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乱人伦小说

reborn看着木下井的身体慢慢变冷,地上的血液越来越多,他知道木下井应该是活不下来了,瑞恩已经放弃了挣扎,正面和reborn对上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于是他只是拉着木下井一起死而已。%%%.wenxue6.com

瑞恩早就已经看出来了,reborn对木下井的态度不一样,不管是对以前reborn的那些情人还是和以前对木下井的态度,都和现在不一样,而这种不同,整个彭格列似乎只有木下井一个人没有察觉到了。

冰蝶是多么聪明的一个女人,早就在那一次木下井在那场绑架中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木下井的不同了,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木下井的变化,也许也就只有木下井一个人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伪装得很好吧。

真是蠢死了,居然会把叛徒当成自己的朋友,简直不像是黑手党家族出来联姻的小姐啊。

reborn同样觉得木下井很蠢,但是很奇异地并不觉得讨厌,明明他才是最讨厌蠢货的人,之前也常常会被木下井弄得很想直接一枪崩了她,但是现在木下井真的躺在了这里,他反倒觉得有点难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光是看着这个出血量就知道木下井已经没救了,他能做的也只是把木下井的尸体带回彭格列而已。

这一场反抗很快就被reborn镇压下去了,瑞恩被他就地处决,而冰蝶则被他绑了起来,打算带回彭格列,跟冰蝶的家族换一些好处,杰索家族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家族,这一次损失了这么多的精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别想要和任何的家族敌对了。

他并不像彻底地毁掉这个家族,因为生活在提心吊胆中的感觉比彻底毁掉还要具有惩罚意义,不过具体的惩罚还是要等到他见到九代目之后再说。

到了彭格列的时候,木下井的尸体已经有点僵硬了,幸好现在天气并不是很热,木下井的尸体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九代目有点苦恼地发现自己的得力助手居然把木下井的尸体从杰索家族的领地带了回来……他还以为reborn会选择一个地方就近埋呢。

九代目捏了捏自己的鼻梁:“reborn,你打算把她怎么样?”

reborn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回答:“埋在彭格列的树林里吧,作为我的妻子。”

九代目更加头疼了,这意味着reborn正式认下了木下井的身份,这样一来他们和木下家族的关系又要复杂起来了。

不过这种事情他并不好反对,于是他脑子里简单地过了一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后,就点了头,reborn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并不是很恰当,但是并不后悔。

就在reborn和九代目讨论完该怎么处置冰蝶,走出九代目办公室之后,一个跟着reborn一起去杰索家族的人突然间找上了reborn:“reborn大人!木下小姐她……没有死!”

这不可能。

这是reborn的第一反应,因为没有人比他更加确定木下井那个死得不能再死的状态了,不过面前这个人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说谎,于是reborn没有犹豫地走到了木下井的房间。

当他在门口看见木下井坐起来的背影时,居然还有一点心跳加速的感觉,要知道自从他少年时期开始杀人,已经很久没有心情这么激动了。

床上的那个人听见了开门声,转过了身来,看见reborn的时候,张开了双臂,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男神!”

reborn的心却慢慢沉了下去。

这不是那个木下井。

不一样。

reborn很不耐烦地将手枪对准了那个人的脑袋,实在是没有什么心力来和她虚与委蛇:“你是谁。”

“男神你在说什么啊,我是阿井啊。”她还想要狡辩,reborn直接打开了保险栓,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不说的话,送你去三途川哟。”

那个女人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收了起来,恢复了reborn很熟悉的样子。

那个真正的、属于原本那个木下井的阴沉。

reborn眯着眼睛,明明那个木下井才出现没有多少时间,他却觉得比起这个和他相处了几年的女人,他却对那个木下井印象更深刻。

她低下了头,以前她在reborn的面前根本就不敢抬头,而reborn选择她的原因则是看中了她的老实——这个女人从骨子里就卑微懦弱,而且和木下家族的关系很糟糕,还喜欢自己,因此并不会死心塌地地给木下家族卖命。

在结盟的同时也不至于娶进来一个麻烦。

“reborn你……”那个女人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然后吞吞吐吐地问了一个问题,reborn不免有点诧异,毕竟以前她根本就连在他面前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每一次就算他主动说话,这个女人也只会沉默以对,“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不是?”

