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好会吸小说网

【全文字阅读】

“落水了  有人落水了  ”李伯见谭燕儿掉落水里  眼珠一转就有了一个计划  开始大喊起來  果不其然跑來不少宫人

“太医怎么回事  ”

“谁落水了  ”

李伯看來的人已经不少了  将身上的药箱递给了旁边的人道:“我去救人  烦劳公公将这药箱帮我看好  ”

说完  就直接跳入了水中

御河的水很是清凉  在桥上就能看到水下  李伯跳下水里很快就找到了在水中扑腾的谭燕儿  一把将其拉了过來

还在挣扎的谭燕儿感觉到有人拉扯自己  费力的睁开眼睛见是李伯  却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还在岸上看着的宫人  瞧着谭燕儿这么扑腾  不由得说道:“谭昭仪怕是被水草缠住了  ”

“那就危险了  快去喊人吧  ”

李伯急忙抓过谭燕儿的身子  缠着衣袍纠缠的时候  出手点住了谭燕儿的死穴  待得怀里的人不挣扎以后  才慢慢的拖着向岸边划去

早就已经在岸边等待的宫人见状  连忙赶了过去

“啊  谭昭仪沒气了  ”其中一个宫女喊道  面色惊慌

李伯佯装惊讶  连滚带爬跑过來  嘴边一边喊道:“不会吧  老夫在水下的时候还看到谭昭仪挣扎呢  怎么这么会就……”

说着  李伯伸手搭上谭燕儿的手臂  空荡荡的手腕  沒有一点动静  叹气道:“诶  是老夫救人晚了  ”

“太医你尽力了  ”

“是啊  太医  可能是水下的水草缠的太紧了  所以昭仪娘娘才会……”

周围的宫人纷纷出言相劝

谭昭仪落水身亡传到后宫的时候  段晓雅正在研究那副美人图  一來是因为这画确实画的不错  二來是因为她不相信丝丝会不动手脚

“什么  谭昭仪死了  ”段晓雅大吃一惊  这一早上才见过的人啊  怎么突然就死了  忙问道:“可知道什么原因  ”

小桂子忙道:“启禀皇后  奴才听说就是在御河的石桥上一不小心掉下去的  当时很多宫女太监们都看到了  还有一位太医下去救人了呢  只是可惜  救上來的时候  这昭仪娘娘就已经死了  ”

“太医  救人  ”若说其他  段晓雅倒沒有想那么多  但是如今一听太医救人  便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宫里那么多的太监宫女  以及侍卫  难道连个会水的都沒有

竟然要指望一个太医前去救人

“去把那太医召來  ”段晓雅忙下令  小桂子立刻欣然答应前往  刚一抬腿  段晓雅又道了一句:“你就说本宫要嘉奖于他  ”

“奴才明白了  ”

不大一会的功夫  李伯就在小桂子的带领下來到了落月宫

“臣参见皇后娘娘  千岁千岁千千岁  ”

段晓雅打量着眼前的人  只觉得有几分眼熟  待目光撇到墙上挂着的那副美人画之后  才忽然想起  这正是那日來查验画卷的那位太医

“太医  我们又见面了  ”段晓雅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伯  直觉告诉她  这个人又很大的问題

李伯见段晓雅认出了自己  也不好装傻  便直接道:“臣有幸  ”

“和本宫说说  今日谭昭仪落水一事是怎么回事吧  ”

李伯暗道一声來了  不过面上还是佯装镇定的开口道:“今日臣去看诊回來  路过御河石桥的时候  虽然与谭昭仪是擦肩而过  但是当时谭昭仪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一边走还一边比划着什么  就连臣行礼也沒有注意到  直到臣走远  忽然听身后有水声传來  微臣连忙跑过去看  就见到谭昭仪在水里挣扎  ”

段晓雅一边听着  一边注意着李伯的神情  前后并沒有什么变化

“微臣连忙喊人  只是宫人们都离得远  微臣学医  不忍见其在水中挣扎  便急忙跳下了水中  只是可惜微臣还是晚了一步  谭昭仪救了上來却已经沒气了  ”李伯甚是抱憾的低下了头  一脸的自责

“你去给谁看诊了  ”段晓雅问道

“是月华宫的静妃  ”李伯心里一惊  沒有想到段晓雅会问这个问題  而距离御河方向也只有月华宫  虽然说出來有可能会暴露  但是如果不说的话  那么势必会引起段晓雅起疑

只是李伯不知道的是  自他说出月华宫这个词以后  段晓雅就已经将他归到了丝丝的阵营里了

“李太医不必自责  生死自有天命  今日李太医挺身救人的事情  本宫已经准备了礼物  ”段晓雅挥了挥手  示意李太医可以离去了

待得李太医一走  小桂子便凑上來道:“主子可是疑心此人  ”

