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当晚被骗很多人验身

分明是残篇中的残篇,鸡肋中的鸡肋,三十六层只三成完整,连全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这还不算什么。

真正令人发指的,是这门功法的弱点!

的确,其能凝练真气,一层便让真气的精纯度翻一倍的特性令人眼馋。但如此一来,品级进阶就难了!从武道五品开始,每一次进阶,对真气的浑厚程度,都有硬性要求。不是说真气够精纯就行,还得达到一定程度的量!

如此一来,就譬如董羿,现在他要进阶六品,因为十二正经都已贯通,只需要积累真气,估摸着最多两个月就行。但若他将转元功修炼到第三层,真气淬炼三次,精纯度翻了四倍,那么现如今拥有的真气量,也缩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那么,他要进阶六品,所需的时间,那就是以往的四倍!

就譬如关羽,如果他能一路修炼至九品蕴神,依着他的资质,如果需要十年,那么董羿就算资质跟他差不离,也要四十年!

“呵呵”董亭闻言,像只老狐狸一样,笑道:“是否修炼,你自取舍,老夫可不逼你,哈哈,老夫走也!”

话音不落,人已消失。四面八方,只剩一缕余音还在空气中缭绕。

“这老家伙不知道有多厉害!”

董羿暗暗震惊:“决然不是七品,比先天高手厉害了太多!”

不论是一指传功,还是传音入神,都是董羿从来未曾接触过的。而且这老家伙速度也忒快了些,眨眼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董羿震惊的时候,危机就在眼前,想办法渡过这个坎,才是重中之重。

当下盘膝坐好,脑子里,相关游龙术的法门,就涌上心头!

不论是化龙诀还是伏龙战法,亦或者四九转元功,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修炼成功的。羌蛮先天的威胁就在眼前,董羿觉着,该是加强保命的能力为第一要素!

所以,轻身术就摆在了第一位!

游龙术,顾名思义,象游龙之形,取游龙之意,得游龙之灵!练到高深之处,甚至能如龙种一般,聚云起雾,飞天遁地,见首不见尾!

这游龙术不分层次,只有熟练与否、得意与否。

若熟练成为本能,再得了游龙之意,那便是成了。

其中的核心,便在于游龙之意。

因此首先,就需要观想龙种。

董羿曾见过龙种,就在主脉豢龙山上。那龙种虽不见首位,但其威势、灵性,却深深的印刻在董羿脑海之中。

甫一观想,一头虚幻的龙形,便在脑海中成型,并且越来越清晰。

就仿佛用精神力量去雕琢,随着脑海中对龙的印象和理解,逐渐印刻上去,使得这观想出来的龙行,从只有个大概模样,逐渐演变出了鳞、爪、鬃、须。

同时,闭着眼的董羿,飘然起身,就在那城头上,脚下行云而起。起先,还似乎一条鱼儿,又好似蛇类游走,逐渐的,就越来越有种洒然逍遥的味道。

就似乎龙游于九天之上,肆意腾飞,天上地下,无所阻碍!

当然,董羿也只是堪堪入门,要说真正无碍,却也不然。只是得了一丝神意,有了那个味道。

却见他在城头游走,往往踏步之间,出人意料。本以为下一步会往前,他却向左,本以为会退后,他却向右。整个人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端端是神妙万分。

忽而,又见他拉开架势,拳打脚踢,却是要将这套轻身术融入战斗习惯之中,不过起初却屡屡失败,时而脚绊手,时而手绊脚,时而拧着腰,总不协调,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绊倒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有所适应。

忽然,董羿停了下来。

他目视远方,那里,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迅速接近。

“来人!”

董羿大喝一声:“传令,让众军候依照吩咐行事!”

一句说完,抖手披上甲胄,翻身跨上角鳞,一人一骑,眨眼跃下城头,迎着那嚣张气势冲来的方向,绝尘而去!

真气鼓荡,气血冲宵,化作一道狼烟,几乎肉眼可见!

一个身披虎皮的矮壮汉子踏空而来,从一个黑点,变成人行,只用了不到二十个呼吸的时间!

董羿猛勒缰绳,横刀立马,昂然抬望,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神色肃然,浑身挺直,掌中战刀已隐有真气流动!

“汉将”

一个声音居高临下,伴随着那矮壮的身影,立在当空,距离董羿高远不过百步。

“羌贼!”

董羿迎着那刀锋一样的眼神,回望过去,浑然不惧。

“好个汉将,有胆识,难怪能破我城池。”那汉子负手凌空,看向董羿的淡漠眼神里,一缕缕杀机若隐若现:“不过那是乘人之危若非本尊因要事回了王庭,你可能破我城池?”

