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换妻

宏哥咿咿呀呀地叫道:“弟弟……也有妹妹。%%%.wenxue6.com”

师缨在另一侧羡慕的轻叹,他缓缓回眸看了一眼姬白,低声道:“师弟,当日你没有诊出是双胞胎?”

姬白缓缓地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深沉,银发飘扬,恍若谪仙,“师缨,师缨,我可不是专攻这个的,怎么能诊出是男是女?”

闻人奕深吸了一口气,心情欢愉,想起当年那个半仙曾经算出过,他有一子一女,没想到倒是应验了。

容夙不服气地轻哼了一声,忽然目光看向了虞染,见虞染在宏哥面前轻晃着拨浪鼓,顿时不屑道:“染公子还是莫要得瑟了,有人可是比你更厉害些,而且不是厉害的一星半点,他可是一射双雕。”

虞染无所谓地一笑,云淡风轻地直起身子,手中抱着宏儿,姿态非常优雅地逗了逗,“闻人奕是我的表兄,我们表兄弟可是关系不错的。正所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表兄弟二人当然在这方面都胜过诸位一筹。”

闻言,花惜容也眼眸微沉,“真是得瑟。”

谢千夜沉稳地站在一侧,没有言语。

姬白表情清冷,眯了眯眸子。

师缨眸子骨碌碌地一转,忽然上前,看着闻人奕深深一揖,“五师弟,我想要请问你一件事情。”

“何事?”闻人奕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心思还在一儿一女的身上,以及在那刚刚生产过的苏墨身上,目光只随意轻轻瞥了师缨一眼,并不多言。

师缨一本正经,一脸正色地凑到他面前问道:“恭喜奕师弟当爹爹,而且儿女双全,还真是可喜可贺,师兄看着很是羡慕,不过吾有一事不明,我请问要师弟如何不射则已,一射惊人,且神勇威武地一次射出两只来?”当然师缨也是不说则已,一说惊人。

“这这,这我怎么知道?”闻人奕红着脸,没想到师缨居然会这般询问他,毫无顾忌,坦坦荡荡,反而让闻人奕有些不适,毕竟,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其实,我也想要两只。”师缨幽幽一叹。

“那个……你不如去问姬白。”闻人奕咳了咳,面容微红,目光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姬白。

“姬白,子玉师弟。”师缨笑着询问。

“嗯?”姬白冷冷抬眸。

“你可有妙法?”

“天下各种妙法记载的很多,但大多都是臆谈,其实我也不清楚,生孩子这种事情看的是运气,而且变数太多,命里有时自然会有的,命里无时莫强求,因果早已是定下的。”姬白有些面容深沉且不耐烦。

“师弟,因果早已定,你这话说的和神棍似的,模棱两可,模棱两可。”师缨的表情虽然温文尔雅,语气里却有一些不满。

“嗤。”花惜容在一侧妩媚妖娆笑道:“师缨,这个倒是不怪姬白。”

“哦,何解?”师缨问道。

“就凭着姬白的医术,若论第二,每有人敢论第一,本来姬白可以第二个当爹的,但不想他还是命里头还是没有子嗣,姬白的表面上虽没有什么,但心里面自然一直不爽快,不痛快,且羡慕嫉妒恨的,毕竟这生孩子这可是两个人的事情,稍打个喷嚏,咳个一声,说不定都不会怀上。

总之生儿育女的事情充满了变数,所以也只有看命了。”

花惜容笑着看了姬白一眼,他是故意说到了姬白的痛处。

姬白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可见其打击有多深。

“对了,那两个姐弟叫什么名儿好呢。”容夙目光羡慕地问道。

“我想过了,男孩子叫闻人铎,女孩子叫闻人芷。”闻人奕一脸幸福地说道。

“哦?有什么讲究没有?”谢千夜负手而立,低声问道。

“闻人铎,宝铎含风,响出天外,出自《洛阳伽蓝记》,铎为军中之乐器,所以才是我儿最佳的名字。闻人芷,芷乃是香味令人止步之草,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这个是我女儿的名字。”闻人奕言语甚为欣喜地说道。

