着这样的特质,只是在这个时候被激化,流露出来。就好像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一切,他现在只是在慢慢找回。

他会在这一卷目里变成什么样子……

他接受不了自己变成那么残忍的人。

所以……不能再带着机甲系了。

这里可以影响他的东西太多了。

“苏奕同学?苏奕同学?”

他在老师的呼唤声中回神,抬头望着老师不说话。

机甲系是个面容英俊阳刚的男老师,他叹了口气:“苏奕同学,你真的决定了,不再更改了吗?”

“恩。”

“那你等一下,我们这边商量一下,毕竟转系不是小事,当然不一定会成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苏奕交握的双手紧了紧:“恩。”

只有逃离机甲系,不参加战斗,他才可以避免去制造悲剧。

男老师和旁边的女老师耳语了一番,出门打了个电话。

苏奕透过半掩的门隐隐约约地听到:“将军……他坚持……我知道了……恩……苏魇……爆发……很成功……他……”

苏奕试着将这些词拼凑:苏魇、爆发、成功……这是什么?

苏奕竖着耳朵想要听得更多,那边男老师却掐断了通话。

男老师推开门进来,苏奕低垂着头,和之前没有多大变化,男老师看了他一眼就没再多注意。

“苏奕同学,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男老师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女老师,继续对苏奕道,“是你的父亲。”

苏奕抬头看他:“我是福利院出来的。”

“是你的亲生父亲。”男老师解释道,“他一直在找你,一直到你入学前期才找到你,你入学以后他就联系了学校。你转系的事关系重大,机甲系也不愿失去你这么一个好苗子,所以老师个人建议你还是和你父亲商量一下。”

“我知道了。”

果然从s级的机甲链来看,对方的亲生亲属还在世,而且地位不低。

否则学院的老师态度也不会放得如此低。

苏奕一直在职员室等到接近傍晚,才来了个管家模样的人。

期间苏奕一直在思考听到的和苏魇相关的词的意思。

听上去像是某种实验结果。

难道……他们是在拿苏魇做实验……

是什么实验?

苏奕思考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他沉默着,按兵不动,准备先去看了原主名义上的父亲,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他应该不会露馅,从男老师的话来说原主和原主父亲失散了多年,彼此之间并不熟悉。

跟着管家来到一所朴素的宅邸,管家在前面带路,苏奕四处打量风景,这处宅邸用未来的话来说很复古,用苏奕的眼光来看很现代,没有很特别的地方。

走到一扇落地窗前,苏奕见到自己这具身体的父亲——一个样貌非常年轻和他非常相似的人。

苏奕到的时候他正在阅读一本不厚的书,等苏奕一到他就合上书页放到了一旁。

“坐吧。”他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苏奕走过去坐下。

两人寒暄了一阵,聊了聊苏奕学校的生活。

“好孩子,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可惜我当初粗心大意,都没能看到你成长,前段时间没有找你是不希望打扰到你上学,不过现在你们学校老师打电话告诉我说你要转系,作为父亲,我这些年虽然并没有关心过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仔细考虑自己的决定,不要后悔。”苏爸爸双手握着苏奕的手,笑得很温和,“我听你们老师说,你是个好孩子,天赋极好,就这么放弃了不可惜吗?”

苏奕盯着他的眼睛,那眼睛和他现在的面容极像,里面饱含慈爱,苏奕却觉得心里莫名的不安。

他垂下眼睑:“我考虑得很清楚,机甲系不适合我。”

苏爸爸笑了笑:“孩子,你还很年轻,你也许并不知道什么是最适合你的。”

苏奕没有答话。

“我送你的机甲你喜欢吗?”

苏奕沉默着从脖子上将那个s级的机甲去下,放到苏爸爸手心:“这个机甲您收回去吧,以后留在我身边也没什么用了。”

苏爸爸皱了皱眉:“孩子,这东西是给你做的,给你了自然就是你的,它没有比你更好的主人了。”他将机甲链重新挂到苏奕的脖颈上,“原谅我,作为一个父亲的私心,我不希望你走上歧路,就目前来说机甲系是对你最好的道路。”

苏奕握着脖子机甲链,手猛然收紧。

“如果我硬要转呢?”

苏爸爸叹息一声:“你现在的监护人已经是我了,孩子,只要我没有同意,你是不会成功的。”

苏奕沉默了一阵,不再坚持原有的问题,反而问道:“您认识苏魇吗?”他盯着苏爸爸的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

苏爸爸笑了笑:“你室友的那个小家伙,我不认识,不过因为你的缘故叫下面的人调查了一下,怎么了?”

“没什么。”没有什么特别的,却叫苏奕心里有几分不安。

苏奕起身鞠躬:“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苏爸爸的目光落在苏奕身上:“不陪爸爸多聊一会儿?”他顿了顿,目光柔和,“爸爸这些年很想你。”

苏奕胸腔里猛地震了一下,有股悲哀的感受在心底蔓延。

苏奕忍住不适,再次与苏爸爸告别。

苏爸爸看苏奕离开得坚决,叹了口气不再挽留,吩咐了管家送他离开。

苏奕临走时目光扫过他盖着淡蓝色毯子的双腿。

离开宅邸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未来世界的夜晚虽然灯火通明,却也更为寂静。不像二十一世纪,还有摆摊的小贩。

这里虽然发达,却不如二十一世纪的人声鼎沸。

苏奕越过了磁悬浮列车站,打算步行回学校,虽然远一些,但也正好一个人可以捋一捋最近的事情。

系统至今未出现,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完成什么样的任务,苏奕全然不知。

现在唯一能清晰的,就是自己在“了解”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然后……变成他。

苏奕本身在抗拒成为那样的人。

不再温柔,不再善良,不再有现在的认知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到时候的苏奕又是谁?

这样的苏奕回去,苏夙他们还会喜欢吗

快走到学校了,刚拐进一条巷道,苏奕就条件反射地侧了侧身,一道激光擦着他的手臂射☆入地面,留下一个圆形的焦黑圆孔。

苏奕手臂上被擦出一道口子,还没流血就被激光的热度给烧焦,手臂上只留下一道焦黑的疤痕。

有人袭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