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老祖?”

场上一阵惊呼,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莫非

那道劲风是何等恐怖,无论是假丹修为的张鬼还是一身铜皮铁骨的冬熊都说被一切两半,其中诡异的力量更是不知凡几,但是在这白色人影面前,居然挥手便可湮灭。%%%.wenxue6.com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这人就是张家的金丹老祖!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全部目光狂热的看着白色人影。

被称为陆地神仙的金丹修士!

无数人一生都不曾见过金丹修士!

只见这人一身洁白的长袍,鹤发童颜,虽然老朽,但是身上一股出尘的气息不经意间便覆盖全场。

“见到金丹神仙,此生无憾!”

无数人都激动的不能自已,在这个灵气匮乏的年代,金丹修士已经代表了最强的战力。

每一位金丹修士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宛如神话一般。

不管你是几流家族,但凡出现一位金丹老祖,那便可为世家,诸大族都按平辈论交。而张家能在二十年之内飞速崛起,靠的就是这位二十年前成功结成金丹的张无极!

站在张松面前,张无极目光淡然,轻声道:“张松,你可知错?”

张松羞愧难当:“老祖,未能阻敌,是松之过,还请老祖惩罚!”

闻言,张无极轻轻摇头,眼中一片空灵:“你之错,在于狂妄轻敌,而不是其他。”

“敢来张家惹事的,手上会没有手段?”

张松跪倒在地:“老祖,这事是松之错,我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李锋有些不置可否,淡淡的道:“通知你,就能有用?”

“果然是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张无极轻轻摇头,曲指一弹,一道青芒便朝着李锋飞来。

那青芒速度虽然很慢,但几乎转瞬便到了李锋身前。

“啵”

像是水流穿过了细沙,青芒轻轻的掠过虚空,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迹。

李锋神色淡然,轻轻抬起手掌,一道白色的掌印同样飘出,兑子般的和那青芒碰撞,随后消失。

“果然有些实力。”

张无极一脸的平静,丝毫没有惊讶自己发出的青芒消散,淡淡的道:“但是你不该来招惹我张家的。”

“不入金丹”

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身形虚晃,已然凌空而立,目光如电。

“便是蝼蚁!”

只见夜色中不知何时飘来无数的青芒汇聚在张无极身边,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的匹练,像是银枪一般狠狠的朝着李锋袭来。

“这便是金丹修士调动天地灵气吗?!”

探子中不少识货的,捂着嘴让自己不要大声叫出来。

金丹修士已然领悟了一丝天道,能够调动方圆十米的天气灵气为己用,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凝灵为物。这灵气化作的物体,经过金丹修士的加持,威力恐怖异常,其中强悍者能开山裂石!

“轰隆!”

青色匹练速度极快,最先接触的便是重装坦克的残骸,只见它像是切豆腐一样轻轻的穿过残骸仿佛不带一丝烟火。

但是留下的,却是随风飘去的粉末。

这一击之下,连钢铁都被分解成了最原始的颗粒!

“这这便是金丹神仙之威!”

不止一个人在颤抖,各家族的探子也是实力雄厚之人,不然也干不了这工作,但是在这恐怖的一击面前,没有人不瑟瑟发抖。

毕竟金丹修士实在太少,基本上没有人看见金丹神仙出过手。

“轰”

一声爆响随着而来,原来是一辆坦克车内的坦克兵受不了这样恐怖的压力,引爆了车内的炮弹。

但是剧烈的殉爆却是没有给那匹练造成任何伤害,匹练仍然在继续前进,朝着李锋前进。

“果然是蝼蚁。”

看见李锋被匹练包围,张无极面色淡然的摇头。

不过语气中还是有着一丝可惜,看来那雷法是拿不到了。

众人无不叹息。

若是这个李风能够韬光养晦,乖乖交出雷法的话,恐怕以后的成就绝对不低,毕竟他这么年轻便已经是筑基修士,可谓是天赋异禀。

但是既然张家老祖出手了,李风断无生还可能了。

张松也是恢复了之前狂傲的表情,睥睨的看着淹没在匹练中的李锋和秦血。

任你手段诡异,术法高超又如何?还不是要被我老祖一击必杀

但是就在此时,一声忽如其来的声音却是响彻全场。

“金丹修士,不过如此。”

一道强烈的金光像是拨开云雾的太阳一般,狠狠的刺刺穿匹练,照耀全场!

“快快啊!”

飞驰的汽车上,刘老满脸的焦急,不停的催促着司机。

从调查林青,到调集坦克,甚至最后那冰冷的语言和前往的张家的路线,刘老哪里还能不知道

天,马上就要被李锋给捅破了!

所以他马不停蹄的召集了国安所有的力量,飞速赶往的现场,但是从卫星图片传来的消息看,事情已经爆发了!

“刘老,我们也想快啊,可是距离摆在这呢。”司机也是一脸的焦急,他是国安的老人了,自然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多重要,但是他已经把速度开的最快了。

刘老狠狠的一锤座椅,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李锋不要招惹到张家的金丹老祖。

在无数人震惊的眼中,李锋像是绝世战神一般,脚踏虚空,一步步的从匹练中缓步而来。

“不过如此罢了。”

虽然不知道李锋是如何从匹练中脱困的,但是张松已然暴怒,在他心中,老祖就是天上的神仙,敢辱老祖者,都该死!

“你在找死!”

张无极也是面色一沉,这一击虽然用了灵气化物,但是他并没有使出全力,李锋能出来不过是侥幸罢了,居然敢如此狂妄。

“那我就叫你见识见识这么叫金丹之怒!”

张无极周身一阵波动,浓厚的青芒在他身上汇集,一口古朴的宝剑被他袖袍一抖喷出,悬浮在身前遥遥指着李锋。

“李锋小儿,我老祖怒了,你就等着受死吧!”

张松一阵狞笑,显然之前李锋将他吓的跌倒在地让他很是羞愤。

但是就在此时,李锋冷冰冰的一句话却是叫几人一愣。

“想死也等我把话问完吧?”

张松怒目而视,怕是你想死吧,靠着几手不知道哪里来大的邪门手段居然敢如此张狂。

张无极却是面色一变,瞳孔猛地一缩,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抬手阻拦张松,冷声道:“说来听听,也叫你死个明白。”

李锋眸子里闪过一丝锋芒,死死的盯着张无极:“山海一个叫林青的姑娘,你认识吗?”

闻言,张无极还没说话,张松却是面色猛地一变,不禁脱口而出:“林青?!你是说”

李锋浑身一颤,死死的盯着张松想听他的后话。

但是张松的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看着胸口插着的飞剑,张松不敢置信的望着张无极:

“老祖,你我是你的后裔啊你”

看着绝望的张松,张无极却是风轻云淡,仿佛杀的是一只鸡,而不是自己的后裔。

“张松,你的话太多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