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酒楼内人声鼎沸,吵闹的尽是这几日征兵的事情,昼城还未有大军压境的压迫感,有钱人也好,打杂的也罢,都是云淡风轻,好似弹手间就可破那七十五万盟军。

“石王征兵,尽调边境二十余城男丁,已成百万之师,我石国男儿好斗,性刚烈,又怎么是那七十五万杂种可比的。”一蓝衣富商扮相的胖子举着杯与周边另一紫衣胖子接着说道,“大兄只管放心,此战之后我石国大可扩疆辟土,那时我们的生意可是可以再上一城。”

“哎,兄弟你不知啊,虽说我是移居来了昼城,可我并非举族搬迁,家内还有许多亲戚都在外城呢。”紫衣胖子摸了摸脑袋有些苦恼,打仗归打仗,只要不到自己家里征兵爱怎么打怎么打。

“哦,那我可得恭喜大兄了,指不定你哪位族兄弟可建一番功业,到时候可真是上头有人,日进斗金了。”蓝衣胖子自顾自饮下一杯,在紫衣胖子耳里,他讲的话犹如智障。

“这胖子说的头头是道,感觉知道很多内幕啊。”陈奇星看着抱着酒坛细细品味的寒,悄悄地说道。这种胖子他在地球见的可多了,吃饭喝酒的时候吵得最凶的一般都是这种心里自以为对实事政治了解的一塌糊涂的人,偏偏事情尚不及自家,所以高谈阔论,指点江山。不对,仔细一想,好像这胖子和平时的自己差别不大,陈奇星想到这,突然一脸竖线尴尬的笑了笑。

寒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在赞同陈奇星的见解还是在称赞怀中没酒,陈奇星看了看寒,摇了摇头,才三天不喝酒,一给他解禁,正事都忘了。这时,恰逢小二端着一盆切肉,陈奇星拉过小二,窃窃私语了几句,塞给了他一小定银子。

陈奇星是向那小儿打听了下这蓝衣胖子的情况。这胖子叫做潘隆,从小不学无术,却格外聪慧,很会生财,且涉及颇广,昼城里虽然不能算是数得上的富商,黑白两道倒也都卖他个面子,原因有二,一他上头有人,二他上头那人不弱。

“大兄高见,诚如你所说,这七十五万杂种如何斗我石国百万雄师。”陈奇星举杯朝着蓝衣胖子变高声大喊边说道,随着他的叫喊声酒楼突然静了下来。

胖子眯眼看着陈奇星说道,“这位兄弟我可不认识你啊,这杯酒潘爷没理由喝啊。”

“唉,大兄你这话说的可就不知趣了,酒逢知己千杯醉,正巧做在邻桌,听闻大兄这席言论,直触我心,大快啊大快。”陈奇星演技一流,一副喝上了头,听到知心话不依不饶的样子,可那姓潘的还是不领情。

“大兄莫非是嫌弃这酒寒颤,不愿与我共饮?”陈奇星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小二上你们这最好的酒,帐算我的。”

陈奇星说着搬过板凳坐了下来,也不管那潘隆愿不愿意,就是给他斟酒。

潘隆见陈奇星一副铁了心要和他喝一杯的样子,也是盛情难却,将就着喝了下去。

“小兄弟不知高姓大名,听着口音不似我石国人士。”潘隆一杯酒饮下,见陈奇星没有别的意图,倒是接过小二拿来的上好酒水又是给他倒上一杯,说出了心头疑问。

“哎大兄,酒逢知己,咋们先饮三杯再说,我最佩服你们石国人的好酒量。”陈奇星说着举杯一碰胖子还在手中的杯子,一口倒下,卧槽这酒,真是辣。

三杯过后陈奇星开口道“大兄可是生意人?”

“不错,小兄弟有何指教。”潘隆被陈奇星灌的郁闷,但见他很是盛情,一时间倒也还算客气。

“我乃是森国行商,赶巧来石国都做笔买卖,谁料到刚到这,还没遇见啥贵人,偏偏遇上了这事,这不正和我朋友郁闷喝酒呢,却听到大兄言论,说的正中我心,石国如此强盛,岂是一朝一日可破去的,只怕诸王被眼前利益熏昏了脑袋,不但一战不成还反会输去些城池。还是我森王慧眼深知石国之强”陈奇星不缓不慢地说道。

“原来是森国贵客。”潘隆当然没有信陈奇星,这几日诸国行商哪个不称自己是森国人。“不知小兄弟所卖何物。”

“不过一些森国酒水,大兄可曾听过森国有酒,酿酒之法取自林中猴儿。”陈奇星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可是传说中森国的贡酒猴儿酒?”潘隆见陈奇星一本正紧,也不似说谎,压低了声音探听到。

“正是此酒。”陈奇星点了点头。来的路上他已经和寒早就把猴儿酒喝完了,也听寒讲起过猴儿酒的故事。

“听你所言,小兄弟身份不简单啊,猴儿酒可并非轻易可见之物啊。”潘隆试探着陈奇星的话。

“哎,哪有什么不简单,只是多亏了王子莫凡照料给了我条明路,也不用整日去做偷鸡摸狗的勾当。”陈奇星笑了笑,见潘隆信了些给他续上了酒。

“王子莫凡?”潘隆对森国理解也不是很深,他细细思索了下,好像没有这么个王子啊。

“大兄难道不知,王子莫凡,他在我森国可是名气响亮着呢,不学而好堵,师从当世剑圣青秋。”陈奇星笑着解释了下,妈蛋,信息落后的年代,商人都不关心国际局势了。

潘隆摸着圆圆的下巴想了下,好似真有这么个人,明明不是森王亲生的,却也同享王子名分,只是这个王子莫凡,很低调,不似森国另外两个王子会写些诗文或者出使诸国。难不成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有大后台大财路,再摸摸低吧,这次潘隆自己伸手亲自给陈奇星倒上了一杯。

“既然是森国的朋友,潘某也不好失了礼数,来来来,这杯我敬小兄弟,为了两国情谊,为了这赶巧的缘分。”潘隆举杯示意陈奇星喝酒。

“陈某正等潘兄这句呢,不过不是我吹的啊,小弟尝遍了昼城几家大馆子,做菜一流,可论酒,哎。”陈奇星举杯一口饮下叹了口气,“真是不及我森国一半,莫说猴儿酒了,普通酒水也好过此间佳酿。”

潘隆正了正眼神,看向陈奇星,嘿嘿,这年轻人还真敢说。(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