容夙微微侧眸,傲然一笑,“不错,比起虞染那孩儿的名字,真是强得太多了。”

虞染挑起眉头,“又如何?阁下难道没有听过,贱名好活。”

“啧啧,怎不叫更贱一些的名字?”容夙有些不屑。

“啧,再贱能贱得过你吗?”虞染轻笑。

“虞染,你想讨打?”容夙捏了捏拳。

“打架?乃是小儿行为,粗鲁蛮横,委实幼稚,阁下果然还是长不大。”虞染不屑地看了容夙一眼,“若有本事你也生一个儿子,看看我们两个的儿子谁更棒。”

“既如此,虞染,我们走着瞧。”容夙瞪圆了眼睛。

“好,走着瞧便走着瞧。”虞染轻笑一声。

此后,众人瞧见苏墨身子安好,却需要安寝修养,众人则留下了一人,其余人则金光一顿,消逝于此。

小铎与小芷是两个乖巧的宝儿,平日里不喜哭闹,吃完了睡,睡完了吃,而且偏偏胃口奇好,此番师缨就是想要蹭一蹭顿饭,也是没有机会。但见两个小家伙如小彘儿一般各自抱着一边雪白,吃的不亦乐乎,吮好后各自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可怜苏墨就是奶水再足,也是不够喂饱两个小东西的。

姬白见状,又从天界买来一头健康的天家乳牛。

每天一小桶奶,两个小家伙月子里就吃的白白胖胖。

但见两个可爱的娃儿穿着红色肚兜,上面各自绣着一个“铎”,一个“芷”。

苏墨的身子恢复的很好,在姬白的调养下,又一个月便再次恢复了体形。

接下来的时日,众人还是白日统领着天界的事务,夜里规规矩矩地按照玉佩上的点数侍寝。

是夜,天空中,一座神奇的殿堂飞过,谁能想到那正是泷月帝姬的府邸呢?

但见那宫殿的院子里很安静,树影迷离,虫儿不断地发出鸣叫声,月色朦胧,景色如画,银色的明月挂在天空,月光如水般洒在池塘内,水雾渐渐凝聚起来,如轻纱一般。师缨与花惜容二人正款款地走过此地,目光瞧望着周围的景色,挂在树梢的铃铛声清脆传来,给这宁静舒适的夜晚添了些清爽之意。

不远处,宏哥咯咯的笑声传来,还有铎儿与芷儿的呀呀声。

三个孩儿给这天空中的宫殿增加了不少的乐趣。

但见虞染带着宏哥,闻人奕带着闻人芷,闻人铎。

三个孩子在草地上面耍在一处。

苏墨趴在不远处,她身形慵懒,看上去更有女人的味道。她正懒洋洋伸手托着侧脸,另一只手慢慢翻动着书页,勾了勾嘴唇,面前放着红葡萄酒,狭长的双眼带着迷人的酒红色,漂亮无比的黑瞳晶莹得像是沉浸在了天河中星空,又如最美好的黑宝石。

瞧见这般模样的苏墨,师缨与花惜容的眼前不由都是一亮。

而闻人奕此时抽出剑来,身形一转,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绮丽的光芒,如同一条条光弧。

如同疾风暴雨般,星星点点,格外好看。

虞宏看着闻人奕的出手,看的惊奇,不禁拍手笑着。

一只雪白的狐狸看着闻人奕在舞剑,立刻摇晃着大尾巴,如人一般露出牙齿,模样谄媚。

“闻人奕,这孩子只有看我跳舞才会高兴,你舞剑说不定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虞染轻笑一声。

“别得意,我这可是在给铎儿舞剑。”

“你那铎儿才一个月,若要等到一岁,怕是连木剑都拿不起来。”

“虞染,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我把动作示范出来,我的铎儿就定会早一日握剑。”

“好,你加油,我家宏儿当仁不让,一定能早一日成才,定是棒棒的。”虞染开始自吹自擂。

“铎儿就是铎儿,肯定不差,我的芷儿也是大美女。”闻人奕亦自豪地说道,自从当爹后,两人就开始拼儿子,当然闻人芷毕竟是女孩儿,二人没有可比性,除非日后谁又有了女儿,闻人奕也是非常自信的愿意去比试一番,怎知刚刚夸赞了几句,铎儿却忽然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

