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时空裂纹,飘出了一株灭绝花,它的任务,就是投下灭绝的种子,灭绝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好为未来的异界殖民者扫清障碍,对此,就算是强如方鸿,也无法阻止,唯一的希望,就是燃烧灵魂,开启神农炼药鼎,方鸿就真的这样做了,正当他要为此付出形神俱灭的代价时,灵魂深处的功德石碑,突然释放出强大的力量,方鸿复活了,并且得到无穷的力量让地球渡过了灭绝危机,也打败了接着而来的外来入侵者一群异界修真者!作者:好烂的故事,实在编不下去了,然后,就是直接结局吧,看见一直有读者投票,甚至打赏,心里真的很不好意思,干脆点结束,免得一直耗着大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灭绝花一役之后二十年。

这时的天下第一医馆,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

而且在这里,除了医馆之外,还有医学院,药厂,药田等等,经过十数年的经营,每一个都是华夏,及至整个世界的顶尖存在!

所有的这些,组成了一个巨无霸式的存在鸿图集团!

以前代表着华夏两大医术最高者的北冯东楼,现在也早已变成了东楼南丁齐海楼韵然,越东丁迈!

“丁馆长,早上好!”这一天早上,已经年过不惑的天下第一医馆馆长丁迈,象往常一样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时,忽然有人向他问了一声好。

“早上好!”丁迈微笑着回了一声,打量一下对方,原来是一名身穿白大褂,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丁馆长您好,我是医学院那边的学生,从今天开始过来这边实习。”年轻人礼貌地自我介绍。

“哦,你是实习生啊。”丁迈更加高兴,觉得这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颇合眼缘,便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馆长,我叫方不弃!”年轻人答道。

“方不弃?你叫方不弃?”丁迈顿时眼睛一亮。

“呵呵,很多人都说我的名字,比较特别。”年轻人笑着挠了一头,接着又道:“这是我养父给我改的名字,喻意父弃母弃天不弃,姓方是我妈定的,他说养父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我活不到现在。”

“那你的养父,是谁?”丁迈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对他没什么印象,因为很小的时候他就把我交回给我妈了,只听我妈说,他姓方,是一名医术极高,品德极好的医者,只可惜我一直都没能见他一面。”方不弃仰起头来,眼中充满神往之色。

“不弃,你为什么要做医生?”丁迈问道。

“虽然我没见过我的养父,但他一直是我的榜样,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象他那样的仁心医者!”方不弃认真道。

“好,很好!”丁迈连连点头,拍了拍方不弃的肩膀:“努力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岁月无声,又再过了整整六十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是一个红霞满天,和风吹拂的傍晚,一行归雁,从天边飞过。

“师父,已经很久没见过您了,整整六十年了,你到底去了那里?真想您啊”已是百岁之身的丁迈,坐在轮椅上,看着天边那一轮快要沉入地平线的夕阳,喃喃自语。

“老师?”忽然,身后有人喊了一声。

这是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不过比起风烛残年的丁迈,要年轻许多,也精神许多。

“不弃,你来了。”丁迈说了一声。

“老师,您好象有什么心事?”方不弃问道。

“我越来越想念你的师祖了。”丁迈有些伤感道:“我已经时日无多,不知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我也想见师祖一面呢。”叹了口气,方不弃也充满向往道:“我也75了,真想见他老人家一面,看看他是一个怎样神奇的人。”

说完,师徒二人都沉默了。

“老师,还是回去吧,外面冷。”过了一会,方不弃道。

“嗯。”丁迈点了点头。

于是方不弃推起轮椅,向着住所方向走去。

“等等!”突然,丁迈喊了一声。

“怎么了?老师。”方不弃问道。

“转过去!”丁迈道,神情异常兴奋。

方不弃赶紧把轮椅调头:“老师,您怎么了?”

“奇怪”丁迈皱起眉头,眼睛四处张望:“我刚才忽然有种感觉,好象师父来了。”

“是吗?”方不弃一惊,马上也随着丁迈的目光,四处张望。

然而看遍四周,那里有半个人影?

“回去吧。”终于,丁迈有些失望说了一声。

“是,老师。”方不弃调转轮椅,推着丁迈回去。

走了几步,方不弃却是偷偷回过头来,又看了一眼。

因为他也在一瞬间突然有种感觉,好象有人来到了身边,那种感觉,很熟悉,很亲切

“不弃,其实我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吸,毒者,那时整个世界都放弃了我,只有师父不嫌弃我,救了我,还教我医术”披着夕阳最后的一缕余晖,丁迈又喃喃说开了。

方不弃静静地倾听着,虽然这些事情,他在这些年已经听丁迈说过不下一百遍了。

丁迈和方不弃的背影渐行渐远,在他们刚才呆过的地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男一女。

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身着白色长袍,衣裾无风自动,飘逸出尘,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

“为什么不现身跟他们相见呢?他们都那么的思念你。”倪云道。

“算了,生离死别乃人间正道,既证道登仙,又何必再牵挂红尘之人事呢。”方鸿道。

“好吧,反正你总有理。”倪云笑道。

“我们走吧。”方鸿道。

“到那里去?”倪云问。

“穿越。”方鸿道。

“穿越?”倪云不解。

“你到时就明白了。”方鸿牵住倪云的手。

白光一闪,两人又凭空消失了。

这里是一个属于斗气的世界,没有花哨艳丽的魔法,有的,仅仅是繁衍到巅峰的斗气!

斗之气,一段!

