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乱奷34

文学楼手机阅读,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许子月就醒了,时间过的好快,很快她就要重获新生了。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似乎都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争取一个活着的机会,陪伴自己一直以来想要陪伴的人。

手不自觉的抚摸他棱角分明脸部轮廓,无奈手刚碰到他,就被抓住了,“啊!”

“别吵!被别人听到不好!”说完便蜻蜓点水般吻上了她娇艳的唇,不过就在她想要回应的时候,抽身去了洗手间。

某女各种垂头丧气,气的咬牙切齿,这家伙凭什么这样对自己?想想,自己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叫什么事啊?自己什么时候思想这么污了?天哪!这是要被带坏了的节奏啊?一阵心里叫嚣之后,便看见司徒浩南的腰间裹着条浴巾,衣服早已不翼而飞了。

看着她脸红,就忍不住逗她,缓缓的走过去,脸上坏坏的笑意,让子月本能的想到什么,一个劲的摇头,“别过来,你这样我害怕。”

就在他离自己很近很近,能够感到他的呼吸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司徒浩南笑了,轻轻的凑着她耳边说了一句,“我拿手机!”

不说还好,这一说直接让她红着脸钻进了被子里,心里一个劲的骂自己:许子月,蠢死算了!你居然会以为他要吻你!你是有多缺爱啊!以后不要出去见人了!

见到她害羞,司徒浩南心情大好,利索的穿好了衣服,轻柔的扯开她的被子,“好了,不笑你,乖乖的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我很快就回来。”

子月乖乖的点头,目送他离开,关上门之后,“少爷,夫人让你回去一趟。”

刚刚还温柔如水的脸被这句话说得皱起了眉头,白了他一眼,“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是!少爷!”

“卓凡过来,告诉他一声,如果我的人在他的医院里出事。。。。”后面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门口的两门神,一副我懂的样子。

目送这位神上了电梯,猛的擦汗,“要你多嘴!”

“我错了!宝宝心里苦,想回家!”

“你怎么不去死!他是谁!卓凡是谁?不想死的闭嘴!”

这些话,躲在门后的许子月听的清清楚楚,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推开门,吩咐了他们两句,便回去睡回笼觉了。

司徒家的大宅里,却是另外一副景象,“妈!”

“医院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情况?你要知道,以她那样的出生,是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司徒家的儿媳妇儿的!”司徒家的当家祖母,面不改色的坐在大厅里,没有丝毫的表情,言语中却有种不容置疑的霸气。

只不过这种霸气,对于他的儿子,司徒家唯一的继承人面前,终究还是弱了一点,“妈,我回来只是向你说明一件事,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女人,是我司徒浩南,这辈子唯一的妻子,司徒家唯一的女主人,如果你不满意,我不介意让你提前养老。”

刚说完这话,一只咖啡杯就不偏不倚的朝着他的脑门砸了过来,刚刚还不动声色的女人,这会已经拍案而起,“我是你妈!要不是我,司徒家不一定是你的!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就预备这样对我!?你不要忘了,我能扶你坐上这个位置,也能拉你下来!”

面对她的歇斯底里,司徒浩南丝毫的不放在心上,只是配合的没有伸手去挡杯子,就这样让杯子砸破了自己的脑袋。鲜血不住的从脑门上流下来,原本英俊不凡的脸,蒙上了一层怒气,“我非常感谢你给我的一切,所以你想打想杀,我眉头皱都不会皱一下。但是,她是我生命的全部,你若是敢动她,后果如何,你最好能够想清楚!”

“少爷!夫人。。”老管家想要劝却听到了“闭嘴!”二字

“王管家,听清楚了,从今天开始,不许让他进家门!把这个不孝子给我轰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他!”

“夫人!这件事要是被老夫人知道,真的没有问题吗?您三思!”一边说话,还不忘给他找了条干净的毛巾,不过可惜的事,司徒浩南并没有接,而是冷冷的看着他,“王管家,你是再担心我离开了这个家,就没有办法养活自己了吗?”

说完这句话,愤愤的拂袖而去,来之前他想过千百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过,她会拿她最心爱的杯子砸自己,更没想到她赶自己出家门。出了门,钻进车里,顿时温度降低了,“浩南,什么情况?你的头?你们家老太太砸的?”

“闭嘴!”说完烦躁的瞪了他一眼,吴豪无奈,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踩油门就将车开了出去。一路狂奔去了卓凡的医院,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吴豪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快停止了,只希望赶紧将这尊大佛送走。

好容易快到医院了,却听到,“回sy集团。”

吴豪囧了,心脏骤停,习惯性的踩了刹车,“不是,你闲着发慌是吧?这时候去sy,你确定。。。”

“下车!”说完不由分说的下了车,直接到驾驶座上把吴豪给拉了下来,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boss,这样真的好吗?”无奈,只能打车去医院,要知道,现在只有许大美女才能够安慰暴龙那颗脆弱的心。只不过这些话,即便是喝醉了,也绝对不可能出自自己的口。

卓凡早早的来了医院,萧雅随后也出现在了许子月的病房里,两个有着相似经历,却天壤之别的两个女孩,傻傻的坐在一起,安静的吃早点。

只是她们之间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说,吃完了早点之后,萧雅收拾了碗筷,微笑的坐在她的床边。“萧雅姐。。”

“你想问什么?他对我好不好?还是我还好吗?”她的心情很复杂,病房里有她带来的蓝色妖姬,眼眸里却十分的空洞。这样的她额?让子月觉得很陌生,却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伸过去,抓住她的手,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也带上了微不足道的安慰。

“其实。。”

“其实,我可以拒绝?”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