虞染立刻笑道:“你家孩儿饿了,饿兵不打仗,你这个爹爹太不应该了。”

说着,虞染拿出旁边的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大苹果。

宏哥已经长了满口的乳牙,不但会吃苹果,就是吃饭也吃的很好。宏哥伸出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接过了苹果,张开小嘴,用力地咬下来一口。

闻人奕面色尴尬,这时候,苏墨抱过了铎儿,掀起了衣衫,侧过身子,接着给孩儿喂奶。

虞染挑起眸子,诧异地道:“墨儿,不是已经有了仙牛?这些事情何必亲力亲为?”

“只因刚刚断奶,我的奶水还有些胀,能喂一点就算一点。”苏墨半眯着眸子说道,“做娘亲的当然希望孩子能多吃一些,宏哥和铎儿都是我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做娘亲的哪个都不偏心的。”

虞染抱着宏哥赞道:“墨儿真是贤妻良母,如若胀的不舒服,我可以帮你。”

闻人奕抱着闻人芷道:“墨儿若觉着奶胀,我也可以帮你。”

苏墨淡淡抬眸,看了一眼宏哥,又看了一眼芷儿,低低道:“你们二人不要多言,抱好孩子就是了。”

此刻两个男子都羡慕地望着铎儿,但碍于对方在此,只好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花丛中,一双眼睛绿油油的。

如狼似虎!

待到苏墨整理好衣衫,悠悠然地回去屋中,在书房里不紧不慢地收拾着书册,翻看着这些日子的邸报,烛光微微摇曳,一灯如豆,屋内泛着昏黄,却是不想一个黑影儿从外面偷偷摸摸地溜了进来。

那身影蓦然站到了她的身后,忽然间伸出手,环住了那如柳枝一般柔美的纤腰。

苏墨黛眉一蹙,却是并没有拒绝,“花爷,今儿不是你侍寝,是师缨,你怎恁不遵守规矩?”

花惜容睁开一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喷出一口男儿的气息,“小墨,爷的点数提前增加了一些,我为了你可是多辛苦了几日,每日才睡那么一个时辰。”

苏墨斜睨他一眼,“花爷,你多休息一日又有何妨?”

“小墨,小墨,爷想要孩子可是等不及了。”花惜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摸过苏墨面庞,手指顺着耳畔落向发髻,就像抚出绝佳的琴曲,他的指尖灵巧地拔下了簪子,那乌黑迷人的秀发立刻滑落,慢慢地遮掩住了她的后背,那色泽如同丝绸般迷人。

他隔着衣衫,指尖一探,用他那充满了磁性的声音说道:“小墨如今生了三个孩儿果然不一样了,那里面可越来越大,将来你我二人的孩儿相信可饿不着他们,仙牛都不用买了,完全富余呀,还能省下一笔牛奶钱。”花惜容趴在她的肩头,睁着一双妖娆妩媚的眸子,正在那儿风情万种地细语低喃。

苏墨无语地看着他,“你是说我像奶牛?”

花惜容笑道:“是啊,我也是牛,耕地的牛,正好配种。”

苏墨的脸一沉,接着红了,“一派胡言。”

她可以觉察到,花惜容深深地抱住了她,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声音充满了磁性,身子也有些蠢蠢欲动。苏墨又如何不知花惜容的小小心思。

嘴巴上虽斥责着花惜容,可是她的身子却不受控制的,轻轻颤着靠在了花惜容的怀中。

“墨儿,正所谓有花堪折直须折,爷这朵花送到你的面前,何必要干干地插着看呢?今儿是个吉时吉日,再过些日子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放着那些朝廷大事交给谢老大吧!就让他能者多劳,我们两个还是做些想做的事情。”

“花爷,你还是快些去做事,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不放,真的吉时要到了。”

“花爷,时辰还早,我还要做事。”

可她说着,却发现花惜容在她耳畔吹拂着如兰如麝的气息,男子的味道正顺着她衣襟进入她的脖颈,而他笑吟吟地捏了捏她的面颊,“乖,让爷吃点嫩豆腐。”

