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无赤裸裸美女

文学楼手机阅读,

三日后,武箐突然找到了简裳华的住处,面色极为慌张,直接跪于简裳华身前。

“太子妃殿下,求求您救救皇上吧。”

简裳华面色不善的看了看身旁的夜无幽,难怪这几日总感觉夜无幽有些反常,原来他暗中早已与夏君志有了联系,不然武箐不会找到此处才对。

夜无幽不是没有看到简裳华的眼神,直接转身走向了熙儿,抱起他便进了房间,独留了简裳华与武箐二人。

“什么事?”简裳华与武箐的关系还算不错,且当年之事若不是武箐派人偷偷报信,她也不会早就知晓了夏君志的意图,现下自然不能为难于他。

“皇上被人下了毒,现下性命危在旦夕,求求您能出手相救。”

“下毒?”简裳华撇了撇嘴。

“没错,皇上此行,只有臣随行,并未有侍卫跟随,不知为何会被人知晓了行程,皇上不小心着了道,中了毒。”武箐低着头,声音有些颤抖。

“他既然贵为皇帝,怎么可能没解毒的丹药?何必来找我。”简裳华并不相信武箐的说辞,反问道。

“皇上此行的确带了解毒的丹药,但寻下毒之人甚为歹毒,意图要了皇上的性命,我们随行所带的丹药没有任何作用。”

“这是一颗解毒丹,能解世间百毒,你拿回去为他服下。”简裳华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随手递给了武箐,随后便转身进了房间。

武箐拿着玉瓶看了又看,有些无语,他此番前来是为了能将简裳华带到夏君志身边,如此看来算是白费了一番力气。

武箐走后,简裳华回到房间,见夜无幽抱着熙儿于一旁玩耍,却是不敢抬头看她,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而武箐回去之后,将见到简裳华之后的事告诉了夏君志,并将那丹药给了他。

武箐本以为夏君志没有见到简裳华会神伤,但夏君志听完他的诉说之后,满是兴奋的接过了丹药,翻来覆去看个不停。

夏君志早就猜到简裳华并不会这般轻易便随武箐回来,但在知晓他中了毒之后,能让武箐为他带回解毒丹药便已开心不已。

简裳华现在哪怕表现出对他意思半毫的关心,他便会异常开心。

几日后,夏君志突然出现在了闲逛于庭院之中的简裳华眼前。

“裳华。”只两个字而已,夏君志恍如隔了百年之久,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意味,似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似是不知该如何与心爱之人表露心意的怯意,又似是不知该如何取得他人谅解的为难。

已被夜无幽‘出卖’了的简裳华,也不再掩饰,站于庭院之中冷眼看着夏君志,冷笑一声道:“堂堂大越皇帝,如今竟然弃天下之事不顾,倒是来了我这种难登大雅之处,难得。”

简裳华此话一出,夏君志说不出的慌乱,以往的简裳华温柔体贴,言语之中满是大方高雅,何曾有过这种冷言冷语。

‘你如今会变成如此模样,定然是因为当年我负你之故,如今我定然不会再如当年那般待你,只希望你能恢复当年之态。’夏君志心中暗想。

“裳华,当年之事,是我的错,我不求你能立刻原谅我,只求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夏君志此言将自己的姿态摆的甚低,只求换的心爱之人的一个机会。

“当年之事没有谁对谁错,若你定要论对错,那我也有错,我错在眼神不好,看错了人。”简裳华斜看着夏君志冷笑一声说道。

“裳华,我”

夏君志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简裳华拦了下来:“裳华这个名字已是过往,她在五年前便已死在了断念崖。”

不待夏君志再说什么,简裳华又说道:“还有,你虽然是大越皇帝,但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个凡人罢了,我的庭院有我的规矩,以后还是莫要不请自来的好,慢走不送。”

简裳华此话甚是绝决,夏君志虽然心中有些失望,但眼神之中却并未完全黯淡,反倒是有了一丝斗志。

接下来的几日,夏君志每日都会去简裳华的庭院外,既然她不让他进去,那他便在院外等候,她要去哪里,他都会紧随其后。

开始的一两日,简裳华还有些烦躁,又过了几日,已经习惯身后有人跟着的简裳华也就不再意他是否在身后,恍如平日一般带着熙儿四处闲逛。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间已是过了二十余日。

清早,夏君志如同往日一般来到简裳华的院外,等待着对方出来,而简裳华也并未让他失望,大约过了一刻钟她便带着熙儿出了来。

熙儿知晓娘亲不喜欢这个整日待在自家院外的人,但他对他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趁着娘亲不注意,暗地里给了夏君志一个甜甜的微笑。

不巧今日却是被简裳华看了个正着,抬起右手轻轻在熙儿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其不要乱与人打招呼。