“根本一点都不像。”reborn不耐烦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枪,既然知道了这个才是真正的木下井,他也就不想要杀了她了。

reborn根本就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说什么,他的耐心已经告罄,以前他就一点都不喜欢木下井,现在看着这个换了一副性子的木下井,简直比以前还要厌恶。

“不我学得很像!”那个女人突然激动了起来,挣扎着想要下床,但是身上的伤虽然没有致命,却也足够限制她的行动了,她激动得眼睛都红了,挥舞着双手朝一只手已经握在门把手上的reborn叫,“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为什么你会喜欢这种人!”

“闭嘴,想要去三途川游一游么。”reborn完全不想承认这个女人说的话,但是这一次他的威胁完全没有用,这个女人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完全不再惧怕reborn的威胁,她癫狂地笑了几声:“reborn你知道么,这些日子我的意识都是清醒的,你以为她喜欢你?开什么玩笑,她只是把你当成任务对象!”

reborn的动作顿了一下,重新将门关上,然后走到那个女人的床边,随手拉来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把事情说清楚。”

那个女人对reborn还是有点怕的,她头脑发热了之后,就没有了刚才的勇气,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靠在床头,跟reborn一点一点说了木下井的事情。

就像她说的,她对于木下井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她说的有些事情reborn一开始并不相信,但是时间证明了她说的是正确的。

就好像彩虹七子的确认。

在木下井的记忆里,对于九代目时代的记忆并不多,印象比较深刻的也就是reborn的那个彩虹七子的传承了,虽然对于那个传承的记忆也不怎么清楚,但是至少从那些边边角角的印象里,reborn也能够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个人就是彩虹七子任务的发布人。

那个穿着黑白格子的奇怪男人坐在他临时租来的房子里,这种奇特的造型,几乎在出现的一刹那就被reborn认了出来,说实话,他完全不想接受这个任务,但是就在他想要拒绝的前一刻,不知道什么力量改变了他的回答。

“对,这是一个任务,我在寻找最强的七人。”那个男人拄着一根奇特的拐杖,面具下的嘴勾了勾,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reborn开口就想要拒绝,但是那个男人摸了摸拐杖的把手,reborn到嘴边的话突然就变了一下。

“好。”他听见自己说。

然后那个男人放下了一张简易的地图,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接下来的事情和那个木下井给出的几乎一模一样,他也试图反抗,但是不管他做出了什么,最后总会回到那个点,他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就好像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改变他要成为彩虹七子的命运。

不管他做出了什么努力,他最后仍旧站在了那个彩虹七子的仪式上,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光把自己包围,然后他变成了一个婴儿。

感觉很糟糕,他有一种被玩弄了的愤怒,但是却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同时居然还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想法。

他很想知道,光是一个川平就能够做到这样,那么木下井记忆力的那个神呢?他比川平还要厉害,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那个木下井被他养在了彭格列,那一次毕竟是重伤,虽然她活过来了,但是身体的创伤却没有办法消去,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看起来很精神,但是过了没有多久就渐渐虚弱了下去,在她弥留之际,reborn按照她说的,找来了川平,让他们见一面。

看起来川平对于木下井的存在也是很诧异的,显然他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神将手伸进了他的领地,他从这个木下井这里知道了未来的走向之后就有些坐不住了,毕竟这个消息很重要,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预算出未来的走向。

而经过了这么久,再加上这个木下井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有很多事情她都已经记不得了,于是川平决定把真正的木下井弄回这个世界来。

reborn对于这个提议表示很满意,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

这样就可以了,只要有木下井在,未来就一定可以改变。

reborn其实也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但是川平也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

就算川平已经把一切准备都做好了,reborn真正遇到木下井也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未来的学生和已经变了样的木下井站在一起,那个笑嘻嘻的样子简直让reborn很想用列恩把他抽死。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木下井似乎还是没有任何的长进,除了外表变了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啧,真是好久不见呢,木下井。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