苏墨脸通红,想要挣扎。可花惜容的手臂却紧紧搂着她,不得不说男人终究是有气力的,而生过孩子的妇人则更需要将养,同时在她怀中那只手,更是不安分的抚着她,揉捏着,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抿住嘴唇,红唇妖娆,眸光潋滟,唇齿间轻轻地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嘤咛,再也无力去站稳,整个人则柔若无骨一般,轻轻地瘫软在了花惜容的身上。

“小墨,乖乖的。”他低头在她耳畔细语。

“花爷,这里是书房,我们还是回卧房去吧!”

花惜容闻听这一句话,仿佛立刻打了鸡血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气力,忙伸手将苏墨公主抱起来,大步流星地便朝着卧房方向跑去。

冰狐趴在了棚子下面,看着花惜容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屋中,它抬起了眸子,侧着脑袋不解地看着。

它眨巴了一下小小的眼睛,正想着是不是要去告状,紧跟着一只鱼扔了出来。

冰狐立刻衔起了鱼,“砰”的一声已关上门。

就在闻人奕的两个孩儿半岁,宏哥两岁的时候,苏墨接下来怀上了师缨的孩子,师缨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当爹会当的这么快,得知这个消息的三日内,这个大男人乐得嘴唇都合不拢了,就是睡着了也是偷着笑的。

花惜容本以为这次当爹的应该是他,甚至还奔着吉时去了,不想果然应验了姬白那句话,命里没有!

苏墨没想到这一有了身孕,其他几个男人都安分了下来,对待她很是小心翼翼。

师缨在众人当中最是开心,每日都恭喜其他男人“喜当爹”,典型的欠揍。

虞染与闻人奕便罢了,其他男子当然也是羡慕嫉妒恨了。

众男子你看着我,我瞪着你,好像几只斗鸡一样。

而苏墨挺着肚子,发现这些男人一旦真的当爹了,就会喜形于色,得意忘形。

师缨也是个幸运的,苏墨也为他诞下了一子一女,名为师晏与师诗。

这两个孩子一看就是极聪明的,两只眼珠儿转啊转的。

就是吃奶也是算计的吃,并不多吃,竟让苏墨奶了二人半年之多。

接下来的一年,苏墨又给姬白生了一子,名为姬枫。

姬白叹息一声,一代神使终于有了子嗣,有了他与心爱女人的孩子。

只是这个孩儿一头发白,居然是少白头,不,胎里白头,与他如出一辙。

那小模样长得酷酷的,却是与苏墨的眸子一般,带点妖气,这下子又是谪仙,又是妖。

一年后,苏墨又给花惜容生了一对儿双胞胎女儿,那是两个妖娆绝代的美人儿,而且长得一模一样,一个名为花沉鱼,另一女儿名为花落雁。

姐姐花沉鱼的左眼下一颗泪痣,妹妹花落雁的右眼下则有一颗泪痣。

两个女娃娃又萌又娇贵,真是讨尽了花惜容的欢心。

花惜容觉着自己此生能有如此二女,真是上苍对他最大的厚爱。

接着苏墨又给容夙生了一女,名叫容娇儿,虞染立刻对容夙冷嘲热讽,讥讽他生不出儿子,容夙顿时和虞染没有了共同语言,索性与其他三个有女儿的男子常常凑在一起。

众人中,唯独谢千夜还没有孩子。

这些时日,苏墨一直不停地生儿育女着,当她表示自己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这个男人并没有反对,谢千夜虽然心中很是失落,但是他却依然无条件地喜欢着这个女人,当然是唯命是从,有求必应。

……

苏墨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这些日子几个小东西已经把她吃的*胀痛。

毕竟,断奶的时日也是非常痛楚的。

自从新的天界奶牛到来,家中仿佛有了一个奶牛场子,每日里都有新鲜的牛乳供应,苏墨顿时无所事事。

平日媛夫人与芳夫人常常喜欢前来关照孙儿,闻人奕居然和虞染如出一辙,洗尿布也是亲力亲为,有了这两个大男人做了榜样,其余的爹爹们当然也是一样亲力亲为,不肯假手他人,苏墨已经彻底插不了手,她觉着自己就是一个被罢免了的活动膳堂,月子一出,带孩儿也就没有她的事情了。