一段小插曲过后,简裳华已然来到了不远处的湖边,湖水清澈见底,碧绿喜人,但就是如此宜人的景色中,简裳华硬生生感到一丝不安。

果不其然,突然在湖边树林里闪出一群黑衣人,以其气息而言,简裳华看得出来人都是高手。

黑衣人出来后,直接向着简裳华袭来,刀刀致命,这些黑衣人武功虽高,但对上简裳华还是差了许多,奈何简裳华怀中还抱着明显有些吓着的熙儿,动作必然有所缓减。

开始时简裳华还游刃有余,但随着黑衣人慢慢聚拢,即便有夏君志在一旁分担了许多,但也难以抵挡所有黑衣人的袭击。

而且这些黑衣人显然是些训练有素的高手,简裳华隐隐有些招架不住之意。

就在她将一个黑衣人踢开之后,身后一个黑衣人屏息而至,眼见刀尖就要落到简裳华的后背,夏君志突然甩开身旁之人,飞奔而至,用血肉之躯挡在了简裳华的身前。

刀尖进而急出,瞬间夏君志胸前已是鲜血一片。

“君志!”一声怒吼之后,简裳华一掌打开了伤了夏君志之人。

简裳华将人护于身后,与眼前的黑衣人对持着。

“赶紧动手,省的出了什么岔子。”黑衣统领话音刚落,身前便闪出一个白衣男子,来人便是夜无幽与武箐,有了这两人的加入,战局瞬间便一边倒了起来,不久后黑衣人全部被杀,但夏君志也明显已经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君志!”简裳华又是一声悲切之声。

“姐姐,我们先将大哥带回去,也好为他医治。”此时还是夜无幽神志清明,告知着简裳华。

“对,我们赶快回去。”

三日后,简裳华坐在依旧昏迷着的夏君志床前,右手拿着锦帕为他擦拭着额间汗液。

“君志,你快些醒来好不好?等你好了,我们就回夏京城,我们一起去看看齐老还有靖儿与离儿,他们现在都已经长大了吧。”简裳华嘴中不断的诉说着,希望能看到夏君志醒来。

但躺在床榻之上的夏君志却是没有丝毫反应。

简裳华眼中沁含着泪水,慢慢于眼角滑落,滴在了夏君志的额头之上。

“裳华,不要哭。”

一道在简裳华心中隐藏了五年之久的声音突然响起,将眼中含泪的简裳华从失神中惊醒。

“你醒了!”简裳华语气之中满是欣喜,但瞬间又将欣喜之意隐藏了下去。

“你醒了便好,无幽这几日甚是担忧,我去唤他过来。”简裳华说完便起身慌忙的出了去,如逃跑一般。

夏君志扯了扯嘴角,难得的漏出了一丝笑容,他知晓简裳华已经原谅了他,只是碍于面子跑了出去而已。

又过了十几日后,夏君志身上的伤在简裳华的医治之下已然没了大碍。

此时夏君志已经离开夏京城一月有余,恐京中有事,夏君志提议回夏京。

简裳华虽然面上还是有些对夏君志不理不睬,但心中已是原谅了他,十几日前,当夏君志满身是血的躺在她的怀中之时,她满心只盼他能好起来,对他早已没了恨意。

因此,对夏君志提议回京之事,她并没有反对,而且已经过了五年,她也甚是想念靖儿他们,不知道他们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

因为夏君志的伤情之故,几人回京城之行甚是缓慢,熙儿也知晓了这个他一直深有好感的人是自己的父亲,一路上自是对他百般依赖。

因为有熙儿在的缘故,回京之程倒是欢声笑语不断。

在回京之前,夏君志便让武箐给齐老等人飞鸽传书,告知了寻到简裳华的好消息。

因此,简裳华等人回到夏京城之时,着实被城门前来接她之人给吓了到。

但更多的是感动,她走到一个八九岁的漂亮孩童面前,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说道:“离儿可曾记得姐姐?”

“离儿当然记得姐姐,姐姐你去了哪里,怎么这么久不回来看离儿。”虽然已是‘男子汉’了,但离儿在见到简裳华的那一刻还是流出了眼泪。

而一旁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眼中也沁含着泪水,赫然是许久未见的齐靖。

简裳华扫视一遍,看到方莫正抱着一个婴孩站在殇雨身前,眼中满是微笑的看着她。

一旁的齐老虽然面容更加苍老,但也难以掩盖面上的喜色。

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简裳华身前,她也抑制不住眼中泪水,缓缓滴落,此时夏君志走至她的身前,轻拍着她的肩头,让她依偎在自己怀中。

半月后,大越皇帝昭告天下,册封原太子妃简裳华为皇后,皇长子夏云熙为太子。

册封大典之时更是大赦天下,免赋税三年。

皇宫御花园之中,夏君志满脸喜色,不住的询问简裳华她刚刚所说之话是不是真的。

简裳华微微含笑,右手覆于腹间,缓缓点头。

夏君志惊喜之余想要将其抱起,但又怕伤了她腹中孩子,只能原地不住的走动,以此来表达心中的喜悦。

待他安奈住心中之喜后,将简裳华搂于怀中,与其一起坐于凉亭之中,看着满院的桃花散落。

二人就这般如绝美画卷一般久久没有离开,仿若时间停止于此,许久许久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