“你的城池?”董羿冷笑喝道:“是我的城池!羌贼,尔等占我城池,触犯帝朝威严,还敢到我面前放肆,你是在找死,你知道么?!”

“哈哈”这羌蛮气的笑了起来:“小贼,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今日,你必死!”

“来呀!”

董羿眼神清冽,战刀一振,嗡鸣声中,浑身真气急速运转起来,弹指人骑结成一体,瞬间化作一道黑线,直扑而上。

“找死。”

那羌蛮先天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掌打出,真气聚成的掌印迎风见长,化作方圆三丈,要一巴掌把董羿打成肉泥!

“雕虫小技!”董羿嘿嘿冷笑,人刀合一,战龙式!

人骑带刀,仿似化作钻头,只听的董羿闷哼一声,轰然钻破那掌印,雪亮的刀锋,就到了眼前!

那羌蛮先天微作一愣,似是没想到区区一个五品武者,竟能硬抗一招。但却并不慌乱,毕竟是七品高手,心志坚韧非同等闲。

只见他长啸而起,一头獠牙高耸的狰狞猪头,竟从脑后冒出!

这猪头硕大无朋,有一丈大单单那獠牙,就有两尺长!却就抬嘴一拱,直接将董羿战刀顶开,继而跃出那羌蛮后脑,撒开四蹄,当空冲撞过来!

野蛮、霸道,栩栩如生的猪眼之中杀气凛然!

董羿面色一变,毫不犹豫游龙术!

一人一骑,就好似软化,没了骨头一样,间不容发,扭腰一闪,就让过了那真气野猪的蛮横冲撞!

“游龙术!”羌蛮先天见状,不由叫出声来:“豢龙氏?!”

“羌贼倒是有眼力!”董羿哈哈一笑,策骑落地,又蹬地而起,一闪又到了近前!

“可惜,你这游龙术没练到家!”羌蛮先天冷笑一声,双手一合,就似乎捧鱼拍蚊子一样。

却不妨董羿愈发滑溜。

他合掌之间,就好似水里捧鱼,而董羿却跟空气一体,这一捧之间,竟跟空气一起,仿似被羌蛮先天挤了出去。

羌蛮先天面沉似水,大手一捞,没有捞住董羿,便连连拍出掌印,四面八方,无数掌印或抓或拿,或捞或拍,迅即将方圆百丈之内,变成了一座囚笼!

并迅速向地面压缩!

董羿抿着嘴,在掌印缝隙之中游走,游龙术几乎被他发挥到了能够发挥的极致!

“先天果非寻常我与这人交手,真正近身的仅有一次,而且还不能给他造成一丝威胁。不过此人给我的压力,甚至还没有姜黎给我的压力大。姜黎动手之间,真气弥漫,阳刚霸道的真气自然而然就能构筑起囚笼般的气罩,让人左冲右突却不得脱身,当然,彼时我尚未修习游龙术。而此人,已是先天,却还要通过这种手段来限制我的活动范围,比之姜黎,可要差远了!”

“其人所修功法,比之姜黎,犹如萤虫比之皓月,其先天真气的质量,竟与姜黎的后天真气差之不离。若姜黎成就先天,怕是反掌之间就能将我拿住”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成这人毕竟是先天,先天真气不论质还是量,都远超于我,一旦他限制住了我的游龙术,我就成了瓮中之鳖!”

心下一转,董羿人骑合一,施展游龙术,带动胯下角鳞,似乎就要迎难冲上,却不妨斜里一闪,从三道真气掌印的间隙之中溜了出去,然后撒开四蹄,就要往远处逃去!

“羌贼,本都尉今日就不奉陪了!待我修成先天,再来屠你满门!”

“哪里逃!”

羌蛮先天面孔漆黑,双掌往下一按,数十掌印轰然朝着董羿所在碾压下来,只听得轰隆一声声巨响,烟尘腾起,八方不见!

闷哼声从烟尘中传来,就看到一条黑影刹那冲出烟尘,往远方飚射!

“小贼!”

羌蛮先天大怒,踏空追击而去!

一刻之后,木乘谷中十余骑出城来到此地,只看到横七竖八的巨大指掌拳印,镶嵌在方圆百丈的大地之中,完全改变了这里的地形。

“这就是先天高手?!”

“难怪都尉不让兵卒围攻,否则”

否则便是眼前的场面,只一巴掌一巴掌的拍下来,再多的兵卒,又有何用?!

“也不知都尉现在如何先天高手如此威势,一个不慎”

“当是无事,”关羽眺望远方,狭长的眼睛精光闪烁:“我豢龙氏族老之前已经来过他们不会看着都尉白白身死”

却原来,董亭那老头子,也寻了关羽!看那模样,关羽应该也得传了相应的法门。只不过关羽还不知道,董亭曾明言,不会出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