她坐在躺椅上,目光望去,容娇儿睁着一双如黑豆般的天真眸子,躺在容夙的怀中,娇萌的打着哈欠,容夙则手忙脚乱地抱着孩儿,目光看看这个师兄,又看看那个师兄,紧张兮兮地讨教着带孩子的经验。

苏墨庆幸这个孩儿并没有容夙那么傲娇,却是有些呆呆的,萌萌的。

这个女娃似乎不像自己,也不像容夙,当然更不像其他男子。

可以说是她九个孩儿中最乖巧的一个。

已经六岁大的宏哥穿着漂亮花哨的衣服,一看就是虞染爹爹做的。头上还扎着红色的带子,又潇洒又可爱,而且善于跳舞,诗词歌赋更是样样精通。

四岁半的闻人铎一脸冷酷,带着冰美人闻人芷,兄妹二人倒是很听话。

宏哥带着弟弟与妹妹,倒是有个大哥哥的模样。

闻人铎与闻人芷却是张口兵法,闭口兵法,虞宏有些无奈。

三岁多的师晏与师诗都是笑眯眯的,就像一对漂亮的瓷娃娃,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不知道脑子里又想着什么鬼主意。

两岁的姬枫走路健步如飞,身后背着剑,正是姬白为他量身打造的。

一头白色的中发披在肩膀上,蹦蹦跳跳的,真是可爱极了。

师晏指挥着姬枫给二人去拿玩具,怎知姬枫立刻摆出酷酷的模样,冷哼一声离去。

师缨上前低低对师诗与师晏道:“这姬家的小子很聪明,上回你们骗了他一次棒棒糖,他就记下了,下次要换个法子骗他,还不要让他爹爹知道。”

师晏与师诗眼珠儿一转,立刻点了点头。

而一岁多点的花沉鱼与花落雁更是可爱极了,穿着耀眼的红色裙子,眉心还点了花黄,花惜容一板一眼地为两个女儿教着琴谱,嘴里哼哼着音乐,两个女儿也摇头晃脑地跟着学,连表情都学的一模一样,一看二人长大后就是祸国殃民的绝色美人胚子。

另一厢,容夙看到容娇儿尿了,立刻把孩子抱在怀里,认真地换着尿布。

七个男人都忙忙碌碌的,苏墨觉着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于是,闲来无事,苏墨决定从天空的宫殿落入下方的林子,去周围荒蛮的地带看上一看。

荒蛮之地很冷,她披着漂亮的狐裘,在外面随意地走了走。

不知何时,天界也在发生着不大不小的变化,随着地界灵力的增加,此地的雨水与雪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山林周围也逐渐形成了古老的山脉。

清冷的月轮冉冉的升起,天界的月亮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但明月当空,照的天地一片清朗。而且映照得周围山色秀美,高低起伏的山脉流露出了雄浑之气。此地还有火山,还有岩浆,还有溶洞,与冰雪本是冲突,却是在天界的荒蛮大地中融洽地融合于一处,造就了荒蛮的雪山林间奇景。

苏墨穿着鹿皮小靴子,并没有乘坐任何的神兽坐骑。

此地虽然崎岖难行,但对于实力卓然的她还算是顺畅。

她的足踩在了雪地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如果说此地荒蛮的景色,是天界一处罕见的景致,一路所见,尽是绮丽的完美色泽,还有诸多的天界矿石。

这些年在她与众契约者的协助下,天界应该还算是一个美好的地界。

她挑起了眸子,风情流露。

如今已生过九个孩儿的苏墨浑身都流露出少妇才有的妩媚之色。

此地是个林子,诸多的贵族喜欢在此地打猎,当然也有人会在这里偷偷地采矿。

苏墨绕着林场走了一圈儿,觉着此地肯定被人开采过了,哪怕是仙界也一样担忧矿产能源,这些本该属于天家的东西,不知道流入到了哪些贵族的囊中?她呼吸着清冷的空气,嘴唇边溢出白色的雾气来,忽然远处神兽的蹄声传了过来,苏墨回眸,看到十几只神兽正朝着她的方向前来。

