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好湿好紧

地洞中的战斗十分惨烈。

在刚完成了狂变的大山此刻的眼睛通红,看上去很是可怕,在他冰冷的眼神里甚至看不到一点人类该有的感情,想是个野兽一般。

而且他身体周围的真气也变成了血红色,配合上他现在修长的身材,整个人都十分的诡异。

寒冰巨兽仅仅是愣了一会就反应了过来,不过在战斗中他好像忌惮的什么,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但是现在寒冰巨兽却是再次占据了上风,他靠着远高出大山的实力又将其重新压制了下去。

随着寒冰巨兽的一声怒吼,他四周的空气都刮起了大风,中间甚至还可以看见冰刃,当打在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凹洞,看上去威力很强。

“去死,去死吧。”大山宛若魔神一般,挥舞的手上的大刀胡乱砍在寒冰巨兽身上,但现在的他已经没了一开始那么强悍了。

一声声巨响从寒冰巨兽身上传出,不过这次大山的攻击只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反而还被对方口中飞出来的锋刃刮伤。

红色的真气似乎有着天生的破坏力,就算是大山和寒冰巨兽的相差了一个大境界,但是每次大山的攻击都可以给他带来一些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在短暂的交手后大山的真气消耗的也很快,没多久他的进攻就开始变弱了。

“轰!”终于,在双方交战了一分多钟后大山再次被寒冰巨兽拍飞了出去,这次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而他的大刀也跌落到了一边。

不过同样的,寒冰巨兽现在也不好受,他的右臂基本快要掉落,从伤口处不断地流出寒冷的风气,似乎是血液一般。

而在他的身上也有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伤口,加起来也对他产生了很大的伤害。

此时寒冰巨兽已经萌生了退意,眼前这个仅仅是神息中期的对手也太恐怖了,实力比起之前提升了不知一筹,而且本身也变得异常耐打,整个人都十分的诡异。

“畜牲,受死!”一道怒斥从寒冰巨兽的头上传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背后一道强大的冲击力就出现了。

一道星光爆开,祭祀的攻击已经降落到了寒冰巨兽的身上,一下子将他原本摇摇欲坠的胳膊彻底打落。

“嗷!”身上的疼痛让寒冰巨兽忍不住仰天长啸。

这一下对他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他纯冰块的身体都感觉承受不消。

“轰!”的一声他倒了下去,紧接的就是祭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等这一刻祭祀已经等了很久了,普通的攻击很难对寒冰巨兽高强度的身体造成巨大的破坏,只有这种偷袭加手段才能在他警惕放松的时候占取一些便宜。

“大山,赶紧让开。”

如今的大山在遭到寒冰巨兽的攻击后已经变得很虚弱,伤上加伤,这对他来说很不利。

而林轩刚准备上前帮忙的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被迫留在了那里保护其他人。

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经被打破了,在祭祀的进攻之后寒冰巨兽显然也受到了重创,在他的身上大大小小一片伤口,看上去非常恐怖。

没有犹豫,林轩几下来到了大山的身前,但是大山现在已经晕倒在地,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只是添加了许多伤口。

祭祀已经来到了林轩这里,看着大山神色复杂,却没有说一句话。

林轩从身上掏出一株龙吟草,碾成碎末塞进了他的嘴巴。

随即一伸手排在大山的背后,让他将其都咽了进去。

“咳,杀!”而当大山恢复点意识后眼睛又开始变得通红,皮肤也变得干燥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林轩心中疑惑。大山刚才不是恢复了嘛?怎么现在又变成了这样。

不过马上他就发觉了不对。

“糟了,这种诡异的状态在吞噬他的生命力。等生命力流逝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林轩的话像是一枚炸弹,让人群变得惊慌。

难道好不容易等了几千年的拥有狂变血脉的人就这样死去嘛?

两次大起大落的变化让所有人都觉得窒息,心里终于感受到了绝望。

之前那个有血性的汉子最先反应过来,他本来死部落的一名战士。只不过他负责安排避难人们的安全,所以才没有参加之前的战斗,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是一名和个的战士,现在也是最先冷静下来的人。

“恩人,您是神医,肯定还有办法的对吧?”

