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报告将军,含大人和萧大人回来了。”一个侍卫给赛格带回了他这几天里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

赛格面露喜色,连忙放下手中令他头痛不已的信纸,起身说道:“快请!”

侍卫得令退了出去,没一会,两个男子并肩走来,一个较年轻一些,长的也挺帅气,就是眼底的傲气有些毁了他的气质。

另一个长的胖胖的,五官也没什么特色,相比起那个年轻的,就比较稳重了。

“赛格见过萧大人,含大人。”

萧垣,也就是那个胖胖的蛊师虚扶一把,也装模作样的还了个礼。

另一个含大人名叫含辛,他极度不愿地还了一礼,也不等赛格有所表示,便径直越过他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到赛格平日里坐的太师椅上。

暗中观察的古幽月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喷了。这孩子也是作死的节奏,还含辛呢,枉费了他跟韩信的名字相似,就这种做派这种脑子,就算和韩信音不同字不同,还是对不起这名字啊。

这两个蛊师都来了,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就这三个,这两个都是被派出去安置赫连苍的那些兵的,那天赫连苍联系了之后没被抓的基本都来了,他们也商量了作战计划,就等救出那些被困住的兄弟,大概有三万人。

“他们有几人?”回到房间,赫连苍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小日子过的悠哉悠哉的。

“三个蛊师,不过一个已经翻脸了,一个小屁孩比较好搞定,另一个心思比较沉,看起来要费些事。”古幽月将打探完毕的情报说了一遍。

“连城已经废了,我们要攻城就要趁晚上埋伏好,他们肯定也在做准备了,正好被抓去的那些弟兄可以派上用场。”赫连苍总结道。

古幽月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说道:“蛊我可以解,你就负责打就行了。”

“解蛊?你要怎么解?”赫连苍淡淡的睨了一眼古幽月问道。

“用血。”

是了,古幽月不说他差点都忘了,控心蛊与她的身体融合,也算是解蛊的一种,自然能够解其他的,更何况那么多人,那两个蛊师肯定也不会而且也没精力给他们下高级的蛊虫,那她的血液就可以解。

但是,他怎么可能让她这么做呢?

赫连苍面无表情,鹰眸犀利:“那不可能。”

古幽月知道他肯定不让,率先想好了说辞:“这血不用多,一人一滴足以,你想想看,一滴血可以救一个人的性命,多划算?而且那些都是你的弟兄,你舍得他们死在你面前么?”

赫连苍薄唇紧抿,似乎有些动摇。

古幽月再接再厉的说道:“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很关键,有可能关乎到凌风的存亡,那样你也不在乎么?”

赫连苍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那也不行,三万人,一人一滴都能够要了你的命,我不让。”

古幽月无奈道:“放心,我自己有分寸,又不一定要一次性全部解完,况且要是万一他们没有全部都被下蛊呢?咱们现在担心不是自寻烦恼吗?”

赫连苍不知为何有些气恼,听完古幽月的话一声不吭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c酷匠)网永y$久免z》费看:。小说

古幽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背影,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