她知道,这些个贵族不是来打猎的,而是奔着矿产来的。

“兀那女人,你是怎么跑来的?”远处一些男子的声音传来。

“啧啧,这女人长得真漂亮,从来没有在天界遇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其他一位贵族男子的声音传出。

“若是能娶到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回去睡起来会多么惬意。”有人色迷迷地打量着苏墨。

“这个容易,只要把她掳回去,把生米做成熟饭即可。”

“不过可惜的是美人只有一个,狼多肉少,如何是好?”

“别的不提,带回去再说。”

“且慢,这个女人穿戴的如此华贵,应该不是寻常女子。”忽然有一人拦住了其他贵族。

“好像是啊!”其他的人立刻互相对望了一眼。

但见外面的几个贵族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苏墨,沉吟着,仿佛在思虑这个女人是不是他们可以夺走的对象。

苏墨心中轻嗤了一声,她肌肤晶莹,剔透如玉,宛若山林中的绝色精灵,她接着轻轻地抬起了眸子,一双极媚,极妖娆的眸子看得众人心跳加速,而她眸子清澈至极,仿佛不会容下一粒沙尘。

众人瞧见她这般美貌,立刻叫道:“不过大概不妨事的,我们乃是本地最大的贵族,有什么女人不能得到呢?”

苏墨没想到才已经生出了九子,且刚刚出了月子的她,居然在天界遇到了不长眼的贵族,想要霸占于她,这还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不过这些生儿育女的时间内,她倒是有些枯燥与无趣了,若是这些男子招惹她的话,她不介意扮猪吃老虎,好好地对付这些不长眼的贵族男儿,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思及此,她伸出了手指,袖中已经挥舞出一道灵力,蓄势待发。

她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出手了,这种感觉如今甚至有些新奇。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龙吟,众人的表情蓦然一变。

但见远远的,一个紫衫男子突然出现在此地,浑身充满了贵气,他侧身坐在一只黑龙的身上,飘然而至,众人看到了这个男子立刻表情变得凝重。

众人一脸惊骇的样子,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位天界充满了威名的男子——谢千夜。

“堂兄。”“表兄。”众人连忙叫道。

苏墨揉了揉眉心,她想起自己嫁给了七个男人,就是为了制约这些边远的地带蛮族贵族,而这荒蛮之地正是谢千夜掌控的地盘。

这些人当然是与谢千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索性靠在树上,看着谢千夜如何处置这些人物。

“我与你们是亲戚?”谢千夜凝眉。

“是的,是的。”众人连忙攀亲。

“各位真是好大的本事,仙界平安得来不易,尔等居然要强抢民女,真是丧心病狂。”

“谢老大,我们只是一时糊涂。”众人惊恐地从神兽身上下来,跪拜了起来。

“墨儿,你今日可有事情?”谢千夜目光看下了苏墨。

苏墨目光抬起,瞧见了谢千夜,“紫詹,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谢千夜淡淡道:“当然是来寻你,你怎可乱跑?”

“我觉着自己生过孩子就多余了。”苏墨抱怨。

“是你多虑了,我还没有孩子,当然心中想着你。”谢千夜神识传音。

“哦?”苏墨笑着看他。

“诸位听好,她是泷月帝姬,我的妻子可不是尔等能够肖想的。”谢千夜的目光冷冷看过诸人。

“啊!我们罪该万死。”众人大惊失色,连忙跪了下来,左右开弓,用力打着自己的面颊,恳请原谅。

“幸好遇到你们的是我,不是其他女子。”苏墨冷漠地看着众人,“好好地掌嘴。”

“是,是!”众贵族觉着自己实在是倒霉透了。

“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剥去贵族的头衔,都当个寻常人去吧。”谢千夜冷冷看向他们。

众人顿时哭丧着面容,连忙点头称是,不敢有半分违背之意,自从泷月帝姬大婚后,这天界彻底变了,变得让他们不能再无法无天。

------题外话------

明天还有最后一个番外,就结束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