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岁后妈

第四百二十一章:浓缩的人心

三份?每组四个,ab三组,两次可以找出坏球在哪一组,也可以得知坏球轻重。假设在组,坏球重,那还有四个球。怎么用一次称出来呢?

数学男收线将十二个铁球全部都分好组,然后标记记号,对着众人道:”首先我们需要把球分三组。”

数学男满脸都是知识的光辉道:“第一步,ab对称。”

工作人员记录,并且询问接下来的步骤称后道:“一样重,那坏球就在里面了?然后呢?”

数学男道:“第二步,拿两个球和a两个球对称。”

工作人员照做,后汇报:“一样重。”

数学男道:“那坏球就在组剩余两个球中,拿一个球和正常球对称,就知道哪个是坏球。”

“原来如此。”众人佩服的看着数学男问:“如果ab不一样重呢?”

数学男道:“第一步仍旧ab对称,你记住哪一组更重,比如a更重。取a1a2a3b1b2与组全部加上a4对称,一样重,那么即为b3b4中轻的一个。不一样重:a1a2a3b1b2重。则为a1a2a3中重的一个。a1a2a3b1b2轻,那b1b2中有个轻的或者a4为重的。将b1和b2置于天平两盘。一样重,a4重。不一样重:轻的那个为坏球。”

这一番话直接将所有人都给挺茫然了,然后众人开始下意识的鼓掌,这样的办法不是很难,但是难度在于如何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将问题的解决办法想出来。

数学男很是腼腆的笑了笑对着众人摆手,表示自己这个不算什么!

问题成功的解决,工作人员面带微笑的带着众人上船道:“现在大家获得了上船的资格,你们将会缩短将近四分之一的路程。这可是这个赛点算是最难,但是奖励最好的题目了。”

众人很是高兴的上船然后破浪而去。小岛的面积还是很大的,本来乘船的办法应该是会比直接乘车慢一些,但是小岛的边沿部分比较不规则,所以这样无形之下可以无视地形的快艇就占尽了优势。

很快张成龙等人看着自己超过了第一名出发的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哥们。

然后问题就来了,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停下了快艇对着众人满脸微笑的道:“现在出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紧急情况,我们的快艇漏油了,但是因为我们还需要在继续航行大约十分钟,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上了快艇居然还要应付这样的题目,当然了张成龙是想到的,但是张成龙本人却是很不屑这个题目,因为自己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在海面上和那位被丢下船的船长玩过这个游戏。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似乎是看出了张成龙的一些想法很是淡定的对着张成龙道:“现在我们来说明一下规则,因为漏油所以我们必须要抛弃人员下船,大约每隔五分钟就会有一个人需要下船。也就是在我们达到海岸之前需要有大约两个人下船。这个下船的人员你们自己决定。如果时间到了没有人下船,那么所有人都需要下船而且因为是被判定沉默所以我们并不会砸岸边下船,需要大家自己游泳回去。每次下船的人选将会在时间到达的前一分钟开始决定。”说完工作人员看着摸下巴的张成龙道:“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将我扔下船自己控制快艇,但是这样的话在你们上到岸边的时候将会被随机抽选三个人被认定为违反游戏规则,需要再次回到这里重新和后面的参赛者完成这个游戏。规则已经说清楚了,现在请大家开始决定吧。”说完工作人员在快艇上面放置了一个小闹钟上面计时五分钟,闹钟第一次响起的时候就是第一个人下船的时候。

虽然快艇已经开始开动,下一个赛点距离众人已经越来越近,但是很显然快艇上面的气氛却是很不和谐。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其他人。

能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能力很出众,要么是运气非常的好,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哪一个被牺牲的倒霉鬼,但是所有人斗智斗必须有人牺牲,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很是为难,而且尴尬。

张成龙看着众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在心底里面想什么,张成龙也在像这些,但是张成龙想的要多一些,因为他必须要考虑这个游戏的第七人。

现在船上除了那名不计数的工作人员以外一共是六个人,但是张成龙知道还有一个混蛋也在同时参与这个游戏,这个人就是这个坑爹游戏的发明者。这个游戏有着很是强烈的西蒙的味道,有很多的选择,你可以暴力的把人扔下船,也可以选择自己做出牺牲,也可以劝说别人做出牺牲。很多的选择但是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这道题目看的是人心,是西蒙最喜欢看到的东西。不得不得说虽然西蒙这样的做法有些变态,但是这样的游戏却是非常的有意思,你可以在短短的五分钟内看到被浓缩到极致的人心。

不过张成龙却是认为,西蒙的这个游戏不仅仅是为了玩的开心,为了看他最喜欢看的表演。似乎还有着替他的目的,张成龙大概可以猜想到一些,但是不能肯定。

这时一名后面加入的女性开口了,这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性。大波浪的头发,身材凸凹有致。而且张成龙可以很轻易的看出来这女人应该很注意锻炼,她现在穿着的是很随身的迷彩服装,但是身上的腰线却是分外的明显。裸露出来的手臂上可以明显的看出长期坚持锻炼的痕迹。

女人看着沉默不语的众人无可奈何道:“咱么是不是现在需要讨论一下游戏的事情了,再过不到三分钟就要有第一个人下船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更加的沉默,但是大家的心理活动明显更多了,因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变换不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