林轩叹了口气,他要是有办法的话肯定会出手相救的,但是之前大山誓死帮他拖延时间,这一点就足够让林轩承认他了。

只是这东西并不是病,而且又这么诡异,他实在没有办法。

不过看着眼前这几十双充满希翼而脆弱的眼神又不好说什么,拍了下大腿:“我尽力吧。”

说完他将所有的草药都掏了出来,其中百洛参,仙人茗,鬼栗子都有降人邪火,平心静气的效果。

现在大山只是失去了意识才会变成这般模样,要是让他冷静下来也许就可以恢复。

“你们都退后。”林轩一挥手,身后的几十人纷纷往后退去。

“算了,我去盯着那大家伙。”祭祀摇了摇头看了眼大山离开了这边。

不一会的时间林轩就已经将这几味药草用砂锅煮熟,还好之前他们在路过那潭瀑布的时候接了点水。

给大山灌进去了中药,林轩又开始施展银针,疏通他体内的经络。

“啊!”大山嘴里一口黑血吐出,猩红的眼神恢复了不少,再看见施针是人林轩后放下了心。

看着这迅速变化的大山林轩的心里不由的震惊,看着自己手上的银针也亲和了许多。

这其实就是一套简单的施针方法,疏通人体经络,只不过这次的效果实在太好了,让林轩都深感意外。

当他下针之后,本来是打算灌输自己的真气从旁辅助,但却没想到通过银针时却好像被一种特殊的东西过滤了一下,让他的真气发生了一点变化,但是当苏通大山经络的识货其效果却非常的好。

太神奇了,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林轩看着说上的银针心中高兴。

这东西不仅一个意念就可以操控,而且无论是攻击还是治疗都有意想不到的下过,简直是给他量身定制。

不一会大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在林轩的治疗下他恢复了冷静,张开了眼睛。

“感觉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嘛?”林轩见状直接问道。

大山眼睛一转,知道是林轩救了他,连忙回道:“没有,出了浑身还有点酸痛就是真气消耗的太多了一点。”

听到但是的话后林轩松了口气,暗道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只不过这次治疗的效果太过于惊人,他都不敢相信。

“好了,你下恢复真气吧,我再去想想办法。”林轩拔出了银针后道。

“不好,这东西不要命了,他要自爆。”突然间,祭祀惊慌的声音从远方传了过来,整个人都带着恐慌。

自爆?林轩闻声而去,只见原本的寒冰巨兽现在浑身都散发的一种恐怖的气息,而在他身后则形成了一道真气漩涡,将四周的真气都吸收了过去。

林轩一看之下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虽然他从来没听过自爆这个词,但是看这样子,要是真的让那家伙爆炸开来的话其威力绝对不迅速一般的导弹,甚至还会因为地理位置产生更恐怖的威力。

来不及过多的思考林轩赶忙冲了过来,他必须在寒冰巨兽爆炸之前阻止对方。

“来不及了,这家伙从刚才就开始蓄力,现在他背后的能量已经不是我们的实力能够打断的了。”一边的祭祀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寒冰巨兽,沉声道。

“那怎么办,先不说我们会怎样,但是那些人就绝对会死。”林轩咬牙切齿道,他说的自然是部落的那些人。

林轩他们还有一定的实力,但是他们才通窍期,甚至更多的知识普通人,在这种威力之下如何生存,何况就眼前的情况而言,林轩他们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肯定没有余力帮助他们的。

祭祀不愧是见多识广,在短暂的时间里就想到了办法:“虽然一般的手段没用,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特殊的办法让爆炸威力缩小,要是做的好的话甚至可以在前面开启一条同道,追击上那些人,夺回宝物。”

林轩听到后不由感到震撼,没想到祭祀竟然还有这种办法,随即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不过希望不大,但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林轩听完后不在吭声,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祭祀的话。

当他说完后林轩来到了寒冰巨兽的头部,银针已经准备好了。

刚才祭祀的一番话对他来说很重要。

“虽然银针是用来救人的,但其原理却是对经脉的疏通,在一开始是没有穴位这个词的,这只是后来人们创造的,所以同样的方法,换到别的生物上只要再创造一个穴位,就可以到达自己的目的。”(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