望着测验魔法石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小萝莉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

“张柔,斗之力,一段!级别,低级!”测试魔石碑旁,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石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一年一度的家族天赋测试结束之后,这只名叫张柔的小萝莉,蹲在家族外的一棵大树下,呜呜地哭起鼻子。

“呵呵,七岁的时候是斗之气一段,十岁的时候还是一段,这奇葩天赋,也是百年不遇了!”

“哎,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丢光了!”

“这种废物,早就应该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怎么还让她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各种各样的嘲讽之声,在这只可怜小萝莉的耳边此起彼伏,似乎每一个人,都想在她身上找到自己的优越感。

“张柔!”突然,人群之中一声冷喝。

“李管家?”张柔抬起头来,小手抹了把哭花了的脸,有些紧张地看着来人。

来人是一名身材矮小却又一脸阴沉的中年男子,在他的黑色长袍的胸膛位置,绘有五颗金星。

五星斗者!现场的所有人,顿时肃然起敬。

五星斗者,在这边陲小镇的小家族里面,已经是一名让普通人仰视的存在了。

“张柔,我来是通知你,明天你就要被派遣到家族矿场当杂役了,现在马上回去收拾行装吧!”李管家冷漠地当场宣布道。

“啊?”张柔大吃一惊:“为什么?我今年才十岁,我还没有参加成人礼,我还有上升的潜力,为什么现在就要派我到矿场去?”

“呵呵!”李管家一脸不屑:“七岁斗之气一段,十岁还是斗之气一段,整个斗气大陆都从没见过象你这样的废柴,难道还想逆天不成?”

象是被狠狠刺激了一下,张柔猛抬起头来,目光坚定,两只小拳头捏得紧紧:“莫欺少年穷!”

“哈哈哈哈”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反正我不会去矿场的,绝不!”张柔小脸涨红,拨腿就跑。

“这可由不得你。”李管家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瞬间已经追到张柔身后,然而当他伸手想去抓张柔时,眼前突然白光一闪,有一个人拦住了他!

“你,你是什么人?”李管家吓了一跳,打量来人,只见对方是二十出头的白袍青年,看衣着,不象是本地人。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我只说一句,谁敢再欺负张柔,就别怪我不客气!”方鸿冷声道。

“大言不惭!”李管家大怒,一拳直接打向方鸿。

方鸿双手背负,面对来拳不闪不避。

轰!当所有人都以为方鸿要被这一拳打飞的时候,李管家却是象一只断线风筝,向后倒飞!

“扑!”李管家在空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落地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没人看见方鸿是怎么出手的,或者说,方鸿根本就没有动手!

现场一片死寂,所有人瞠目结舌,那可是五星斗者!五星斗者啊,竟然连手指都不用动一下,就秒了!

“丫头,跟我来。”方鸿回过头来,换上了一脸亲切的笑容。

“嗯,嗯。”张柔一脸懵逼地点了点头。

方鸿牵住张柔的小手,白光一闪,两人凭空消失了,留下一群惊掉下巴的人们。

“丫头,给你。”在一处树林深处,方鸿把一枚戒指交给张柔。

“大哥哥,这是什么?”张柔问道。

“金手指,能让你逆袭,走上人生巅峰的金手指。”方鸿微笑道。

张柔半信半疑地,接过那枚戒指,并戴在手指上。

“呵呵,小娃娃,有我助你,你将会成为这片斗气大陆的主宰!”从戒指里,飘出了一道淡淡的透明人影。

“哇!你是戒指里的老爷爷?!”张柔兴奋得大叫。

“”那透明人影哑然半晌:“我是大哥哥好不好?”

“哦,对对对,是戒指里的大哥哥!”张柔认真看了一下,果然,那人影是一个大哥哥,长得跟给他戒指的大哥哥还一模一样。

“现在斗气大陆的第一强者,炎帝萧炎,传说他开始也是一个废柴,就是因为有一枚藏着老爷爷的戒指,才走上逆天之路的!”张柔又兴奋道。

“斗气大陆的第一强者,很快就会是你了。”透明大哥哥胸有成竹道。

“怎,怎么可能,那,那可是斗帝呢!”小丫头惊得说话都结巴了。

“斗帝又如何?我刚刚就跟那萧炎打了一架,不过如此。”透明大哥哥语气相当不屑。

“萧炎还有药老辅助,他可是九品巅峰炼药师!”张柔又道。

“哼哼,九品炼药师?给我看炉子都不够资格呢”

张柔和戒指里的大哥哥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起劲,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来道:“大哥哥”

可是大哥哥,已经不见了踪影

地球。

白光一闪,方鸿和倪云出现在半空之中。

此时地球的科技水平已发展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除了地上行驶的汽车,空中还有无数的家用飞行器,甚至还有穿着简易飞行套装的“鸟人”。

所以悬浮在空中的方鸿和倪云,倒是不显得有什么特别。

“真想不到,丫头会转世到那个什么斗气大陆。”方鸿撇了撇嘴:“不过凭着我的一缕分神,丫头在那里,也足可以横行无忌了。”

“呵呵,还以为只是小说呢,想不到真有斗气大陆,而且跟小说里描述的一模一样。”倪云笑道。

“因为斗破的作者土豆,他就是那个世界的穿越者啊,他所写的,只是那个世界人所共知的事情而已。”方鸿道,随手抬腕看了一下时间,顿时有些紧张:“到点做饭了啊!”

“我看你这个样子,不止做一百年,还要做一千年,一万年”倪云语气略带幽怨,但随即又体贴道:“快回去吧,不然方大仙人家里那位,要饿肚子了。”

方鸿有些尴尬笑笑,朝倪云挥了挥手,身体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冲向远方

几分钟后,方鸿来到一栋小别墅前,推开门。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一身家居服,看上去仍然是当年模样的聂玉,微笑着迎了上来。全书完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