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九月份的清晨六点,外面已经亮了一大片了。韩一朝睁开双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经过昨夜的一夜修行,《混沌级灵诀》功力又深厚了一分。

他没有睡懒觉的习惯,窗户微开,一阵凉爽的晨风吹了进来,格外清新舒服。

“现在时间还早,先去军训场地转一转吧。”林傲、徐强这几人还在呼呼大睡,估计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起来的。

所以韩一朝也没有打扰他们,而是穿好了军训的服装,一个人朝着操场走去。

河州大学的绿化做的很好,有许多林荫小道,河州大学校园运动场的一侧有一片树林,绿意盈然、灵气扑面。

唯一不雅观的便是不少粗大的树木躯干上,偶尔刻着情侣们名字,显得有些异常突兀,不过也算是青春留下的美好记忆。

“哎,我若恋爱,肯定不会在这里刻上自己名字,而是把对方永远刻在心里。”

随即韩一朝又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在想啥啊,这一生只为重新来过,感情一事,对于自己太过遥远了。”

甩了甩脑子,重新向前走去。

大概是走到林子的一半位置,前方的一处柳树下,一位双鬓斑白的老者,正在树下打拳,他看上去至少60多岁了,但是身子很硬朗,双眼更是炯炯有神,孔武有力。

一招一式时而缓慢,时而迅疾,举手投足间都引动微弱的劲风,脚下的落叶更是簌簌作响,时间一长身体周围竟有一层薄薄的雾气。

“御劲圆满!”

从昨晚马三爷口中国术境界来看,这人已经是到了御劲圆满的境界了,和马三爷应该不相上下。

这老者也发现旁边站了一个年轻的同学,至少看了自己有五分钟了。

老者上下大量一番,见这位同学脸上神韵充实,身板笔直,精气神十足。

老者颇有些欣喜,“能起这么早的年轻人,真是少见啊,你叫什么名字啊,看你这身穿着,应该是参加大一军训的新生吧。”

“是的,老爷爷。我叫韩一朝是今年的大一新生,因为看您在树下练武,太过精彩所以忍不住停下多看了几眼。”

韩一朝礼貌道,尊重老人也是华国美德之一。

谦和有礼又不卑不亢,老者满意的点点头,“你别叫我老爷爷,显得我快死了一般,叫我温老就行了。”

又继续慈和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见你对武术有兴趣,不如我教你几手,平日多多练习,既能强身健体也能当做防身所用。”

老人家看见一个年轻同学对自己充满了崇拜,刹那间仿如自己年轻十岁,一时兴起,竟然有了传授技艺的冲动。

韩一朝哭笑不得。

这华国的武术对于自己而言,就跟小学计算题差不多,但是毕竟老人家也是一片好心,也不忍心拒绝,所以也就点头同意了。

“多谢温老传授。”

温老爽朗一笑,“好好好,来跟着我做,起手、抱圆、出拳、回挡……”

老人家一招一式仔仔细细的传授,生怕韩一朝记不着。

第一遍演练完之后,温老道:“一朝,你凭着刚才记忆演练一遍,若有不妥之处,我也好从旁指点。”

“好!”

于是韩一朝便慢慢的演练了起来。

温老惊异的发现韩一朝学的太快了,每一招一式,不多一分放纵、不少一分迟缓,动作行云流水,姿态娴熟老练,就像是这套招式他已经练了十多年了一般。

“你这是……”温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温老,我哪里做得不对吗?”

“不是不是,是你做得太好了,一朝你以前是不是学过武术啊?”

“不瞒温老,我以前的确学过一些武术,也曾在自己的家乡获得过一些小小的荣誉。”韩一朝谦虚道。

这荣誉二字,在温老看来肯定是什么少年武术冠军之类的,见他诚实相告,又对韩一朝又了一分好感。

“原来如此,难怪也能上手这么快,这样更好,武术讲究形为下意为上,以意控形,意的基本使用方法,便是用气控形。来跟着我的节奏走。”

“呼、吸、气走全身、气运手掌……”

温老散发出一圈薄薄的气场,将韩一朝笼罩在里面,想要带着他在练习招式的过程中,使他感受这一股气的灵动。

不过2分钟中后,温老就彻底傻眼了。

这韩一朝居然也散发出了一个气场,相比自己的更加浓厚、更加浩然。

置身其中,一股清凉惬意之感走遍全身,不知不觉间,竟然发现是自己跟着韩一朝的节奏走,是在太多匪夷所思。

“温老注意了,下一招我觉得可以这样打。”韩一朝在温老这一套招式上临时又创新了几招。

温老丝毫没有抗拒的感觉,而是迫不及待想要学习,毫无怨言的跟着韩一朝的招式走。

“气沉丹田、抱元归一,吐纳凝气,出击!”

韩一朝一掌推出,一股掌风扑来,吹得地上的落叶漫天狂舞,前方的一颗柳树上的所有柳条,竟然朝着一个方向同时飘扬,仿如飓风过境,树上的柳叶顿时散落了一地。

“好!”温老大呼一声,赞不绝口。

“哈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是我老头子有眼不识泰山,方才班门弄斧了。”

温老对着韩一朝抱拳行礼,之前虽然对他刮目相看,尽量高估甚至还有收他为徒的想法,不过如何都想不到这位少年,竟然已经有了罡气宗师境界,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温老严重了。”

“一朝宗师,你太过谦虚了,老头子我刚才实在惭愧万分。”

“我不是什么宗师,一句宗师实在不敢担当。”

温老觉得这韩一朝虽有宗师实力,却没有宗师的冷傲架子,反而平易近人,真是难得可贵。

“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一朝老弟吧,老弟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我姓温,单名一个康字,你最后那两招堪称神技,老弟你可得好好教教我。”

温老此时竟然也厚起了脸皮,实在是韩一朝那一手掌风吹树,太过惊艳了。

“一定一定。”

韩一朝也喜欢这个老头,对他印象很好,自然是知无不言,倾囊相授。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七点五十分,林荫小道上陆陆续续走过许多身穿军装的学生,但是谁都没有留意到柳树下一老一少的声影。

“温老,时间不早了,我得去参加军训了。”

“好,一朝老弟,你是哪一个班的,我有空也去看看你,期望你下次多多指点我。”

“好说好说,我管理学院工管一班的。”韩一朝如实说道。

二人拜别之后,韩一朝便回火速赶往操场,估计人都到齐了。

时间7点54分,工管两个班安排在一块儿训练,队列站的整整齐齐,所有人都面容严肃。

“都到齐了吗?”年轻教官呵斥一声。

“报告,工管一班韩一朝未到。”

“报告,工管二班李青野、周勇、孙泽未到。”

教官脸上不悦,虽说是八点正式开始,不过军队训练,自有提前五分钟到场的规矩。

“报告教官,工管一班韩一朝报道。”韩一朝看了一下时间,刚好7点55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