段晓雅倒是沒有避讳小桂子  点了点头  “你回头找人盯着李太医  本宫觉得此人很是可疑  ”

“是  ”

入夜时分  李伯悄悄从太医院出來  瞧了左右沒人  才蹑手蹑脚的一路直奔月华宫而去  他步子极快  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只是李伯却不知道的是  从他身后的暗处却徐徐走出了一人  正是段晓雅  她虽然派了人看着李太医  但是恐宫人不能善行此事  于是便自己亲自來了

果然有问題

段晓雅这般想着  看李太医前往的方向正是月华宫  便直接驭起轻功奔月华宫而去

此时  西殿灯亮

窗影隐约可见二人

段晓雅疾步跃上房顶  光滑的琉璃瓦却让她脚下一滑  直接重心不稳  从房上落了下來

“什么人  ”丝丝听到动静  一个箭步冲了出來

李太医紧随其后

琉璃瓦坠地的脆响  在黑夜里犹如一声锣响

段晓雅见此  也懒得再去躲藏  而是大大方方的站在了宫苑之中

“皇后  ”丝丝像是见到鬼一样  看着眼前的女人  而李太医想要躲藏却也來不及了  被段晓雅看了一个正着

“李太医  你和本宫甚是有缘啊  ”

“这是臣的荣幸  ”李伯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朝着丝丝望了过去

丝丝眸子一动  缓缓上前  “臣妾参见皇后  ”

“起來吧  ”段晓雅一摆手

“皇后娘娘若是想來月华宫  什么时候來  臣妾都是欢迎的  为何要如此鬼鬼祟祟的呢  这让臣妾有些糊涂了啊  ”丝丝一双无辜的眼睛睁的老大

“静妃  收起那一套吧  本宫为何而來  你比谁都清楚  不用再惺惺作态了  ”段晓雅极为厌恶的说道

“皇后娘娘何出此言  臣妾听不明白  ”丝丝咬牙  继续伴着无辜

段晓雅一下子气乐了  到了这个地步  还想着混淆视听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了  “那你说说李太医为何在此处吧  夜深人静独自來到了月华宫  静妃打算如何解释  ”

丝丝听了问话  竟然一笑:“臣妾夜里有头痛之症  所以才请太医前來  皇后若是对臣妾这发病的时间有意见  臣妾也是沒有了  毕竟这头疼也不是臣妾可以治愈的  ”

“是吗  ”段晓雅冷笑  她若非刚才不经意踩落琉璃瓦也不会如此早的打草惊蛇  让丝丝有机会在这里信口胡言  但是已经是这样的结果  沒有证据就一切都做不得数  “本宫有一良方  专治头疼  就是不知道静妃是不是感兴趣了  ”

“臣妾愿闻其详  ”丝丝微垂头  恭敬的请教道

“不做亏心事  清梦到天明  ”

丢下这一句话  段晓雅闪身离去

看來这丝丝图谋不小啊

一路之上  段晓雅都是心神不宁的  想着刚才的事情  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承乾殿  只是这会的承乾殿依然灯火通明

看來皇上还沒有休息

安知良已经抱着浮尘靠着门框打起了盹  就连段晓雅走近都沒有发现  倒是两旁伺候的侍卫见了  正准备行礼  却被段晓雅示意无须

进了大殿  就瞧着龙案上的那个男子  正拿着一只毛笔不停的在写写画画  身前小山一般高的奏折  快要将他人埋了起來

这当皇帝有什么好

“皇上  都这么晚了  你还不休息吗  ”段晓雅调皮的抓过上官凌天手旁刚刚批复完的奏折  出声问道

上官凌天正懊恼谁这么大胆敢从他这里抢东西  一抬头  见是晓雅  不由得高兴起來  “晓雅  怎么是你啊  ”

段晓雅沒好气的道:“不是我是谁啊  ”

“沒谁  朕是见你來有些高兴  ”上官锐连忙放下笔  走了过來  “这么晚了还出來乱跑  饿不饿啊  朕让御膳房做几个你爱吃的小菜  ”

“不用了  不用了  ”段晓雅连忙拉住上官凌天  这会子都已经很晚了  若是再喊大家起來  就为了她一人的口欲  只怕很快就传出各种难听的谣言了

虽然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但是她在乎人们怎么说上官凌天

“真的不饿吗  ”上官凌天伸出手刮了刮对面人的鼻子

“要是饿了  难道本宫不知道吃吗  ”段晓雅一派皇后风范

上官凌天点点头  “是朕疏忽了  晓雅穿这么少  朕去拿件披风给你  ”

段晓雅想伸手拦住  只是却沒对方速度快

再一转眼  上官凌天已经抱了一件大氅过來  用來遮掩夏天的寒气  最适合不过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